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ption id="a0mgc"><wbr id="a0mgc"></wbr></option><center id="a0mgc"></center>
<center id="a0mgc"></center>
<noscript id="a0mgc"></noscript>
<noscript id="a0mgc"><acronym id="a0mgc"></acronym></noscript>
<center id="a0mgc"></center>
<code id="a0mgc"></code>
<center id="a0mgc"></center>
<center id="a0mgc"><tr id="a0mgc"></tr></center>
<center id="a0mgc"></center>
<tt id="a0mgc"><code id="a0mgc"></code></tt>
<center id="a0mgc"><wbr id="a0mgc"></wbr></center>
<center id="a0mgc"><wbr id="a0mgc"></wbr></center>
<noscript id="a0mgc"></noscript><option id="a0mgc"><tr id="a0mgc"></tr></option>
<noscript id="a0mgc"><tr id="a0mgc"></tr></noscript>
<center id="a0mgc"></center>
<noscript id="a0mgc"></noscript>

飛鹿言情小說網

只卿心不卿殤 54 輪番逼供——白正羽

小說:只卿心不卿殤  作者:紫冰  回目錄  舉報
  那天晚上我答應了蕭逸寒一件事,就是學會去討好自己,學會去心疼自己。但關于姬倩和白正羽,我還是選擇了繼續追蹤這件事下去。

  另一邊,南宮勛已經和南宮世家周邊的關系好的年輕男女打得火熱,很快就融入了他們內部,從而打聽到了很多消息。

  岳慕晴自然是第一時間就把這些消息提供給了我們,并聯合蕭逸寒打探虞黛茹的具體藏匿地點。

  我們一直都以為尋找到虞黛茹,尋找了背后的真相,就會讓姬倩重新振作,白正羽也會和蘇莜顏重歸于好。可到了后來我們才發現,真的只是我們以為罷了。

  那天我們分成了兩撥,我和蕭逸寒和岳慕晴去找白正羽,蘇莜顏和恬櫻還有蘇甜甜去找姬倩。

  白正羽依然在那個十分偏僻的家里,當我們趕到的時候,白正羽正在家里抽煙,地上全是他喝完的啤酒瓶。

  幸好小顏沒有來,否則她得多傷心。我看著白正羽,心酸的低聲道。

  誰不知道白正羽不抽煙不喝酒,儼然一個好少年。可現在呢,抽煙喝酒他都學會了,這才多久啊。

  岳慕晴拉了拉我,不再讓我說下去,拉著我就開始打掃衛生。

  蕭逸寒坐在了白正羽旁邊,直到我們兩個打掃完坐下這才開始進入正題。

  阿姨怎么樣了?岳慕晴率先開口直接了當的說道。

  我不知道你們在說什么。白正羽抽著煙,煙圈不斷的飄出來,低著頭一直不肯看我們。

  那我換個問題,你昨天去見誰了?我和岳慕晴對視一眼,對白正羽再次問道。

  你們來這里就是提問我的么。白正羽自嘲一笑,抬起頭瞪著我們。

  是啊,你昨天就是去見阿姨了,你為什么不承認。我微微一愣,面無表情的冷言道。

  冷紫曦,放棄吧,你找不到她的。當你看到她的時候,你只會被嚇的愣住,還有可能被嚇哭。白正羽搖搖頭,將煙頭踩在地上,無奈的說道。

  你啥意思,你也忒小看我了。我不滿的挑了挑眉。

  所以你是承認你昨天見得是虞黛茹了?岳慕晴看了一眼我,無奈的對白正羽說道。

  我不會告訴你們她的位置的。白正羽搖搖頭,他不能告訴,之前蕭逸寒已經讓他們知道白銀峰的事情了,其他的他作為兒子··

  你作為兒子,這才是助紂為虐。蕭逸寒一直觀察著白正羽的表情,他仿佛看透白正羽內心一般,一針見血的說道。

  白銀峰販毒已經害了多少人你不知道么,這種時候你還要包庇他!我聽了蕭逸寒的話后,簡直氣不打一處來。

  你們懂什么!他是我父親,一旦查起來會牽連更多,到那時他最后的路可能在哪你們不知道么!

  白正羽站起身,低聲沖我們吼起來。

  那虞黛茹呢,白正羽,你應該能想到,即便是虞黛茹她也已經犯罪了。如果你不讓我們去見她,那我只好去找南宮麗嫻。

  我的話讓白正羽震驚在了原地,他沒有想到我竟然縷清了他們之間的關系。

  我是傻,可你卻忘了,姬倩吸毒是我先發現的,那么多年的法律節目我不是白看的。虞黛茹長的那么漂亮,白銀峰和南宮耀作為伙伴,南宮耀不可能對虞黛茹無動于衷。而白銀峰又是個渣男,他怎么可能看不出來南宮耀的心思。至于南宮麗嫻是怎么知道這些的,很顯然,她發現了自己父親不可告人的秘密吧。

  岳慕晴和蕭逸寒靜靜的聽著,他們都沒有想到我會想到這么多,但其實,只有前半段是我的,后半段是恬櫻告訴我的,畢竟心理學還是她的專長。

  我透過看白正羽愈發難看的臉色,我知道我說對了。

  虞黛茹,已經變成了一個徹底的瘋子,對不對。我站起身,一步一步的離白正羽越來越近。

  你,還有你,你們給我走!都給我滾!白正羽突然如同發瘋一般,將桌子上的東西全都扔向了我們。蕭逸寒拉住我,我同時拉住岳慕晴,他擋在我和岳慕晴面前,任由那些東西砸在了他身上。

  當我們跑到外面的時候,白正羽還在里面發瘋,一次又一次的扔著東西。

  一個老太太這時從隔壁樓里出來扔垃圾,嘴里還不耐煩的嘮叨著,真是造孽喲,現在的年輕人怎么變成了這般瘋子模樣。

  我和岳慕晴面面相覷,對于那位老太太的話,我們只覺背上一陣發涼。

  蕭逸寒卻是一直盯著那個老太太,直到她再次進了樓。在我們回到車里時,蕭逸寒默默拿出了手機給問天發了個消息,這才回家去。

  ‘問天,查一下白正羽家周圍所有住戶的資料,查不到的直接去樓里查。’

  那一路上,我們三個都心事重重,這一次已經很確認白正羽是知道虞黛茹的藏身之處了。回到家以后,恬櫻也告訴了我們關于姬倩的一些秘密。之前南宮麗嫻說白正羽,關于姬倩如何染上吸毒,我們也已經知道了一些原因。就是因為虞黛茹。但虞黛茹卻沒有直接讓姬倩吸毒,而是間接。

  飛盧小說網 b.faloo.com 歡迎廣大書友光臨閱讀,最新、最快、最火的連載作品盡在飛盧小說網!,

端午看書天天樂-瘋狂充值-瘋狂消費吧,充100贈500VIP點卷! 立即搶充(活動時間:6月7日到6月9日)
上一章  回目錄  閱讀下一章
(按左右鍵翻頁)
只卿心不卿殤書評:
北京秒速赛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