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ption id="a0mgc"><wbr id="a0mgc"></wbr></option><center id="a0mgc"></center>
<center id="a0mgc"></center>
<noscript id="a0mgc"></noscript>
<noscript id="a0mgc"><acronym id="a0mgc"></acronym></noscript>
<center id="a0mgc"></center>
<code id="a0mgc"></code>
<center id="a0mgc"></center>
<center id="a0mgc"><tr id="a0mgc"></tr></center>
<center id="a0mgc"></center>
<tt id="a0mgc"><code id="a0mgc"></code></tt>
<center id="a0mgc"><wbr id="a0mgc"></wbr></center>
<center id="a0mgc"><wbr id="a0mgc"></wbr></center>
<noscript id="a0mgc"></noscript><option id="a0mgc"><tr id="a0mgc"></tr></option>
<noscript id="a0mgc"><tr id="a0mgc"></tr></noscript>
<center id="a0mgc"></center>
<noscript id="a0mgc"></noscript>

飛鹿言情小說網

只卿心不卿殤 76 大合照

小說:只卿心不卿殤  作者:紫冰  回目錄  舉報
  那天過后,我變得愈發沉默,蕭逸寒索性將婚禮準備全都交給了問天,他要上班無法在白天陪我,可只要一有時間他就會給我發消息,開視頻。有的時候,就連開會,他都讓我透過視頻看著他。也不知道他是在擔心我還是想讓我看看他認真的模樣有多厲害,我想,兩者之間應該都有吧。

  到了晚上,蕭逸寒全程陪著我,明明他自己家在旁邊,卻非要和我同在一個屋里睡覺,美其名曰是都領結婚證了還計較那么多做什么,再說之前就已經在一個屋里好幾次了。

  不知為何,我突然慶幸他在說那些的同時,并沒有將我和他第一次見面的那晚給說出來。

  所有人都在為我擔驚受怕,怕我出什么不好的事情。就連老媽,也沒有在我面前一直不停念叨。

  那個叫冷代鴻的男人,就好像曇花一現般,只出現了那一次,就從我的生活里消失了。

  很久以后我才得知,蕭逸寒在冷代鴻離開我家后,就聯系了問天,一查之下才得知,冷代鴻之所以會突然出現我這里,無非是知道我和蕭逸寒這個富公子結婚,想要從中得到好處罷了。而告訴他這一消息的人,竟然是白正羽的父親白銀峰。

  于是,蕭逸寒和問天聯合白正羽,就連蘇白,也從白正羽那里得知了我的事情,在某一天的晚上,當冷代鴻從酒吧里出來時,他們四個直接上去就是一頓暴打。次日,蕭逸寒發動他的人脈,將冷代鴻關進了看守所。

  而這些,我的那些好姐妹一開始就知道,先是白正羽以我的事情為由聯系上了蘇莜顏,蘇莜顏緊跟著就告訴了剩下的姐妹們,就連被保護起來的姬倩都知道的徹底。只有我傻傻的,被他們保護著,過了很久才得知。

  關于我和蕭逸寒的婚禮,為了我的安全,連同我自己在內一致同意一切從簡,只請親密的人在一起吃個飯,就可以了。

  老媽為此更加對我感到抱歉,有時候看著看著我,她的眼睛里就布滿了淚花,而我最看不得別人掉眼淚,尤其對方還是我媽。我一看她那樣我就特無奈。

  為了放松心情,我決定帶著老媽去游樂場玩一圈,恬櫻知道此事后,直接命令蘇莜顏和岳慕晴伴隨左右,當然不用她說,她們二人也會在一旁陪著,因為她們也想玩啊。為此我特地還讓蕭逸寒把姬倩帶了出來,決定我們五個好好玩一天,恬櫻要在醫院只得作罷。

  只是··老天爺怎么可能如我所愿呢,那一天除了我們五個以外,蕭逸寒,白正羽,南宮勛,蘇白,這四個男人也同一時間出現在了游樂場門口。我攙扶著老媽站在他們面前,只覺一陣奇怪,可又不知道是哪里奇怪。等到開始玩起來以后,我看著蕭逸寒和蘇白那‘黏在一起’的模樣,我終于發現了不對勁,這兩個人什么時候變得那么好了?!

