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ption id="a0mgc"><wbr id="a0mgc"></wbr></option><center id="a0mgc"></center>
<center id="a0mgc"></center>
<noscript id="a0mgc"></noscript>
<noscript id="a0mgc"><acronym id="a0mgc"></acronym></noscript>
<center id="a0mgc"></center>
<code id="a0mgc"></code>
<center id="a0mgc"></center>
<center id="a0mgc"><tr id="a0mgc"></tr></center>
<center id="a0mgc"></center>
<tt id="a0mgc"><code id="a0mgc"></code></tt>
<center id="a0mgc"><wbr id="a0mgc"></wbr></center>
<center id="a0mgc"><wbr id="a0mgc"></wbr></center>
<noscript id="a0mgc"></noscript><option id="a0mgc"><tr id="a0mgc"></tr></option>
<noscript id="a0mgc"><tr id="a0mgc"></tr></noscript>
<center id="a0mgc"></center>
<noscript id="a0mgc"></noscript>

飛鹿言情小說網

月娘養包子 第二章:悲慘的月娘

小說:月娘養包子  作者:13080988635  回目錄  舉報
  說起這個李老四。

  也是一個極品的奇葩。

  在村里算是一個地痞無賴的風云人物吧。

  已經是35歲了還沒有老婆。

  之前是因為家里太窮又好吃懶做,再加上家里有一個出了名的惡娘,沒有姑娘肯跟著他受罪。

  前兩年也就是月娘的丈夫死訊傳來那一年。

  這個老賴頭突然之間因為在山上救了一個人而得了二十幾兩銀子。

  一瞬間成為了村里財產堪比村長里正的存在。

  雖然他長得難看又年紀大吧,但是還真的有看上他錢的想要把姑娘嫁給他。

  這老賴頭卻是有錢了,貪心了。

  眼里只看得上月娘這么個方圓幾十里出了名的俏寡婦了。

  因此在月娘丈夫的死訊傳來之后,這老賴頭是對月娘最殷勤的男人了。

  從她繼襲的記憶里面不難得知。

  月娘心里沒有別的男人。

  也不想再改嫁。

  更加不會看上李老四這么個好吃懶做的無賴。

  但是這個月娘本身的性格卻是軟綿綿沒啥威力的。

  對于李老四的拒絕也是默默的遠離,偶爾說兩句她真的沒有改嫁想法的話也直接被這個厚顏無恥的老賴頭無視。

  只當月娘是不好意思。

  結果這樣的誤會越來越深,老賴頭對月娘的舉止也就越來月輕浮。

  甚至當著村里人的面兒明目張膽的言語輕薄于她。

  月娘面子薄性子軟。

  不軟不硬的拒絕反倒被村里人當成了TiaoQing。

  一來二去之間,加上老賴頭故意的宣揚,村里頭的傳言就成了月娘早已私底下同意嫁給這個李老四。

  只是因為身邊有一大一小兩個拖油瓶,這才沒有盡早的嫁過去。

  也是,一小也就算了,怎么著也是月娘的親生女兒。

  可是那一老卻是月娘那死去丈夫的母親。

  說好聽一點,這是月娘的婆婆她的娘。

  但是說的不好聽一點。

  這又跟月娘沒有一點兒的血緣關系。

  月娘改嫁以后總不能還帶著自己的婆婆改嫁吧??

