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ption id="a0mgc"><wbr id="a0mgc"></wbr></option><center id="a0mgc"></center>
<center id="a0mgc"></center>
<noscript id="a0mgc"></noscript>
<noscript id="a0mgc"><acronym id="a0mgc"></acronym></noscript>
<center id="a0mgc"></center>
<code id="a0mgc"></code>
<center id="a0mgc"></center>
<center id="a0mgc"><tr id="a0mgc"></tr></center>
<center id="a0mgc"></center>
<tt id="a0mgc"><code id="a0mgc"></code></tt>
<center id="a0mgc"><wbr id="a0mgc"></wbr></center>
<center id="a0mgc"><wbr id="a0mgc"></wbr></center>
<noscript id="a0mgc"></noscript><option id="a0mgc"><tr id="a0mgc"></tr></option>
<noscript id="a0mgc"><tr id="a0mgc"></tr></noscript>
<center id="a0mgc"></center>
<noscript id="a0mgc"></noscript>

飛鹿言情小說網

我有盛世美顏 皇后宮略

小說:我有盛世美顏  作者:完顏重蘭  回目錄  舉報
  “阿瓊,今天你成為了我的妻子,你放心,這一生,我一定會好好的愛護你,尊重你,給你應有的平安喜樂。”

  “阿瓊,蕭淑妃的孩子到底是怎么沒的,你當真不知道嗎?你太讓朕失望了!”

  “皇后,朕一定要立武氏為昭儀,望你能理解朕的心情。”

  “皇后王氏無德,亦懷執怨懟,數違教令,不能撫循它子,訓長異室。宮闈之內,若見鷹鹯。既無《關雎》之德,而有呂、霍之風,豈可托以幼孤,恭承明祀,今除其玉璽,永禁蓬萊宮中,永世不得出。”

  ……

  無數朦朦朧朧的聲音在耳邊回響,夏姝仿佛做了一個夢,夢中的自己緩緩走在奈何橋上,很是疲憊,眼前突然出現了一個女子的背影,一身華貴海棠色宮裝,鳳冠高懸,她站在奈何橋上,背對著夏姝,也不說話。

  寂靜的忘川河無聲地流過,橋邊彼岸花濃烈地盛放,夏姝看了她一會兒,走了過去,問道:“你是誰?”

  女子終于轉過頭,露出了一個溫柔的笑容,夏姝頓時覺得艷光大盛,女子緩緩道:“我是王瓊,是李治的原配皇后,今天特意等在這兒,是聽說你能滿足我的愿望,我非常感激。”

  “我是可以滿足你的愿望,但也是為了我自己,你的愿望是什么?”

  “第一,我希望能有自己的孩子,第二,不要讓皇上廢棄我,第三,絕不能讓武氏這個妖婦獨大,我出生顯赫的太原王氏,皇上的原配發妻,而武氏,她不過是先帝的才人,竟然與皇上茍且私通,禍亂宮闈,”王瓊說到這兒,神色很是激動,平靜了一會兒,方才道:“我被武氏這個妖婦折磨至死,是我技不如人,所以只有拜托你了。”

  夏姝同情地看著她,“我會幫你做到的,你安心去吧”說著伸手一觸,王瓊隨即消失在奈何橋上。

  “娘娘,娘娘,醒醒,皇上來了。”塌上的美人迷蒙地睜開眼睛,纖細的玉指輕撫著烏黑的鬢發,隨著她起身,如云的長發流瀉一塌。

  她由著貼身侍婢蘭韻伺候著穿上繡鞋,隨即對李治施了一禮,之后深深垂首,不發一語。

  李治進來后,看到的便是自己的皇后一副起身美人圖,嘴角頓時露出了一絲笑意,他凝視著眼前人兒如玉的容顏,道:“阿瓊,朕只是過來看看你,你我夫妻多年,不用這么拘謹。”

  “皇上,禮不可廢,這是妾身應盡之責。”夏姝抬起頭靜靜瞧了他一眼,隨即道。

  “阿瓊,我已說了,這里沒有外人,你又何必在乎這些。”李治嘆了口氣,扶著自己的嬌妻在塌邊坐下,隨即刮了刮夏姝的鼻子,頗有些無可奈何。

  李治身后的陳公公看著皇后,還是忍不住內心感嘆:皇后出身高貴,容貌絕美,處事公平,對待下人寬容,實在是個不可多得的好人,可是有兩點不好,一是多年無子,昭陽宮的蕭淑妃已為皇上生下了一子一女,現在肚里還揣一個,反觀皇后,雖然賢良淑德,已為皇上納了多名美人,但長久無嫡子頗受朝廷非議,二就是太注重禮了,這在外人看來很好,但對于皇上來說,頗有些累人,二人本是夫妻,私下相處又何必拘泥于這些俗禮。

  這已是夏姝來到這個世界的第三個月,也是她成為皇后的第三個月,按照時間的發展,武氏這時候還在感業寺,不過怕已是和李治藕斷絲連很久了,之后她會成為王皇后人生的一個勁敵。

  不過現在仗著自己懷有身孕氣焰囂張的蕭淑妃,才是心腹大患。夏姝冷笑了一聲,來到了這世界幾個月,她已弄清楚,原身多年無子果然跟這蕭淑妃脫不了干系。

  原身身邊有四大宮女,分別是蘭韻,秋慈,春兒,夏漪,這個春兒便是蕭淑妃的人,早在王瓊還是王妃的時候,便指使其在飲食中下藥,每天藥量不多,但已造成了不小的傷害,夏姝到來后,便已暗自讓蘭韻更換了自己的飲食,勉遭其毒害。