  我因為玩不了高空設施,只敢玩一些比較安全的,放松的設施,光是旋轉木馬,摩天輪我就玩了好幾遍,偏生蕭逸寒和蘇白還不厭其煩,一次又一次的陪著我。

  白正羽一直陪在蘇莜顏和姬倩的身邊,一個是他所愛之人,一個是他的妹妹,卻因為之前的那些事而三個人之間發生了微妙的變化。

  白正羽總是故意以各種事為由跟蘇莜顏聊天,而蘇莜顏為了防止我對她破口大罵,竟然一直瞞著我這件事。因為她知道,我是不會讓一個傷害姐妹的男人再次留在姐妹身邊的。可是,誰讓蘇莜顏就是心軟,她就是舍不得啊。

  玩了好半天的我們,愉快的互相攙著去買奶茶喝,我還未開口,蕭逸寒已經幫我們結了賬,當然,連帶他們四個大男人,也一人一杯奶茶喝著,我在一旁看著,忍不住抿嘴一笑。

  如果,每天,都像今天一樣開心就好了。無憂無慮的,何樂而不為呢?

  哎,趁著今天天氣好,人也全,咱們拍張大合照吧!蘇甜甜抬頭看了眼金光閃閃的太陽,喜笑顏開的轉過身看著我們說道。

  好啊,但是這種照片應該適合用攝像機拍吧?咱們只有手機啊?蘇莜顏點點頭,卻是疑惑的指出了關鍵性問題。

  我一聽此話,直接就看向了蕭逸寒,果然,他也明白了我的用意。就在蕭逸寒車的后備箱里,剛好有一個攝像機,那是他們出差時,蕭逸寒習慣性用攝像機隨處拍下好看的風景。

  在我們等蕭逸寒去拿攝像機的途中,我們幾個女孩不停的聊著天,但敏感如我,又何嘗不知道蘇白一直在我的對立面看我,為了掩飾尷尬,我只能裝作沒有注意到,轉而繼續和姐妹們聊天。

  南宮勛和白正羽對視一眼,都在心里無奈的嘆了口氣。

  南宮勛大大咧咧的拍了下蘇白的肩膀說道,兄弟,想開點,正所謂天涯何處無芳草,何必單戀一枝花呢,這個世界上可還有很多事物都等著你去挖掘呢。

  白正羽聽著南宮勛不著調的話,竟然想不出話來反駁他,無奈之下只得對著蘇白聳了聳肩。

  這種事只有蘇白自己知道該怎么解決,在他看到曦兒和蕭逸寒對視一笑的時候,在蕭逸寒不用曦兒說什么就能明白她心中所想,并能夠讓所有讓曦兒不開心的人和事都消失的時候,他就明白,曦兒和他今生已經不可能了。

  那天的大合照里,我攙扶著媽媽站在中間,剩下四個姐妹則分別在我和媽媽的兩側,至于蕭逸寒他們四個則站在了我們這些女孩的身后。不知是不是我的錯覺,這一次,蕭逸寒站在了我和我媽媽的中間,南宮耀則站在了岳慕晴的身后,白正羽作為倩倩的哥哥,小顏的愛人,自然站在了她二人身后。只有蘇白,他獨自一人站在了蘇甜甜身后。

  有那么一瞬間,我突然發現,蘇白的眼眸里重新有了一道熾熱的光,他的溫柔和憐惜重新回到了他的身上。或許,他可能是明白了,雖然我和他的緣分已經到了世界盡頭,可是屬于他的新的人生也才剛剛開始。

  我們誰都沒發現的是,有一個女孩一直在暗中看著我們,尤其是在看到我們拍大合照的時候,她被氣的牙齒咯咯作響,雙手不自覺的握緊了拳頭。

  冷紫曦,我們走著瞧!

  飛盧小說網 b.faloo.com 歡迎廣大書友光臨閱讀,最新、最快、最火的連載作品盡在飛盧小說網!,

端午看書天天樂-瘋狂充值-瘋狂消費吧,充100贈500VIP點卷! 立即搶充(活動時間:6月7日到6月9日)
上一章  回目錄  閱讀下一章
(按左右鍵翻頁)
只卿心不卿殤書評:
北京秒速赛车 南粤36选7最近30期开奖号码 神灯高手资料一波中特 竞彩足球混合过关规则 广东快乐十分出号走 新快3官网 半全场胜平负怎么计算 湖北11选5最大遗漏号 nba比分最低 香港赛马会特码资料书 爱彩网爱快乐时时彩 pk10开奖结果直播查询 p3开机号试机号近100期 竞彩足球混合过关比分 平码王国 甘肃快三走势一定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