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ption id="a0mgc"><wbr id="a0mgc"></wbr></option><center id="a0mgc"></center>
<center id="a0mgc"></center>
<noscript id="a0mgc"></noscript>
<noscript id="a0mgc"><acronym id="a0mgc"></acronym></noscript>
<center id="a0mgc"></center>
<code id="a0mgc"></code>
<center id="a0mgc"></center>
<center id="a0mgc"><tr id="a0mgc"></tr></center>
<center id="a0mgc"></center>
<tt id="a0mgc"><code id="a0mgc"></code></tt>
<center id="a0mgc"><wbr id="a0mgc"></wbr></center>
<center id="a0mgc"><wbr id="a0mgc"></wbr></center>
<noscript id="a0mgc"></noscript><option id="a0mgc"><tr id="a0mgc"></tr></option>
<noscript id="a0mgc"><tr id="a0mgc"></tr></noscript>
<center id="a0mgc"></center>
<noscript id="a0mgc"></noscript>

飛鹿言情小說網

我的總裁皇后 鸞鳳回巢

小說:我的總裁皇后  作者:劉千千  回目錄  舉報
  自姜花顏穿越回清朝后變成了當朝君子的皇后,這是她第一次打扮得如此隆重示人,從前這段日子她居于冷宮,穿著淺青色的寢衣四處走,只覺得自己是個很奇怪的古代人。可如今的自己鳳袍加身,鳳冠在頂,她意識到自己必須要接受這個新身份了。她的王冠就是她的依靠,想在這個危機四伏的環境中存活下去,她就必須步步為營,身在其位而謀其利弊,只有活下去,而且是不受欺凌地活下去,她才有可能有回去的那一天。

  爸爸還在病房里,公司還處于危機中,她一定活下去,她一定要回去!

  皇上見姜花顏穿著那身鳳袍回到席間,一臉的寵溺,他牽起姜花顏的手道:“好看!皇后還是當年初進宮時的樣子,一點也沒有變。”

  她看著他牽著自己的手,假裝倒酒將自己的手收了回來,“皇上,今日高興,喝一杯吧。”

  “好!”皇上爽朗地答著,“今日朕高興!大家一同舉杯!”

  羽秋為姜花顏也倒了一杯。

  她一飲而盡,差點露出齜牙咧嘴的神情。媽呀,這酒也太難喝了吧……

  恐皇上察覺,她急忙將頭挪到了另外一邊,卻見席間一妃位打扮的女子正笑著向她招手。

  “羽秋。”她喚著。

  “是,娘娘。”

  姜花顏看向那位妃子,低聲問:“那人是誰,為何一直對著我笑?”

  “稟娘娘,那位是嫣妃,嫣妃娘娘性子恬靜但大方勇敢,與您是多年的好友。她身旁的是昭嬪,性子顯得隱忍了些,但與您也是素來交好。”

  天哪,怎么自己在古代竟然有好閨蜜的嗎?為什么現實生活中她卻一個好朋友都沒有……不對,她有艾婧。好想艾婧啊,她好久沒見過她了,不知道那個瘦瘦小小的丫頭如今怎么樣了,車禍那天她一定嚇壞了吧……

  “皇后。”皇上忽然叫著她。

  姜花顏回過神來,忙應道:“我在。”

  “你今日生辰,這是朕早就準備好的禮物,皇后收下吧。”邊說著,皇上交了個錦盒到她手中。

  她打開,是一塊玉佩,玉身后刻著“琴瑟”二字,她看了看,并不知道這兩個字的含義,于是收起錦盒,謝了皇上。

  皇上見她收下心中似乎很高興,連連喝了幾杯。

  貴妃酒過三巡有些微醺,稟了皇上退了去。姜花顏見狀,也聲稱醉了想回冷宮休息。

  皇上忙牽起她的手道:“皇后,你久病未愈,如今腳又受了傷,豈有再回冷宮的道理?朕已命人將你的衣物系數搬了回來,皇后就不要再回去了!”

  “皇上,臣妾只是來慶祝生辰,如今宴席已散,是該回去了。”說完,姜花顏欲走。

  皇上拉住她,不讓她走。

  她頓住,回頭看著他。

  皇上臉上的神情變得嚴肅起來,他盯著她的雙眸認真地說:“花顏,如果朕讓你別走,你能不能為了朕,留下來?”

