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ption id="a0mgc"><wbr id="a0mgc"></wbr></option><center id="a0mgc"></center>
<center id="a0mgc"></center>
<noscript id="a0mgc"></noscript>
<noscript id="a0mgc"><acronym id="a0mgc"></acronym></noscript>
<center id="a0mgc"></center>
<code id="a0mgc"></code>
<center id="a0mgc"></center>
<center id="a0mgc"><tr id="a0mgc"></tr></center>
<center id="a0mgc"></center>
<tt id="a0mgc"><code id="a0mgc"></code></tt>
<center id="a0mgc"><wbr id="a0mgc"></wbr></center>
<center id="a0mgc"><wbr id="a0mgc"></wbr></center>
<noscript id="a0mgc"></noscript><option id="a0mgc"><tr id="a0mgc"></tr></option>
<noscript id="a0mgc"><tr id="a0mgc"></tr></noscript>
<center id="a0mgc"></center>
<noscript id="a0mgc"></noscript>

飛鹿言情小說網

狂世·偽戀 第五章:節目

小說:狂世·偽戀  作者:fafa123fa  回目錄  舉報
  “秋兒姐,這邊的人物你來完善一下!”

  “馬上就到!”

  秋日祭的彩排與準備已經到了尾聲。每個社團的成員都在如火如荼的進行最后的修改和檢驗。此時藝社的寒秋兒正在為他們所負責的校文藝術做最后的收尾工作,但由于昨天的小雨,許多地方有些許破損,不得不再次修補。

  正當她認真地補著最后一個人物時,一個女生氣喘吁吁地邊跑邊向她喊:“秋兒姐!趕緊去主會場吧!大家都在等你呢!”

  “等我?”寒秋兒睜大眼睛,拿著顏料站了起來“等我干么?”

  “哎呀,先過去吧!”她一把拉住寒秋兒,還順手將她手中的顏料放下,“不然老師就等急了!”

  “我......”不等她說完,女生就把她強行拖走,其余藝社成員站在原地,不該如何是好。

  “讓她們去吧,我們再加把勁!”陳詞望著二人離去的方向。

  主會場是秋日校祭的主中心點。在舉辦校祭的一個星期里,15—19級的A—E班輪流表演,從早上八點直到晚上九點,中間不停息。在此前幾天則會讓表演人員選取表演時段。一般而言,校祭的第一天早八點到午十一點為秋日祭和校祭的開場白,游祭的最后一天則是整個秋日祭的結束日,在此之后是一天的“修養生息”,再重新投入到校園生活中。

  “寒秋兒!怎么搞的?選時段都不來還參加校祭?!”一位中年女老師沖遠處正向這邊跑來的寒秋兒喊道。一瞬間,幾百多雙眼睛齊刷刷地向她那邊看去。

  “對不起,老師。可、可是......”剛停住腳步的她氣息有些慌亂,“可是我沒報節目啊!”

  “嗯?”女老師斜著眼瞪著她,“沒報?你自己看看!花名冊上白紙黑字、清清楚楚地寫著你的名字!然后你給我說沒報?說謊都不帶臉紅的,寒秋兒,您臉皮真厚啊?”說著,她將花名冊重重的摔在寒秋兒的臉上,“自己瞪大眼睛好好看看!”

  她從地上撿起剛剛扔在她身上的冊子,翻閱起來。就在第三頁的第二行,上面清清楚楚的寫著:16A-寒秋兒《死亡華爾茲》!

  寒秋兒嚇得睜大了她那雙亞麻色的杏眼,漂亮的瞳孔也因此縮小了幾分。那張小嘴略微張開一條縫,表示對眼前的事情不知所措。她只會繪畫和做實驗,可《死亡華爾茲》是一首鋼琴獨奏曲——是個人都會知道。那么現在,她該如何是好?

  “請問寒秋兒小姐,您看完了嗎?”女老師幸災樂禍道。周圍一同前來選時間的同學們開始竊竊私語。

  “老師,我……我,能不能……”她因羞憤而滿臉通紅,不得不低頭示弱,聲音卻小的像個蚊子。

  女老師故作聽不見的樣子,問到:“什么?你說大點聲,我聽不見!”

  “我……我能不能取消掉。”終于,她鼓起勇氣,用盡全身力氣說出這句話。

  “你當這是你家呢!說散就散!”她一把奪過寒秋兒手中的花名冊,人群爆出陣陣哄笑,“別自以為是了!趕緊選個時間,讓別人都等你一個人像什么樣子!你臉格外大還是什么?”

  “可是,我……”

  “還可是?怎么,不選?好啊,你就要最后剩下的那個吧!”中年女老師不耐煩的揮了揮手,“快滾吧,你個不懂事的臭丫頭。下一個,莫念念——”

  寒秋兒離開了人群,離開了學校。她沒有叫車,就這樣自己一個人徒步回到家中。記憶里,她并沒有見過那位老師,因而也沒有什么得罪她的地方,那為什么她會如此針對自己?還是說她本性脾氣就是這樣?她想不明白。

  或許她現在不該考慮這個,應該思考如何應對所謂的《死亡華爾茲》。現學肯定來不及,況且沒有老師教,而且這個音樂白癡也不可能自學成才。要不就找人代替自己?也不行,畢竟自己也算個校園公眾人物,名單也已經公布,若是自己的名字和別人的臉同時出現,無論是自己還是那個人都會受到影響!怎么辦啊!

  她長嘆一聲,不知不覺中已經回到了寒假大宅。

  寒秋兒并不想回到房間,于是饒了個圈,到了后院花園里。那里有一只秋千,一只木制的小秋千。她走過去,用紙擦掉上面的水跡,坐了上去。

  一陣微微清涼的風吹來,夾雜著雨后泥土與青草的芳香,聊起女孩咖啡色的長發,隨心飄蕩……

  飛盧小說網 b.faloo.com 歡迎廣大書友光臨閱讀,最新、最快、最火的連載作品盡在飛盧小說網!,
上一章  回目錄  閱讀下一章
(按左右鍵翻頁)
狂世·偽戀書評:
暫無讀者還喜歡
北京秒速赛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