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ption id="a0mgc"><wbr id="a0mgc"></wbr></option><center id="a0mgc"></center>
<center id="a0mgc"></center>
<noscript id="a0mgc"></noscript>
<noscript id="a0mgc"><acronym id="a0mgc"></acronym></noscript>
<center id="a0mgc"></center>
<code id="a0mgc"></code>
<center id="a0mgc"></center>
<center id="a0mgc"><tr id="a0mgc"></tr></center>
<center id="a0mgc"></center>
<tt id="a0mgc"><code id="a0mgc"></code></tt>
<center id="a0mgc"><wbr id="a0mgc"></wbr></center>
<center id="a0mgc"><wbr id="a0mgc"></wbr></center>
<noscript id="a0mgc"></noscript><option id="a0mgc"><tr id="a0mgc"></tr></option>
<noscript id="a0mgc"><tr id="a0mgc"></tr></noscript>
<center id="a0mgc"></center>
<noscript id="a0mgc"></noscript>

飛鹿言情小說網

被一巴掌拍到海賊王 1.天上掉下個r棍!

  

  白發齊肩的少女坐起身,眼神困惑且迷茫。仿佛被一巴掌抽暈了一樣。甚至是臉上還有那火辣辣的感覺。

  咔吧!

  清脆的開門聲傳來。

  一身白色長大褂的中年男性帶著診聽器走了進來,見白發齊肩的少女坐起,他連忙上前將其攙扶住。

  而還處于朦朧的白發少女完全是下意識的就想要用手將這人拉開,這是一種本能,女人矜持的本能,然而,她的大腦下達了命令,但卻沒有肢體可以接收到這個命令。

  猛然一驚,側頭看去,發現自己竟然沒有雙手,甚至沒有雙腳,不,準確的說,只有一半的肢體,大腿還在但小腿沒了,同樣胳膊還在但小臂沒了。

  這一目深深的刺激著白發少女,腦海中開始浮現一道道朦朧的畫面。

  一個男人拿著針筒深深的Cha入她的肌膚,痛苦,不理解,和茫然無措。

  “不,不要cha(﹁﹁)~→進來!”她痛苦的呻(#`O)吟出聲

  白色大衣醫生聽到痛苦的低吟,他眉頭緊鎖,眼神中的憐憫呼之欲出,就連跟在他身后的一名小護士也捂住了zui。

  這一定是一段痛苦的經歷吧。該死的海賊!!他們不得好死!

  然后記憶開始模糊,但唯一一個東西沒有模糊锃光瓦亮的光頭。那一刻,她感到了恐懼和茫然,然后是無盡的恨意!

  光頭!!!

  這一切都是光頭所導致的!都是那個光頭的錯!!!

  白發少女開始劇烈的喘息,腦子更是疼痛欲裂,仿佛即將裂開一樣,想要用手撓,卻無法做到!只能痛苦的咬著白皙的zui唇,汗水從鼻尖緩緩低落。

  白大衣醫生感受著手上傳來的shi潤,他的眼眶也逐漸shi潤了!多么可愛的女孩兒啊!竟然找到了這樣的事情!

  “別怕孩子!我們會保護你的!你將不再受到傷害!”白大衣醫生用自己最磁性的聲音安撫著這可憐而無助的少女。

  事情還要從三天前說起。

  盧布尼爾王國是在北海比較出名的一個王國,也是世界政府認證的王國,之所以它有名是因為一個故事,而這個故事已經是北海家喻戶曉的故事,大騙子羅蘭度。

  就是這樣一個有名的王國,甚至是世界政府認證的王國,也難免會被海賊搶掠,當然搶掠的都是一些平民和編外城鎮的物資,作為一個大國的國王在面對這樣的事情,自然是氣憤,但又無能為力,這些海賊很腳滑。

  島上的海軍們根本來不及有所反應就開始了撤退,等海軍抵達時只剩下了狼藉一片的城市,然而最氣的是這些海賊只劫財不殺人,這一個城鎮里面的居民都安好,不過還是有不少人受傷。

  而本以為又是往常一樣的劫掠,但意外發生了,一個赤紅的隕石從天而降,直接擊中了跑遠的海賊船,而這一目也被不少人目睹,這下眾人揭喜,而作為海軍自然要趁著海賊們落難時上前追捕!

