<option id="a0mgc"><wbr id="a0mgc"></wbr></option><center id="a0mgc"></center>
<center id="a0mgc"></center>
<noscript id="a0mgc"></noscript>
<noscript id="a0mgc"><acronym id="a0mgc"></acronym></noscript>
<center id="a0mgc"></center>
<code id="a0mgc"></code>
<center id="a0mgc"></center>
<center id="a0mgc"><tr id="a0mgc"></tr></center>
<center id="a0mgc"></center>
<tt id="a0mgc"><code id="a0mgc"></code></tt>
<center id="a0mgc"><wbr id="a0mgc"></wbr></center>
<center id="a0mgc"><wbr id="a0mgc"></wbr></center>
<noscript id="a0mgc"></noscript><option id="a0mgc"><tr id="a0mgc"></tr></option>
<noscript id="a0mgc"><tr id="a0mgc"></tr></noscript>
<center id="a0mgc"></center>
<noscript id="a0mgc"></noscript>

飛鹿言情小說網

我仙徒有點多 初入

  塵稷山脈,西南方向,邊緣地帶。

  茂密叢林,怪石嶙峋。參天大樹,奇花異草,種類繁多。

  在這人跡罕至的地方,此時竟然出現了三個人。

  密林遮掩處,一個山洞前。

  一名穿著紅色綢緞的古裝女孩,正坐在一塊大石頭上,右手拿著一本書在閱讀,左手拿著一個小木枝,不時的點地。

  她的前方,竟然有一個身材干瘦的,長相猥瑣的男人在做俯臥撐。一邊做,一邊數著數,身上的灰色袍子被灰塵染得更加難看了。

  兩人的右方,還有一名穿著青色紗制衣飾的女子,正在忙碌的做著飯食。她的小腹微微隆起,但這并不妨礙她的行動。

  一會兒,青衣女子終于將今日的飯食弄了出來,烤兔肉和采摘的鮮果。

  “師傅,飯食已經做好了。”女子說完之后就恭敬的立在一旁,眼睛時不時的撇向累癱在地的男子。

  紅衣女子應答了一聲,關上手里的書,往腰上的小袋子一送,書就消失了,這書本竟然裝進了巴掌大的小袋子。她這才起身走向食物旁邊坐下,拿起兔腿慢慢的吃了起來。

  另外的兩人并沒有一起來吃,而是對視了一眼后,各吃了一顆丹藥,席地而坐,開始運起功法。

  紅衣女子看著在認真的吃著并不好吃的兔子肉,實際上她的思緒混亂,正想著過往和接下來要走的路。

  想她來到這個修仙世界里已經四個月了,一切譬如昨日。

  四個月前,正在河邊洗刷勞作的劉五娘發現了從河道飄來的人,救起了她,將她帶回家,請大夫,做吃食。

  醒來后,她驚恐萬狀,很明智的選擇了裝失憶。

  雖然有些愧疚,利用了這位善良的大娘及其丈夫,可是,到了這個陌生的地方該如何是好,她暫時不清楚,只有賴在唯一能接觸到的善良與溫暖這里。

  劉五娘夫妻對這個寡言少語的女子很好,私下認為不愛說話的人比油嘴滑舌的人更可靠。還為這女子取了個言沫的名字,諧音同默默,因為她比較少話,大多數時間都在沉默的想事情。

  并不是言沫不愛說話,而是這個世界說的話大半她都聽不懂啊。所以平時聽不懂話的時候,就只有沉默的笑笑,倒是產生了小誤會。

  言沫在劉五娘家住了下來,白日里也幫忙做做家務,聽他們聊天,學習這里的語言,得了空也會穿著古裝棉衣出門轉轉,四處看看這個世界。衣服是劉五娘以前的,言沫原本的衣服已經洗好,放在了她的床底,她新買來的風衣外套已經不適合在這個世界穿了。

  不過,劉五娘并不建議她出門,因為她的膚色較白,五官較為立體,在這座沿海小鎮,外貌上很是特殊了。而且身高也比一般的婦人高一些。

  為了不引起麻煩,她盡量不出門。

  但是為了更多的了解這個世界,她向劉五爺借了書籍來看,幸好大部分的字她能連蒙帶猜的辨認出來,少部分詢問劉五爺,倒也能七七八八讀通全書。

  言沫越是了解就越是驚訝。

  這個小鎮名為海牙鎮,是天塵國西峽縣沿海地區的一個小鎮子,鎮上的人基本都姓劉,是天塵國的名家,劉家旁系。

  這個小鎮基本看不到年輕人,因為劉家旁系的子女早在半年前就被接到皇城的本家讀書了。同劉家這樣的還有其他各個大家族。

  并不是這些家族有多重視教育,而是三個月后,修仙人要來天塵國招收有仙骨的人了。

  在這之前識字不僅是贏在起跑線上,同時,這一年時間,能給家族旁系弟子洗洗腦,好在他們修煉之后為家族謀取福利,哪怕沒有修仙根骨,也能在識字后找個體面工作,為家族服務。

  修仙!

