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ption id="a0mgc"><wbr id="a0mgc"></wbr></option><center id="a0mgc"></center>
<center id="a0mgc"></center>
<noscript id="a0mgc"></noscript>
<noscript id="a0mgc"><acronym id="a0mgc"></acronym></noscript>
<center id="a0mgc"></center>
<code id="a0mgc"></code>
<center id="a0mgc"></center>
<center id="a0mgc"><tr id="a0mgc"></tr></center>
<center id="a0mgc"></center>
<tt id="a0mgc"><code id="a0mgc"></code></tt>
<center id="a0mgc"><wbr id="a0mgc"></wbr></center>
<center id="a0mgc"><wbr id="a0mgc"></wbr></center>
<noscript id="a0mgc"></noscript><option id="a0mgc"><tr id="a0mgc"></tr></option>
<noscript id="a0mgc"><tr id="a0mgc"></tr></noscript>
<center id="a0mgc"></center>
<noscript id="a0mgc"></noscript>

飛鹿言情小說網

卿本佳人 第三章

小說:卿本佳人  作者:瑾寶  回目錄  舉報
  大殿一片沉寂……

  拋磚引玉,誰愿意做那塊兒磚?頂著眾位王爺皇子甚至是皇上皇后的關注,稍有不對變成百家笑柄。

  最受人關注,卻最不討好的次序。

  “小女子不才,愿為諸位助興。”眾女左右探望,想知道這“出頭鳥”會是哪家小姐。

  只見第三排的角落里一個女子行著“萬福”禮,聲音不大,在此時確實格外的引人注目。

  “這位是……?”皇帝不解,從未見過甚至聽過眼前這位女子。要知道,哪家姑娘若是有什么一技之長,必會得以言傳,這個陌生的女子是不知為首的利弊還是對自己的才藝有足夠的信心。

  “此乃戶部侍郎衛弦的妹妹。”總管太監為皇帝解惑。

  “原來是衛愛卿的妹妹,不知衛小姐要展示什么才藝?”皇帝說到,眼中的疑惑更是深了些。

  “此番佳節,愿奏琴助興。”衛卿清答道。

  衛卿清并非不知曉開場拋磚是個不討好的位置,相對于被人贊賞,被人遺忘并非不是一個好選擇,畢竟……她只想走個過場。

  衛卿清坐于琴前,抬手試了試音。

  輕挑慢抹,勾托剔劈。

  玉指輕揚,露出纖細白皙的玉指,撫上琴面,凝氣深思,琴聲徒然在殿上響起,手指在琴弦間輾轉,一曲《問情》以現。只是……尋常彈曲手法都會減輕,以使琴音不沉。可衛卿清手法不僅沒有減輕,反而微沉。

  是過于緊張了嗎?

  坐在皇后身邊的顧言一臉緊張。雖然已經知曉衛卿清不在意訂下婚事,選擇第一個上臺是想減少對她的關注。可是……不求有功,但求無過吧。

  誰也不知道衛卿清到底是怎么想的,只當她是急于表現,可惜過于緊張使得琴藝不佳。

  衛卿清認真彈奏,鎮定自若的模樣讓看好戲的人有了有了一絲疑慮,莫非她有什么打算不成?

  只可惜,衛卿清并沒有什么想法,壓沉琴音的確是有意。既然是《問情》,有問就該有答。所以,這《問情》不該是獨奏,應是合奏。

  本以為自己會獨奏到底。誰料到回旋婉轉,簫聲起。

  琴簫合奏,將沉音化為輕靈。龍吟未盡朱弦弄,難并柯亭攜綠綺。

  顧言緩了緩,心說不管如何衛卿清這一劫算是躲過了,至少不像之前那般。可看見出手援助的人,顧言不由一驚:怎…怎會是自家四哥?

  不錯,臺下奏蕭之人正是先帝四子,晉王顧瑾。

  自家四哥不喜管人閑事,出手相助一個不認識的人更是不可能。難道…衛卿清和四哥是認識的?怎么從未聽四哥提起過?

  衛卿清對于吹簫之人滿是好奇。自己孤身入宮赴宴,除卻還算認識的溫雅公主之外并不認識其他人,誰會這么好心幫一個不認識的人?

  一曲終了。衛卿清起身行禮,回到自己的位置。

  她并不是不想看看出手的人到底是誰,只是這閨訓真的惱人。

  走路時莫回頭,不可左右相顧。

  真的……很惱人啊!

  “衛家姑娘的琴藝婉轉而又剛毅,不知四弟覺得如何?”皇帝一臉興趣的看著顧瑾。

  “臣弟以為,甚好。”顧瑾回到。

  甚好?衛卿清挑眉,這樣都叫甚好?不過很快又釋然,多半見我是女子,不好評價,采用甚好的。畢竟那皇帝不也亂七八糟的夸了嘛。

  目光轉至那人,只見他的桌上有…一支蕭?剛才吹簫的人是他?

  “哈哈哈…難得聽見你贊賞別人,看來衛家女子琴藝的確不錯,來人,賞!”皇帝一臉笑意,好似有什么喜事一般。

  “臣女謝皇上賞賜。”衛卿清起身行禮。無論如何,今晚宴會算是沒有自己什么事了。

  顧瑾看著衛卿清,眼中笑意深了些,只是……顧瑾見衛卿清雖然看了過來,目光卻并沒有過多停留,眉頭一皺,有些事情要早做打算了。

  縱然這才八月,風中已然帶著一絲涼意。

  “我瞧著席間沒有你的人影,便猜著你到花園來了。”熟悉的聲音破了寂靜,填了絲溫意。

  “溫雅公主。”衛卿清轉身,瞧見顧言走了過來,身后還有一位男子。

  “你莫要這樣叫我,之前不是好好的嗎?”溫雅一陣抱怨,“卿清莫不是在怪我?”

