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ption id="a0mgc"><wbr id="a0mgc"></wbr></option><center id="a0mgc"></center>
<center id="a0mgc"></center>
<noscript id="a0mgc"></noscript>
<noscript id="a0mgc"><acronym id="a0mgc"></acronym></noscript>
<center id="a0mgc"></center>
<code id="a0mgc"></code>
<center id="a0mgc"></center>
<center id="a0mgc"><tr id="a0mgc"></tr></center>
<center id="a0mgc"></center>
<tt id="a0mgc"><code id="a0mgc"></code></tt>
<center id="a0mgc"><wbr id="a0mgc"></wbr></center>
<center id="a0mgc"><wbr id="a0mgc"></wbr></center>
<noscript id="a0mgc"></noscript><option id="a0mgc"><tr id="a0mgc"></tr></option>
<noscript id="a0mgc"><tr id="a0mgc"></tr></noscript>
<center id="a0mgc"></center>
<noscript id="a0mgc"></noscript>

飛鹿言情小說網

背后的真相 第十五章 公婆的妥協

小說:背后的真相  作者:雪嫻  回目錄  舉報
  蕭母對常笑笑恨透了,今天她來這里的目的就是把常笑笑趕出去,這套房子是蕭家出錢買的。

  如果不是蕭父一直反對,去年她就將常笑笑趕出去了,哪會有今天這檔子事。

  一想起這事,蕭母腸子都悔青了。

  此時聽到常笑笑的話,蕭母生怕蕭父點頭同意,她可沒有忘記他們兩人的茍且之事的呢!

  “這里怎么成了你的家?房子都是我們買的,你不要以為你有刀,我們就怕你。我告訴你,我才不怕呢!反正我也是半截身子埋在泥土里的人了,要殺要剮,隨你便!一句話:我是不會讓出房子的!”

  蕭母豁出去了,她才不管常笑笑會不會一個沖動,真對她動刀子。

  “琴,你干嘛呢?好好說話!”蕭父心一緊,連忙對蕭母喝道。

  蕭母不懂蕭父的用意和緊張,以為蕭父還在想著常笑笑。于是回頭,瞪了眼蕭父,心里忿忿不平。

  常笑笑都騎在咱們頭上拉屎了,這死老頭居然還在想著她,真是個沒用的家伙!

  “我在清君側呢!”犀利的眼神在常笑笑和蕭父間來回穿梭。

  蕭父一愣,沒明白蕭母所指的意思。

  常笑笑不想再跟老人們廢話,更不想去猜測蕭母話里的意思。

  她累了,她真的累了,她只想他們全都出去,她想安靜,想好好思考接下來的生活。

  可蕭母顯然就是不到黃河心不死,看來她必須得做點什么。

  常笑笑又向前走進幾步,避開蕭母,直接將鋒利的水果刀對準孩子。

  “你也別在這里說陰陽怪氣的話,我知道你不怕死,可你的孫子呢?難道你也不怕?這把刀可是沒長眼睛,要是這樣捅過去,你猜你的孫子會怎么樣?”常笑笑笑得陰惻惻,手里的刀不停地比劃著。

  “你……”

  蕭母怕了,身子在不停地顫抖。剛才的視死如歸頓時煙消云散,蕭母以為震懾幾下,常笑笑能妥協,可殊不知,她的話根本不管用,常笑笑屈服不了,也收斂不了。

  一時之間,蕭母緊張地盯著近在咫尺的水果刀,不知所措。

  蕭父咽了咽口水,心中是高度的緊張,看著一臉冷漠的常笑笑,他按耐著咚咚咚狂亂的心跳,小心謹慎地說:

  “笑笑,聽爸一句勸,千萬別沖動!你還年輕,來日方長,何必為了這點事,斷送自己的大好前程呢?你想要這個房子,好,給你!”

  常笑笑沒再接蕭父的話,只是冷冷地回道:“我數三個數,如果你們還不走,那就別怪我狠心了。三……二”

  二字的音剛落,兩位老人連忙說:“好好好,我們走!”

  不難聽出,他們的話中還帶著十足的顫抖和恐懼。

  見老人妥協,常笑笑暗自松了一口氣,不過手里的刀卻沒有立馬放下來。

  “叔叔,阿姨,怎么就走了呢?難道就這樣放過她嗎?”莫桑心有不甘,急忙攔著準備離開的兩位老人。

  蕭母拍了拍莫桑的肩膀,無奈地說:“你也看見了,不是我們不想為你和孩子爭取,實在是不敢拿著孩子去冒險。”