  這說出來都是一個笑話。

  因此,在李老四說月娘之所以到現在都沒嫁給他不過是礙于她的那個婆婆的時候,沒人不相信。

  月娘雖然是方圓幾十里出了名的美貌。

  但是到底是一個有著拖油瓶的寡婦。

  李老四雖然是方圓幾十里出了名的好吃懶做耍滑頭。

  但是到底現在也比村里很多的男人經濟實力要強得多。

  雖然月娘配李老四怎么看都算是一朵鮮花cha.進了一坨牛糞里。

  但是,李老四現在的經濟實力還是不缺一些有點小姿色的未出閣女人的。

  也因為幾乎所有人這樣的觀點,所以這樣的風言風語在村子里是愈演愈烈了。

  從沒想過改嫁的月娘是要多苦惱有多苦惱。

  女兒的眼淚和瞎眼婆婆的愈漸沉默她不是看不見。

  當村子里的女人們明目張膽的用很鄙視的語氣問她什么時候能再次吃到她的喜酒的時候,月娘終于知道自己不能繼續沉默了。

  于是她決定跟李老四說清楚。

  結果李老四在聽到月娘有史以來第一次明確的拒絕后。

  惱羞成怒了。

  在確定月娘改嫁的心意的的確確沒辦法改變的時候,李老四徹底的猙獰了臉。

  他當時腦袋一熱,就直接朝著月娘撲上去打算用強。

  到時候再說月娘勾引他。

  反正村子里的輿論方向被他誤導了那么久,不怕沒人相信他說的話。

  到時候只要生米煮成熟飯。

  月娘怕是再擰倔的性子,估計也不得不委身于他了。

  畢竟就算不顧著她家里現在那個瞎眼的老不死的。

  也要顧著她家里的那個小的。

  因為有顧慮才不敢輕易做出什么事情來。

  所以李老四想到這兒以后一下子惡向膽邊生。

  就真的對月娘開始用強了。

  月娘被李老四的行為嚇了一跳。

  反應過來后便開始拼命的呼救和反抗起來。

  聲音不小。

  但是當時正值正午又選地稍顯偏僻。

  所以還沒來得及吸引到別人的注意的時候,李老四就因為擔心有人來壞了他的美事兒而猛地開始對著月娘拳打腳踢威脅起來。

  身處在思想封建古代的月娘自然堅守自己的貞潔。

  哪怕狠狠的挨揍了很多拳腳,月娘還是拼著最后一絲力氣反抗。

  沒想到手忙腳亂之下一下子踢中了李老四的MingGen子。

  這情急之下的一腳可不是輕飄飄的力道。

  當即把李老四疼的兩眼翻白捂著kù襠臉色發白。

  但是一只手還是緊緊地抓著試圖逃跑的月娘,狠狠的甩了她幾個耳光。

  被打的眼冒金星的月娘知道再不下狠手自己估計得被活活打死。

  于是開始屈起膝蓋狠狠的撞向李老四的MingGen子。

  用力撞了幾下后,李老四終于再也沒有了抓著月娘的力氣了。

  翻著白眼松開了手。

  慌慌張張逃開的月娘根本不敢去看李老四的死活踉踉蹌蹌的朝家里的方向跑去。

  結果還是因為受傷太重暈倒在了半路。

  要不是坐著牛車從集市里趕出來的趙蘭剛好碰到連忙喊人將月娘送了回去……

  估計月娘已經死在了那半路上了。

  不過即使被送回來了。

  月娘在病榻上昏迷了數日之后,還是咽下最后一口氣離開了人世。

  在之后……

  就是現在附身于月娘身上的蘇小蔓蘇醒。

  想到這兒。

  蘇小蔓兩眼冒著盛怒的火光。

  麻痹這個不要臉的老賴頭。

  求娶不成竟然打算QiangJian。

  硬生生的將一個花兒般的女人打死。

  真是!!!

  蘇小蔓從來沒有體驗過這般憤火燃燒的感覺過。

  她聽著門外還在叫囂的潑婦聲音,放在身側的手猛地緊緊地攥住,因為憤怒而捏到指尖發白。

  你兒子害死了一條風華正好的人命,你竟然還敢這般潑婦罵街的找上門來??

  呵。

  好。

  很好。

  不管她蘇小蔓到底是怎么來到的這具身體。

  既然她現在已經是這具身體的主人。

  不管怎么樣,既然碰到了這樣人神共怒的事情。

  那么她一定!