  她看著他,竟忽然沒了拒絕的勇氣。

  嫣妃走到姜花顏身邊,行了行禮道:“姐姐,一別兩年別來無恙,能再見姐姐妹妹心中十分歡喜。今日皇上高興飲了許多酒,如今怕是已十分不適,姐姐不如今日就先照顧皇上留在這長春宮。嫣兒聽聞,姜大人夫婦下午就會進宮來看望姐姐,那冷宮潮濕冰冷,對他們身子定有害處,姐姐留下,也可為他們準備好的住處。”

  姜花顏看著嫣妃。這嫣妃講話音調十分動聽婉轉,別說男人了,聽得姜花顏心里都酥酥的。

  皇上見嫣妃這樣講,嘴里忙嚷了起來:“誒呦,朕還真是有些頭疼。”

  嫣妃忙扶住皇上,道:“娘娘,皇上醉了,您留下吧。”

  姜花顏見皇上一臉難受的樣子,于是點了點頭。

  嫣妃見皇后點頭,笑了笑,“羽秋姑姑,你伺候娘娘和皇上回寢殿休息吧。”

  “是,羽秋遵命。”羽秋扶著皇上道,“娘娘,跟奴婢去寢殿吧,您也累了。”

  嫣妃小聲說了句“姐姐隨羽秋去就好,嫣兒稍后覲見。”

  她看著嫣妃,點了點頭。

  嫣妃抬起頭,對著眾妃說道:“皇上皇后要回寢殿休息,眾位姐妹也散了吧。”

  眾妃子互相看了看,只得行禮道:“嬪妾遵命。恭送皇上、皇后娘娘。”

  姜花顏扶著皇上,隨著羽秋到了寢殿。殿中雖比冷宮富麗堂皇得多,但身為皇后,寢宮卻遠不如其他妃嬪的宮殿奢華。看來這個皇后,不但生性節儉,而且不爭不搶不喜攀比,不進冷宮才怪呢……

  羽秋見姜花顏在殿中四處張望,于是將皇上扶到床上后走過來低聲道:“娘娘,您怎么改變主意了?”

  “什么改變主意?”姜花顏問。

  “您不是說要出冷宮的嗎,怎么皇上讓您留下,您非但不同意還非要回去呢?”

  “傻姑姑,我那是以退為進。我自己主動要求回來,和皇上宣旨要我回來是兩碼事。我要讓這宮中都知道,這長春宮并非是我姜花顏自己想回來了,而是皇上要我回來的。而且皇上要我回來我也不情愿,是皇上裝病才求我留下來的!”

  羽秋忍不住笑,“奴婢現在去為皇上打盆熱水來,您快去照顧皇上吧。”

  她回過身去,看著躺在床上一動不動的皇上,點了點頭。

  羽秋走了出去。

  皇上真的喝酒了嗎?怎么一動不動啊……不會是被人在酒里下毒,已經死了吧?

  那感情好啊!這樣,她就算是報仇了……不對,他死在這兒長春宮,自己也難托關系吧……

  想到這兒,姜花顏急忙走了過去,盯著皇上的臉。

  “不會真的死了吧……”她嘀咕著。

  忽然,皇上睜開眼睛盯著她。

  “啊——!!!”姜花顏叫出聲,轉身欲逃跑。

  皇上伸出手去拽住她的胳膊,然后起身一用力,就將她拉回了床上壓在自己身下……

  姜花顏躺在床上,看著自己身上的皇上,眼睛死死地瞪著,連呼吸都不敢出很大的聲音。

  他看著她,良久,忽然笑起來,他將頭靠在姜花顏的胸口上,低聲說著:“姜花顏,朕好想你啊……這兩年,朕每晚自己睡覺,每晚都會做惡夢,朕夢到你責怪朕沒能好好保護你,所以傷心欲絕離宮而去了。朕還夢到……你喜歡上了別人,求朕成全你,朕被嚇得從夢中驚醒……你可不可以不要再走了,如果你不喜歡這皇宮的生活,那朕隨你一起去民間怎么樣?這江山朕都不要了,朕不想再跟你分開了!”

  說完,他忽然抬起頭,盯著她的眼睛問道:“好嗎,花顏?”

  姜花顏聽到自己的心跳聲音大得都要把自己震聾了,她瞪著眼睛,不回話。

  皇上見她未答話,神情又變得落寞起來,“每次你都是這樣,朕知道,你不答就是不情愿。也罷,都這么多年了,朕都沒有強迫過你,除了讓你進宮陪在朕身邊這一件事外,都是你想做什么朕都依你,以后朕也不會強迫你的。謝謝你今天肯留下來照顧朕,你能留下來,朕已經很高興了。”

  他將身子向旁邊載去,然后躺在床上從后面抱著姜花顏,“朕真的有些頭痛,求求你不要再讓朕睡地上了,就讓朕在你床上睡一次吧,就一次……”

  皇后的聲音越來越小,最后睡著了。

  姜花顏沒想到那個看起來高冷邪魅的衛楚宸,也有這么卑微難過的一面。她忽然覺得面前的這個人也許真的不是衛楚宸,衛楚宸的眼神沒有這么難過,或許他真的是這個朝代的皇上,而且還是個在皇后面前毫無地位的皇上。剛剛他說什么?睡地上?難道皇后每次都不讓皇上上床的嗎?