  莫桑眉頭緊皺,垂在身側的雙手緊握成拳。

  “暫時去我們那里住吧!”蕭父提議。

  不難聽出,蕭父的語氣沒有之前見莫桑時的熱情了。

  說完,蕭父再次瞥了眼常笑笑,眼里沒有了剛才的緊張,卻多了一抹怒火。

  剛才常笑笑的一番舉動,令蕭父感到十分不舒服,活了一大把年紀,還從未被人用刀指著逼迫就范,更何況這套房子還是用他的積蓄買的。

  想想,蕭父心里都覺得窩囊。

  不過即使他心里憋著火,但比起孫子的安危,他還是生生地忍住了。與此同時,他也暗暗做出了一些決定。

  蕭家的子孫是不可能流落在外的,他甚至想好了,既然常笑笑不肯接納蕭鋒的孩子,那他就重新給孫子買房。

  想到買房,蕭父自然而然就想到了幾十年前從朋友那里買的那塊地皮。按照目前的地皮行情,一百萬應該是可以賺到的。

  如果用這筆錢在好地段給孫子買套公寓倒是不錯,這樣想后,蕭父心里頓時舒坦了許多,愈發覺得在這里與常笑笑爭房子真是太沒必要了,更何況還搭上孫子的小命。

  這著實不劃算,也太血腥了。

  “放心,我不會虧待你和孩子的!”蕭父說得信誓旦旦。

  這句話也算是給了莫桑臺階下,可出乎意料的是莫桑并不領情,依舊站著不動,臉上帶著倔強和不甘。

  見莫桑一直不動,蕭母凝神片刻,問:“你到底是在意房子還是孩子?”

  蕭母的言下之意,莫桑未反應過來,反而脫口而出,“這房子是蕭鋒留給我和孩子的,我不能白白不要。他是命短,可你們不能欺負我娘倆呀!”

  心底的不甘終究暴露出來了。

  聞言,蕭母臉色一沉。

  ‘蕭鋒命短’是她的忌諱,更是蕭家的禁忌。

  蕭父瞅了眼莫桑,眼底沒有絲毫憐憫了,說出口的話更是冷淡了半分,“蕭鋒是去世了,我們都知道,你也沒必要提醒我們!”

  空氣中靜謐了幾秒。

  片刻,莫桑立馬反應過來,尷尬地解釋:“我不是那個意思,我就是想遵循蕭鋒的意思。”

  蕭母對莫桑之前的好感也消失了大半,她很不喜歡過分強勢,不聽話的女孩。

  “走吧!現在這個樣子,我也沒辦法。”蕭母的語氣冷了下來。

  莫桑像是沒查覺蕭母的變化似的,仍然沒有半點要離開的意愿。

  “叔叔,阿姨,你們替我想想,我跟了蕭鋒那么多年,為他生孩子,延續蕭家香火。可除了這套房子,他沒給過我任何東西。”莫桑說得委屈極了,說著說著,幾滴淚滑落下來。

  蕭母輕皺眉頭,她實在是搞不懂。是莫桑沒有眼見力,還是真如她所說的那樣心里委屈,所以不甘,不然怎么會分不清事情輕重緩急呢?

  “叔叔阿姨,你們說,我有錯嗎?”

  蕭母早就沒有哄莫桑的心情了,天大地大沒有孫子的性命大。此刻,見莫桑還執著要這套房子,心里頓時冒火了。

  “那是哪個意思?現在她都要將刀架在你兒子的脖子上了,你還在這里要房子?你有沒有一點心啊?你到底是不是孩子的親媽?”

  一番怒斥后,常笑笑和蕭父都將打量的目光落在莫桑。

  蕭母的話道出了他們的疑惑,天底下哪個母親不愛孩子?可為什么莫桑表現得那么與眾不同呢?

  是因為莫桑不愛孩子只愛物質,還是別的什么原因?

  這些問題,不僅在常笑笑腦海里盤旋,而且也在蕭氏夫婦的心里徘徊。

  莫桑眼角一跳,眉宇間閃過一抹慌亂之色,不過那也只是瞬間閃過,很快恢復了平靜。

  “我怎么不是孩子的親媽呢?他可是我懷胎十月生下來的呢!不信的話,你們去仁和醫院婦產科查。那里的護士都是見過我的。”說到最后,莫桑挺了挺胸膛,滿臉自信。

  話一出,很快打消了三個人心里的某些疑慮。

  “好了,我也不是真的說你不是。”蕭母輕咳兩聲,以緩解尷尬。說完,冷冷地瞥了眼依舊拿著刀指著他們的常笑笑,對莫桑和蕭父說:“咱們走!”

  莫桑還想再爭取,蕭父仿佛知道般,在莫桑還未開口前,便發話了,“我會給孫子買套新房的。”

  言下之下,咱們就不要拿孩子的命跟常笑笑做交換了。

  莫桑聽到蕭父要買房子給她們,心里大喜,“謝謝叔叔!”

  說完,得意地瞪了眼常笑笑。

  他們離開后,客廳里頓時安靜了,常笑笑疲憊極了,丟下手里的刀,全身發軟地癱在沙發上。

  雖然她的這一舉動成功挽回了這套房子,這個家,但常笑笑心里沒有感到一絲勝利和高興。

  她知道今天鬧了這一出后,她就真正的與蕭家勢不兩立,形同陌路了。

  其實,比起物質,她更看重的是親人,是家。

  對家,對親人的渴望,自從小時候起,這一直都是常笑笑的追求。嫁給蕭鋒后,她以為她的追求,她的渴望實現了。

  可沒想到,兜兜轉轉,還是回到原點,回到一個人無依無靠的生活。

  飛盧小說網 b.faloo.com 歡迎廣大書友光臨閱讀,最新、最快、最火的連載作品盡在飛盧小說網!,

端午看書天天樂-瘋狂充值-瘋狂消費吧,充100贈500VIP點卷! 立即搶充(活動時間:6月7日到6月9日)
上一章  回目錄  閱讀下一章
(按左右鍵翻頁)
背后的真相書評:
北京秒速赛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