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ption id="a0mgc"><wbr id="a0mgc"></wbr></option><center id="a0mgc"></center>
<center id="a0mgc"></center>
<noscript id="a0mgc"></noscript>
<noscript id="a0mgc"><acronym id="a0mgc"></acronym></noscript>
<center id="a0mgc"></center>
<code id="a0mgc"></code>
<center id="a0mgc"></center>
<center id="a0mgc"><tr id="a0mgc"></tr></center>
<center id="a0mgc"></center>
<tt id="a0mgc"><code id="a0mgc"></code></tt>
<center id="a0mgc"><wbr id="a0mgc"></wbr></center>
<center id="a0mgc"><wbr id="a0mgc"></wbr></center>
<noscript id="a0mgc"></noscript><option id="a0mgc"><tr id="a0mgc"></tr></option>
<noscript id="a0mgc"><tr id="a0mgc"></tr></noscript>
<center id="a0mgc"></center>
<noscript id="a0mgc"></noscript>

飛鹿言情小說網

我是overlord另一穿越者 名為信仰的實驗

  不過地上兩人卻并待在了原地。

  索菲亞見狀,抬手便施展出了『下階治療術』和『疾速之風』。

  兩人對自己立馬恢復狀況表現得很是驚訝,又馬上集中精神追上那個已遠的索菲亞。

  不一會索菲亞就來到了第一具尸體旁邊,旁邊有一把折斷的牛角弓。”

  你們守在這里吧,我去把其他的尸體找回來。“說完原處只留下一道逐漸消失的光芒。留下兩人目瞪口呆。

  索菲亞將自己的技能集中在一個方向上,馬上就能夠感應到在遠處的死亡氣息。森林里面的死亡氣息有很多,不過要區分人類和其他生物還是相當簡單的。

  “讓光浮動吧!”在地上躺著的兩具尸體便被憑空出現的白光包裹,緩緩地懸浮起來,還好,尸體算是完整的,

  索菲亞再往前飛行一段距離,來到了一座山洞前。還有兩具尸體就在里面。

  看著地上留有先前那個老鼠的絨毛,想必這里就是那個魔獸的老巢吧。地上躺著一個身穿鎧甲,不過都被拍碎了,連同他的五丈六腑一起。還有一個是一個是一名女性,披著一件魔法披風,具有隱形效果。職業應該是盜賊或者刺客。如果她臉蛋沒有被幾道血印劃過,看起來應該也是比較漂亮的一個女人。“哎呀,哎呀!這可不是游戲!你們怎么這么貪玩?”索菲亞用著像是教育調皮的孩子般的語氣說著。

  女祭祀和男戰士相對沉默無聲。突然一股氣息傳來,那正是索菲亞帶著那四具四體回來了。將五具尸體并排放好。

  “好了,這下人齊了。”索菲亞說道。

  『低階·qun體復活術』強烈的亮光從索菲亞身體發出,照耀到那尸體上。那光仿佛就是云霧一般,將五人層層包裹著。

  不一會,亮光逐漸消散。那五人的傷口污垢幾乎都都消失了,甚至皮膚還散發著殘存的一些光的魔力,在隱隱發亮。

  不一會,五人都能夠勉強站起來了,但是說話還是有點難度的。

  “其實我并不想要你們的金幣,我只從你們身上拿走一件東西。”索菲亞說著。索菲亞想做一項實驗。

  “你要什么?”男戰士說著。

  接著索菲亞飛得更高了,用上意念說著“請獻上你們的信仰!記住這可不是游戲喔!”

  地下一qun人凝固的臉布滿黑線。

  那個幾乎不開口的女祭祀終于開聲說話了:“大人,其實我們乃是無神論者。恐怕不能夠滿足您的要求。”

  “那你們愿不愿意信奉我為光明之神?”索菲亞開始佩服自己,身為人類在別人面前說這樣的話,臉沒紅心不跳的。

  地下一qun人開始商討,信仰其實也沒什么要緊的,如果能夠回報救命之恩的話,滿足一下眼前這位恩人的虛榮之心也是ting好的,更何況我們可是不保證什么忠誠之類的,就此別過之后可能再也沒機會見面了。

  眾人商討完畢,都表示愿意。

  那好,那你們將是我光明之神的第一代信徒了。索菲亞發動技能『光之刻印』,煥發出來嗯七色之光嵌入了他們的身體,七色,每一色就代表著一種情感分別是喜、怒、哀、愛、恨、食欲與*yu。

  過了一會,整個流程就算是結束了。“看來安茲給的道具也是ting厲害了。”索菲亞看著自己手上戴著的嵌著七顆不同顏色的寶石的戒指,接著地上又跪拜著7個人,做出虔誠祈禱的姿勢,索菲亞滿意地笑了。看來實驗是成功了。

  “你們就此隨我前去耶·蘭提爾吧!”