  而這一番搜查,果然大獲全勝,而海賊們也是幸運竟然全員安好!只是船被天外隕石擊中而粉身碎骨了。至于那個隕石,此刻恐怕沉落在深海吧。

  也就是此時,海軍發現了四肢被(砍)斷的白發少女,近乎全身赤果的漂浮在水面,生死不知。

  而這一目被海軍們所發現,人神共憤!甚至已經有不少年輕氣盛的海軍當場就要擊斃這些肆意妄為的渣滓!

  然而還是被中校給強行鎮壓了下來,畢竟他們只負責抓人!不負責審判。雖然不少年輕的海軍都在說和渣滓有什么好談的!但國有國法家有家規,如果海軍自己都不準守規矩,那誰還會遵守規矩?

  至于海賊那邊,他們也是一臉懵逼啊!這小姑娘誰啊!我們不認識啊!

  他們只是一些游蕩的小海賊,沒有物資就上岸強一些物資,最多就是把人打一頓,撐死重傷,但絕對不會死人,畢竟被海軍懸賞什么的,可不是鬧著玩的,一點懸賞那這輩子都要亡命天涯了。所以這種直接囚禁女人的事情,他們有想過,甚至有幾個膽大的也干過,但絕對沒有做過這么過分的事情!他們都是玩玩就跑!誰會那一個定時炸彈放在船上?

  三十多個海賊們互相對視,彼此都是懷疑很憤慨,淦!這么好的事情為什么沒人通知自己?!這qun家伙真不夠兄弟!

  要知道那白發女孩著實美麗,就算是被懸賞那也不虧啊!

  看到這些海賊還在嘻嘻哈哈的笑!海軍們就氣不打一處來!雖然不能處決!但打個半死應該沒問題吧?

  然后白發少女就被救了下來!然而殊不知,那天外隕石就是這個白發少女。

  “保護?我?”白發少女喃喃低語,眼神有些空洞。

  “對!我們會保護你的,對了孩子,你叫什么名字?”

  “名字?我的名字?”

  白發少女呆呆愣愣,她被當成試驗品以來就忘卻了自己是誰,用自己外號?試驗品蚊女?

  可以想到那慘不堪言的實驗,她就感覺全身難受,想要脫離控制結果卻被一巴掌扇到了這里,一想到這她就感覺自己氣不打一處來。呼吸都急促了。

  而醫生見狀,立刻就誤會了,以為對方回想起了不堪的往事,連忙讓其停止回想。小護士見狀立刻上前安撫。

  “放松,放松。不要去刻意回想。”

  感受著懷中少女的喘息,那咖色長發的小護士也心疼,多好的女孩兒啊,看面容應該比自己還小吧,看起來二十出頭的樣子。

  哎,這個年紀就經歷了這樣殘酷的事情,未來她還能否走出這心結。

  至于手腳和腳,其實還好,只要有足夠的貝里,那日后按上義肢,在行動和日常方面不會造成太大的難提。

  感受著周為人的溫柔,她那可糟亂的心也平靜了下來,道:“我叫伊蚊。”

  她決定用假名。畢竟蚊女這樣的名字不管怎么說都太奇怪了。

  “伊蚊,是個好名字呢。”女護士安撫著懷中的伊蚊聲音柔和。

  ……

  醫生和護士在一次的簡單的經行檢查。

  而白發少女此刻已經陷入深深的沉睡。

  護士讓她平躺在病chuang上,看著安詳入睡的少女,醫生和護士紛紛陷入沉默。

  “這孩子以后怎么辦啊,以她現在的狀態,可能就算家里人來了也不可能認出來吧。更何況,那幫渣滓到現在都沒有說出這少女的家鄉在哪里。”護士小姐有些躊躇不定。

  “通知海軍吧,看看能不能讓她在海軍里面混一個位置,最好可以出海的那種,這樣或許還有機會。”

  “好的,我這就去通知。”
  飛鹿言情網 www.lhabya.com 歡迎廣大書友光臨閱讀,最新、最快、最火的連載作品盡在飛鹿小說網!

過年看書天天樂-瘋狂充值-瘋狂消費吧,充100贈500VIP點卷! 立即搶充(活動時間:2月4日到2月19日)
上一章  回目錄  閱讀下一章
(按左右鍵翻頁)
被一巴掌拍到海賊王書評:
暫無讀者還喜歡
北京秒速赛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