  一個熟悉又陌生的詞。

  在原本的世界,這個詞只存在于人們的想象中,沒想到,在這個世界是真實存在的。

  三個月,三個月后,能見到真正的修仙人嗎?言沫很想去看看。

  在這之前,應該盡量的了解這個世界,并且存到足夠的錢去皇城。

  言沫深知知識就是力量的道理,所以她從劉五爺開始認識,每天都借書來看。劉五爺的書籍是最基礎的幾本識字教材,倒也方便言沫識字寫字了。

  起初周圍有書的人有些不愿意借書給言沫,認為一個外來的陌生人,不值得信任,雖然她這段時間沒有做什么壞事,但是防人之心不可無。

  言沫只好厚著臉皮去幫忙做事,舔著臉說好話,咯咯巴巴的話,認真的神情,顯得更加的真誠,漸漸的周圍人都接受了這個白嫩嫩的小姑娘。

  言沫也在這個鎮上混得如魚得水了,甚至跟著大娘團結成了友好聯盟,一起干活,學著處理魚獲,編接漁網等。

  一個月后,言沫終于獲得了她在這個世界的第一桶金,十枚魚形的錢幣,還有一顆帶著點兒彩色的小晶體。

  按劉五爺的說法,這十枚錢幣可以買到三十斤的粗糧和十斤獸肉了,足夠一個普通漁民一月的吃食了。至于另外的小晶體,可不得了。

  是集天地靈氣,日月精華于一體的寶物,常年佩戴在身上可以去病防災,延年益壽,是個了不得的寶貝。叮囑著言沫一定要時刻佩戴著,而且整個鎮上的人基本都有這種晶體,只是有的大有的小,有的顏色不一樣。

  聽說就連皇帝也有佩戴,只不過更亮更純。

  言沫聽到劉五爺鄭重其事的介紹這個類似于玻璃彈珠,名為仙界之寶的東西。她很小心的把這個珠子放到了自己的衣服口袋里,還特意拍了拍。

  口袋是她請求劉五娘縫在衣服內襯里的。

  只不過言沫現在還不知道的是,這個小寶貝并沒有多少價值。因為這類東西是靈石的伴生石,只長于仙界,多出于靈氣十足之地,但是數量繁多,在仙界扔地上都沒人撿的東西,到了世俗界便成了人人想要的寶物。

  且這寶物并不能延年益壽,去病消災,只能給人心理作用,讓人活得有精神些。

  新得的錢幣沒有隨意花掉,她將其分成兩份,一份拿來借書看,一份拿來做生意的啟動資金。

  她的家鄉在內陸,與沿海有很遠的距離,也不了解沿海到底缺些什么,所以想了很久,只能想到利用吃貨本事與自己的眼光,做吃食賺小孩子的錢,做衣服飾品賺女人的錢。

  其中吃了多少苦與虧,暫且不說,只說一個多月后小有成就,賺了一點錢時,全鎮的人都要去皇城是什么意思?懵!

  意味著什么都不用做,就可以搭順風車去皇城看修仙測試?意味著這是所有海牙鎮的人都知道的事,測仙資后,沒有被選上的家族成員會有機會被家人接回去,被選上了正好趕上跟家人告別。

  難怪難怪,有個大嬸問言沫為啥拼命賺錢,言沫答存錢去皇城看看時,大嬸意味深長的眼神啊。

  ⊙﹏⊙

  合著是整個鎮都知道這個規矩,就言沫一個外來人不知道,傻傻的呢。

  言沫跟著大部隊走了半個月時間才到皇城,回憶起這半個月,時有風餐露宿,心驚膽戰。

  吃干糧野菜野果野味,睡草棚大樹硬沙地。因為喝生水,生病拉肚是常事,更可憐的是拉肚后總覺得沒清理干凈,半個月后已經不見人樣了。

  難民般的模樣,如行尸走肉般麻木了,忘記了為什么要去皇城,只是堅持著走啊走,僅有的牛馬車也輪不到言沫來坐,整個人都酸了。

  當看到皇城的城門時,一輛馬車正出城疾馳而過,言沫一臉羨慕的感嘆到,還是有車好啊。

  一行人在皇城安排好,洗漱干凈,換上帶來的新衣,先是去見了劉家的家主,由家主訓話后,學習了一番見到仙人的禮儀,就被安排與親人見面。

  劉五娘劉五爺的孩子有兩個,一兒一女,兩個十幾歲的孩子見到言沫雖然有些疑惑,但很規矩的見禮,未曾多問。

  言沫作為一個可以當阿姨的人了,自然準備了見面禮給他們,兩個益智玩具。

  一個是藍精靈拼圖,一個是白雪公主拼圖。

  飛盧小說網 b.faloo.com 歡迎廣大書友光臨閱讀,最新、最快、最火的連載作品盡在飛盧小說網!,

端午看書天天樂-瘋狂充值-瘋狂消費吧,充100贈500VIP點卷! 立即搶充(活動時間:6月7日到6月9日)
上一章  回目錄  閱讀下一章
(按左右鍵翻頁)
我仙徒有點多書評:
北京秒速赛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