  姜花顏一直覺得這個皇后是個懦弱的人,看來在皇上面前也很倔強的嘛……

  羽秋從殿外走了進來,姜花顏聞聲急忙推開皇上的懷抱站了起來。

  “娘娘,熱水打來了。”

  她不自然地拍著自己的衣服,“那個……皇上已經睡著了,不用了。”

  “哦,這樣啊。”羽秋將熱水放到一邊,然后將被子展開蓋在皇上身上,“娘娘,那奴婢為您梳洗,您也休息一下吧。”

  姜花顏點了點頭,坐到梳妝臺前。

  羽秋為她將頭上的發飾悉數取了去,姜花顏將皇上送她的錦盒從衣服里拿出來,放到梳妝臺上。

  羽秋見了,問:“娘娘,皇上送的禮物您喜歡嗎?”

  她看了眼那錦盒,隨口答道:“還行吧,就是塊玉,也沒什么喜歡不喜歡的。”

  “娘娘,皇上送您的可不是普通的玉石,這是當年太上皇到江南打獵時得來的。”

  “有什么特別的嗎?”

  “那時的太上皇很寵愛宮中一位叫做寧雪兒的妃子,常常為了那個妃子朝不早朝夜不能寐,甚至有立她為皇后之心。孝敬憲皇后不顧冒犯君威屢次覲見,勸太上皇不可沉迷女色,要以國家大事為重。太上皇被擾得心煩,便帶了寧雪兒去江南,名為微服私訪,實則游山玩水。一次林中狩獵,太上皇遇見了一位白衣女子,那女子在林間撫琴與瑟,樂聲引了太上皇獨自前去。太上皇停馬傾聽,夸贊那女子琴藝高超,有意要招她入宮,那女子并不理會太上皇,收了樂器便要離去。太上皇下馬去追,那女子只說可贈送一件禮物當作紀念,太上皇見她懷中抱著琴瑟,便問她可否將琴瑟其中一樣相贈。那女子答道,琴瑟和鳴,相生相伴,至死不離,此生唯一。

  太上皇聽完她的話,頓覺那女子是在用琴瑟比喻夫妻之道,那些年孝敬憲皇后與太上皇風雨同舟甘苦與共,孝敬憲皇后溫柔慈愛,對待宮中嬪妃如自家姐妹般關心,那時的后宮一片祥和,沒有善妒之風。太上皇曾贊許孝敬憲皇后是他此生唯一的妻子,如今卻想廢后再立,實覺羞愧。那女子后將懷中寶玉贈與太上皇,隨即伴著煙霧離去。那寶玉光澤奇艷,觸手溫潤祥和,太上皇攜了寶玉出竹林,這才發現時間早就入夜,隨從侍衛已找了他整整一日,可太上皇自己只覺得進了竹林片刻而已。于是此事被傳揚開來,世人都覺得是太上皇遇見了天宮中的仙女……”

  姜花顏看著自己手中的玉石,問道:“那后來呢?”

  “后來,太上皇回宮性情大改,專心朝政,對孝敬憲皇后禮遇有加,二人又重回了當初的恩愛。不僅每次,太上皇還修建了‘琴瑟宮’,將那玉石垂于寶殿之中,殿內不僅冬暖夏涼,且蚊蟲不進蛇蟻不擾。此宮只許太上皇與孝敬憲皇后居住,寓意夫妻和合,此生唯一。后來孝敬憲皇后病逝,皇上自此頹靡,一病不起,那琴瑟宮再無人居住,后來就荒涼了。如今皇上將玉石贈予您,還刻上了‘琴瑟’二字,定是想以此玉來表達皇上終生只許您一人皇后之位的決心……”

  姜花顏看著那玉身上的字,輕輕撫摸了一下。在這個嬪妃成群的年代,能只擇一人終老實則是艱難的事。

  “羽秋,將這玉掛在殿中吧。”

  羽秋接過玉佩,應著:“是,娘娘。”

  她起身,看著羽秋搬來椅子,將玉佩懸在殿中央的梁上,淺笑了起來。

  從這塊玉佩掛在這殿上的這一刻,姜花顏就在心里暗下了決心,這長春宮,她終是回來了!如今她回來了便再不想離去,也絕不允許有人強迫她離去!她要打倒所有敵人突破所有關卡,她要守護好身邊的人,她要身邊的人因她而心安,最主要的,是她自己要不再擔驚受怕地活著,她要心安!

  她不想靠任何人,她只想靠自己。

  (求花花~求關注~求夸獎~謝謝大家啦~)

  飛盧小說網 b.faloo.com 歡迎廣大書友光臨閱讀,最新、最快、最火的連載作品盡在飛盧小說網!,
上一章  回目錄  閱讀下一章
(按左右鍵翻頁)
我的總裁皇后書評:
暫無讀者還喜歡
北京秒速赛车 七乐彩走势图大小走势 足彩半全场开奖 江苏十一选五基本走势图百度 2018年七星彩开奖历史记录 北京官方快三助手 11选五5开奖结果辽宁 极速赛车永赚不亏方法 福彩15选5基本走势 北京时时彩赛车PK10开奖结果 中国福彩深圳风采开奖结果 西甲新闻视频 欢乐斗地主怎么得豆 快速时时彩计划 云南时时彩五星综合走势 吉林快3和值概率遗漏值尾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