  一定會替冤死的原主找回公道。

  想到這兒。

  蘇小蔓左右看了看。

  猛地扒開破舊明顯縫補了無數次的被子就下chuang穿上了鞋。

  開始因為身體虛弱的原因,腦袋眩暈的差點站立不穩。

  嚇得一旁的妞妞連忙走上前準備攙扶。

  蘇小蔓十分具有黑社會老大的王八氣息的大手一揮。

  將妞妞輕飄飄的掃在了一旁。

  快速的左右看了看。

  終于在十分破舊的屋子里的一處角落,看到了一個掃把。

  呵呵。

  就是你了。

  蘇小蔓zui角蔓延出一抹扭曲惡毒的笑。

  然后直接大步走過去順手一撈,將掃把撈在了手里。

  “娘……你……你干嘛??”妞妞目瞪口呆的看著蘇小蔓這樣從所未有的王八氣勢,連忙結結巴巴的開口了。

  娘……不會是……

  打算……

  出去跟那個李老四的娘當面……吧??

  蘇小蔓霸氣的頭也不回的留下一句:“妞妞乖乖在家里等著看,你娘我是怎么收拾門外這個惡霸不要臉的老刁婦的。”

  說完兩手將門一開,直接就風風火火的沖了出去。

  老刁婦原本不堪入耳的謾罵聲在看到蘇小蔓的身影后,愣了一下。

  似乎沒想到她竟然有膽子直接打開門。

  但反應過來時臉上就是一怒。

  揚著手,指著蘇小蔓就罵:“你個騷賤蹄子你竟然還敢出來!你看老娘怎么找你算賬。”

  蘇小蔓王霸之氣一樣的步伐就從來沒有停頓過。

  沒幾句話間就拿著掃把沖到了李老四娘的面前。

  冷笑一聲:“臭老婆子,你不找我算賬,老娘還要找你算賬呢。”

  “你兒子做了那么傷天害理的事兒,你這個不要臉的老刁婦竟然還敢追上門罵我??”

  說完這句話剛好沖到了老刁婦的面前。

  二話不說直接揚起手里的掃帚就開始對著老刁婦的腦袋狠狠揮下。

  “啊!!啊!!!疼死我老婆子了……啊!!月娘你這個騷賤蹄子竟敢打我??”老刁婦的慘叫聲一聲高過一聲。

  被打的灰頭土臉的老刁婦跳著腳一邊zui里謾罵著不堪入耳的字眼,一邊像個猴子一般被打的上躥下跳。

  沒忘記shen手準備試圖奪下蘇小蔓手里的掃帚。

  但是自小學過跆拳道防身的蘇小蔓能讓她一個手無縛雞之力的老太婆子得手??

  笑話!!

  一次次的在將掃帚狠狠的打在老刁婦頭上身上的蘇小蔓,不費吹灰之力的將老刁婦沒一會兒就打的遍體鱗傷。

  腳下一崴。

  慘叫一聲就開始抱頭鼠竄的在地上打滾兒躲避蘇小蔓的掃帚。

  蘇小蔓卻還是沒停。

  一邊用力把掃帚往老刁婦身上頭上砸,一邊咬牙的說道:“讓你和你下賤的兒子這么囂張。”

  “讓你們這么明目張膽的欺負月娘……我……”~

  “老娘這輩子沒受過……受得氣就是太多了,被你們覺得好欺負,被你兒子差點侮辱打了個半死!!”

  “躺在chuang上還要遭受這些莫須有的流言蜚語和冷眼嘲諷。”

  “老娘讓你囂張,老娘讓你們囂張,待會兒老娘就沖到你家把你躺在chuang上半廢的老流氓拉到地上揍死!!!”

  老刁婦此刻已經完全罵不出聲兒了,反而慘叫聲從低到高再到幾乎奄奄一息。

  飛盧小說網 b.faloo.com 歡迎廣大書友光臨閱讀,最新、最快、最火的連載作品盡在飛盧小說網!,
上一章  回目錄  閱讀下一章
(按左右鍵翻頁)
月娘養包子書評:
暫無讀者還喜歡
北京秒速赛车 福彩 福彩双色球杀号定胆777 湖北今日快三开奖结果走势图 幸运飞艇投注官网 河北11选5早上几点开奖 极速快乐十分下载 陕西11选5直线走势图 3d试机号关注号金码 最新一期的码报 新疆35选7开奖怎么看中奖结果 特码神算子资料 七星彩走势图带连线 大乐透按顺序出球走势图 大乐透走势图带连线图 11选5青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