  “臣女不敢,只是禮不可廢。”衛卿清嘴上雖是這么說著,卻也不再像之前那般正經。

  “你才不會不敢呢,吶,這是……”顧言剛要給衛卿清介紹顧瑾。

  “在下顧瑾。”顧瑾打斷道。

  “臣女衛卿清,見過晉王。”衛卿清向顧瑾行過禮。低著頭沒有看見顧瑾為皺了皺眉。

  顧言見兩人的反應不像是之前見過的,那先前大殿上四哥的做法著實有些讓人費解,難道……顧言敲了敲顧瑾視線停在衛卿清身上。四哥喜歡衛卿清吧!

  顧言有了這一想法之后越想越覺得自己沒錯,瞧著衛卿清的樣子依然將她當作自己的四嫂了。

  “卿清,別那么客氣,我四哥人很好的。”顧言見衛卿清對自己的四哥如此拘謹,忙開口道。

  “晉王自然是優秀的。”衛卿清故意曲解顧言的意思。

  顧言見狀,知道有些事情強求不來,只得轉移話題“你怎的跑到花園來了?”

  “悶得慌,出來透透氣,反正我來只是走個過場,主角不是我,也懶得在里面呆著。”衛卿清偏著頭答道,似乎覺得自己偏著頭不妥,又掰了回來。

  “我帶你逛逛吧。”顧言拉著衛卿清向前走去。

  “宴席還未散。”衛卿清提醒道。

  “無事,皇兄不會說什么的。”顧言腳下不停,衛卿清也不說什么,本就不想在進去,若不是私自離席不太好,她也不會只在這宴席外邊兒晃悠。

  顧瑾看著被自己妹妹拉著的身影,回想著她方才的小動作,真是……可愛的緊。

  衛卿清注意到顧瑾還跟在她們后面,本以為這四王爺只是同顧言一起出來,原來是陪著自己妹妹的。

  畢竟別人是兄妹,她也不好說什么。顧言同她講著御花園里花花草草品種來歷,漸漸的,忘記了她們后面還有個人。

  “這些花兒都是皇嫂喜歡的,皇兄命人尋來的呢!”顧言說道。

  “言兒若是喜歡,我也叫人為你尋來。”衛卿清指尖輕挑顧言下巴,一副風流樣。

  “嘁,你也就說說罷了。”顧言撇過頭。

  “你怎么知道我只是說說?畢竟我是喜歡你的。”衛卿清又做出癡心的模樣。

  “幸好你只是個女子,若是男子,不知道要取得多少少女的芳心。”顧言說道。

  “女子怎么了?小爺一樣風流。”衛卿清滿不在乎。

  “給你點顏色你就開染坊,還小爺呢,看日后那家敢娶你。”顧言威脅。

  “誰告訴你一定要嫁?招進門不就好了?”

  “你要招上門夫婿?”顧言問道,心里暗叫不好,皇家兒女斷沒有給人做上門女婿的。

  “誰告訴你一定要招夫婿進門?像言兒一樣的嬌美娘子豈不更好?”衛卿清笑道。

  “呸,你倒是敢說。”顧言見衛卿清只是打趣自己,便放下心來,“若是婚嫁,你可有意中人?”

  “不曾。”衛卿清誠實回答,“平日我不出府,也素未與外人有過交集,來這宮宴也只與你熟了些,你叫我嫁誰?嫁給你?”

  顧言對衛卿清的回答很滿意,暗里對自己兄長眨了眨眼,“那你希望自己的夫婿是什么樣的?”

  顧瑾看著自己妹妹的模樣,知曉她以明了自己的意愿,聽見她問了這樣一句,不由得緊張起來,看著衛卿清,等待著她的回答。

  “大概……三從四德五不準。”衛卿清手指點了點下巴,思索了一番道。

  “不知何為三從四德?又有哪五不準?”顧瑾出聲。

  衛卿清這才想起旁邊有一個男人,但還是回答“所謂三從四德,便是我出門要跟從,我的話要服從,我的錯要盲從,我出門化妝要等得,我生氣要忍得,我的生辰要記得,給我花錢要舍得。”

  “哈哈哈……真有意思,哪五不準呢?”顧言聽后不顧形象的笑道。

  “不準騙我,不準有姘頭,不準在我面前提別的女人,不準有霸道,不準對我有任何不滿。”衛卿清扳著手指頭一個一個說。

  “你真有意思,卿清,你是從那里聽來的啊。”顧言笑得上氣不接下氣,“日后我也要找個這樣的。”

  “自己想的好不好,再說了,哪會有那么好的事情,男人說話可是最不可信的。”

  “衛小姐說話未免太滿了些。”顧瑾聽見衛卿清這番言論,并沒覺得不妥,只是到了最后一句“男人的話最不可信。”有些……不開心。

  飛盧小說網 b.faloo.com 歡迎廣大書友光臨閱讀,最新、最快、最火的連載作品盡在飛盧小說網!,

端午看書天天樂-瘋狂充值-瘋狂消費吧,充100贈500VIP點卷! 立即搶充(活動時間:6月7日到6月9日)
上一章  回目錄  閱讀下一章
(按左右鍵翻頁)
卿本佳人書評:
暫無讀者還喜歡
北京秒速赛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