  “蘭韻,現在咱們的淑妃娘娘是不是還在御花園散步呢?”夏姝坐在立政殿的玉座上,端起茶杯,緩緩掀開蓋子,玉唇輕輕吹了一口氣,慢悠悠飲了一口,才放下茶杯道。

  “是的呢,娘娘,今日風光正好,御花園的景色定是怡人,不然您也去瞧瞧?”蘭韻彎下腰,一臉諂媚地道。

  經過長久觀察,這蘭韻對王氏極其忠心,依照前世的記憶,王皇后死后,蘭韻也自裁身亡,不過這小妮子好是好,眉清目秀的一個姑娘總是做出一副哈巴狗的樣子,讓人實在汗顏。

  “那咱們去吧”說爸,夏姝領著一群宮人,浩浩蕩蕩往御花園而去。

  御花園中,風景正好,百花齊放,透著一股沁人的清香。

  蕭淑妃一手掐著腰,一手搭在宮女沁兒身上,欣賞著眼前的美景,卻已然一副大腹便便的模樣,她容貌冰肌玉骨,櫻唇黛眉,身著一身碧綠色宮裝,一點也不像生過兩個孩子的婦人。

  “淑妃,好巧啊,你也在這兒,多日不見,你真是又光彩照人了許多。”身后傳來一陣清脆的女音,蕭淑妃轉身,便看見夏姝裊裊婷婷走了過來。

  她一身云錦海棠色宮裝,腰間別著一快玉色醇厚的玉佩,如云烏發梳成飛天髻,偏又戴上了精致簡潔的鳳冠,讓人一下就能知其尊貴的身份。

  但這不是讓淑妃更最嫉妒的,皇后已嫁給皇上多年,多虧了自己的下藥,才沒能讓皇后誕下過嫡子,早些年蕭薔以為只要王氏無子,皇上一定會廢了她正妻之位,但多年過去,宮中許多妃妾都替皇上誕下了皇子,皇上去還一直維護無法生下孩子的皇后,允她穩座皇后之位。

  蕭薔暗咬貝齒,隨即低頭屈身要行一禮,一支涂著寇紅指甲的玉手攔住了她,蕭薔抬眼望去,只見夏姝一臉笑意盈盈望著她,但說出的話可不夠友善:“淑妃,你現在可是身懷龍裔的功臣,禮數就免了吧,不過……這大白天的你不好好在宮中安胎,大著肚子跑御花園來做什么?要是出了什么事你可擔待得起嗎?”

  “啟稟皇后娘娘,妾身只是出來散散心,而且宮中御醫也說了,適當的走動對胎兒有好處,想必還未生養的皇后娘娘暫時體會不了這樣的心情吧?”蕭薔還是保持著一副屈身的姿勢,嘴里卻不甘示弱道。

  夏姝輕笑了一聲,俯首在蕭薔耳邊,用對方只能聽到的聲音吐出冰冷的話語:“本宮至今為什么都生養不了,蕭淑妃你不是最清楚嗎?”

  蕭薔心下一冷,還未緩過神,身子已被夏姝扶起,隨即聽到一道冷厲的男聲怒斥道:“淑妃,你好大的膽子!這是你該跟皇后說的話嗎?”

  “參加皇上。”宮人的聲音陸續傳來。

  “皇上,臣妾……”蕭薔開口立馬就想要解釋。

  “閉嘴!沁兒,你不規勸自己的主子好好養胎,還任由她在這兒頂撞皇后,還不扶你的主子回宮去?”李治滿臉怒容,身旁的劉公公使了個眼色暗示沁兒,沁兒斗著膽子叫了一聲:“娘娘,咱們走吧。”

  “臣妾告退,都是臣妾的錯,皇上莫要氣壞了龍體。”蕭薔委屈地瞅了一眼李治,在沁兒的攙扶下離開了。

  四周一時有些安靜,李治看了一眼夏姝,和緩了語氣:“皇后莫要不痛快,剛才淑妃的不是朕已經訓斥過她了,朕會禁足她一個月,讓她好好管管自己的嘴。”

  看來李治真是將蕭薔護得好緊啊,為了怕自己懲罰居然先一步處罰了她,夏姝似笑非笑地看著李治:“臣妾不敢,宮中所有皆為皇上做主,臣妾雖是后宮的主人,但更應以皇上所言為主,既然皇上來了這御花園,那臣妾就不打擾皇上了,臣妾告退。”說罷不等回答帶了一眾宮人徑直離去。

  “阿瓊……”你怎么就不明白朕的心呢,李治苦笑著扶了扶額,若朕不親自開口做出處罰,這后宮的人豈不更不把你放在眼里,朕都是為了你好啊。

  “娘娘,剛才淑妃也忒放肆了!好在皇上為娘娘撐腰,您是沒瞧見她離去的樣子,可真是痛快!哈哈!”回到宮中后,蘭韻拍著掌幸災樂禍道那模樣好似自己被欺負出了口氣。

  “蘭韻,你也認為皇上是真心對我嗎?身為一個無子的皇后,多年來皇上卻對本宮沒有絲毫怨言,你認為這真的是好事嗎?”夏姝扯了扯嘴角,諷刺地問道。

  飛盧小說網 b.faloo.com 歡迎廣大書友光臨閱讀,最新、最快、最火的連載作品盡在飛盧小說網!,
上一章  回目錄  閱讀下一章
(按左右鍵翻頁)
我有盛世美顏書評:
北京秒速赛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