  “謹遵我主圣令。”

  此時,也正好塞巴斯回來了。索菲亞向塞巴斯說明緣由,就讓一行人上了飛獸,讓塞巴斯將一行人送到耶·蘭提爾的教會那里去。

  “那索菲亞大人?”塞巴斯覺得自己放了自己本來要送的客人而去做了別的事情有些不合禮儀。

  “神怎么能夠和自己的信徒同座?”說完,索菲亞踏空而起,獨自一人飛走了。

  ……索菲亞先抵達了都城,遠遠地就看見了有兩條飛龍在盤旋著。

  如果沒有安茲對他說其實這個世界的龍其實很弱,最多只能使用第四階魔法的話,那索菲亞肯定會認為龍才是這個世界最強的存在。

  不過,現在龍只配給安茲做看門狗了,這安茲的臉面可真大啊。

  索菲亞飛過城墻,打算直接就這樣飛過去。雖說龍并不想做什么看門的,但在那么強大的強者面前,自己存活下來也應該感恩戴德了,工作是不能夠放松的!

  “人類請留步,魔導城中禁止飛行!”

  索菲亞看見一頭長得更加像四腳蛇,而不是龍的家伙擋住前路,傲慢地對自己說。

  “我來此處是要見那骨,你們的安茲大人。”本來還想說見見骨頭的,但總覺得變扭。

  “好生無理的家伙,”龍雖然也想罵安茲為老骨頭,可是自己沒實力怎么敢有非分之行。不過,教訓這個家伙,拿這個家伙的人頭前去請功應該能拿到不少的珠寶吧。

  “嗷!”這頭龍大吼一聲,這是為了讓底下的人們都知道他要放大招了,趕緊躲起來。(隨意破壞東西是重罪!)

  底下的人非但沒有躲起來,反而是聚攏起來想看看到底是誰有膽量跟龍叫囂,而且還是在這管理規范嚴格的魔導國都城。

  其實,索菲亞也不想把事情鬧大了。不過,我在這里的消息,安茲不可能不知道,就算他不知道那他的守護者們一定知道。他們沒有出面阻攔,這就說明是計劃的一部分。

  難道計劃真的要從這里開始嗎?如果是的話,那我就大鬧一場吧。

  “我可是來此處找你們的主人,那個惡魔!”安茲是個不死族,稱之為惡魔也可以的吧。

  “管你找誰,違反此處條約的人都要受到相應的懲罰!”

  龍醞釀好一記吐息,朝索菲亞噴去。而索菲亞根本就不在乎它的吐息。

  反而是底下的人亞人,惡魔們都感覺到一股極強的寒冰氣息。沒有抗寒特性的都凍得瑟瑟發抖。

  對于索菲亞這種滿級強者是有低級全屬性抗性的。根本就不會造成任何的傷害。

  索菲亞身體放出五彩光芒,手里幻化出一把由光組成的劍。眼神犀利地看著對方。

  “到此為止了!”正是安茲的聲音,他拿著他的工會法杖出現在高處。“跟我來吧,索菲亞。”

  “嗯?”這會該索菲亞感到疑惑了,這不是計劃嗎?

  ……

  在安茲辦公室內。

  “索菲亞大人,你做事情也太欠缺考慮了吧,怎么會有想要在安茲大人的國都上大鬧一番讓自己成名的想法!”

  “你們都不出來迎接我,我就認為計劃從我出名開始,要出名啊,肯定在已名人的地盤鬧事……”

  “不可理喻。……”迪米烏哥斯準備開始一番說教。不過一道敲門的聲音打斷了。

  “請進。”安茲坐在椅子上說。

  進來的正是賽巴斯。

  賽巴斯首先給安茲請安。接著說“索菲亞大人做的改變信仰實驗似乎成功了。原本沒有信仰的人經過魔法改造可以讓他們信奉索菲亞大人為神,而且信奉著萬物平等的觀念。

  不過……實驗對象是索菲亞錯殺了安茲大人的寵物倉助換來的。”

  索菲亞是聽不懂賽巴斯說什么

  了。難道那個老鼠是安茲養的?反正自己沒聽過安茲說。

  “不用擔心,我已經送回大墳墓,讓倉助復活了。”賽巴斯接著說。難怪他要那個老鼠的尸體呢。

  “索菲亞大人,其實叫你過來這邊就是想要用這邊的罪犯做實驗。不過,既然實驗已經成功,就可以進行下一步計劃了。”迪米烏哥斯按照慣例地扶了扶眼鏡。

  “嗯,雖然你有些事情做的不好,但好歹實驗是成功了。”

  ”那就準備下一步工作吧,迪米烏哥斯。”安茲若有其事地說。
  飛鹿言情網 www.lhabya.com 歡迎廣大書友光臨閱讀,最新、最快、最火的連載作品盡在飛鹿小說網!

過年看書天天樂-瘋狂充值-瘋狂消費吧,充100贈500VIP點卷! 立即搶充(活動時間:2月4日到2月19日)
上一章  回目錄  閱讀下一章
(按左右鍵翻頁)
我是overlord另一穿越者書評:
北京秒速赛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