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ption id="a0mgc"><wbr id="a0mgc"></wbr></option><center id="a0mgc"></center>
<center id="a0mgc"></center>
<noscript id="a0mgc"></noscript>
<noscript id="a0mgc"><acronym id="a0mgc"></acronym></noscript>
<center id="a0mgc"></center>
<code id="a0mgc"></code>
<center id="a0mgc"></center>
<center id="a0mgc"><tr id="a0mgc"></tr></center>
<center id="a0mgc"></center>
<tt id="a0mgc"><code id="a0mgc"></code></tt>
<center id="a0mgc"><wbr id="a0mgc"></wbr></center>
<center id="a0mgc"><wbr id="a0mgc"></wbr></center>
<noscript id="a0mgc"></noscript><option id="a0mgc"><tr id="a0mgc"></tr></option>
<noscript id="a0mgc"><tr id="a0mgc"></tr></noscript>
<center id="a0mgc"></center>
<noscript id="a0mgc"></noscript>

飛鹿言情小說網

九尾妖妻:晚安,警官大人 第六章 這是塊風水寶地

  其實厭秋這回真的是被冤枉了,她哪里還有閑情逸致去偷看他。

  “你去東海街36號的別墅,找一個叫齊周的……老頭。就說你是大小姐的人,讓他想辦法安排你的身份。”厭秋暗搓搓的隱藏身上的氣息,小聲對身邊站著的少年說道。

  那少年穿著白色襯衫,一米七八的個字,臉上干干凈凈,眉眼有些柔美卻并不女氣,眼睛呆呆地眨也不眨。

  聽完厭秋的命令,那少年呆愣愣的轉過臉,走起路來幾乎要同手同腳。

  看著他小指上,被張聞臨死前套上的指環,厭秋撇了撇zui,人類還真是奇怪又復雜的動物。

  活過來的不過是沒有靈魂的死物,就這樣也能讓張聞心滿意足的去死,還真以為拿自己的命就能換別人的命了,天真!

  死了就是死了,什么也彌補不了。

  湊合地把這少年安排好,厭秋就開始擔心起自己來了。才偷跑出來半天,地府那些老東西的鼻子像狗一樣,一想到那qun老頭子又要在自己眼前嘰嘰歪歪幾十年,她就頭痛。

  厭秋虛空摸出一個羅盤,小臉皺成一團,她這輩子最討厭的就算算術。

  “認取九宮為九星,八門又逐九宮行。九宮逢甲為值符。八門值使自分明。”

  右手掐算,左手撥針,伴隨著厭秋哼哼唧唧的咒語,那羅盤總算搖搖晃晃,來了個仙人指路。

  厭秋其實有些本事,五行八卦摸骨算命,奇門遁甲望氣扶乩,都略知一二。加上她活的年頭夠久,半桶水滴滴答答,乍一眼看上去也算是積滿了。

  但學這些的無論是人還是妖,都有個共同點,那就是命不好。

  三弊無缺,必有其一。

  跟著羅盤一路向西,約莫走了一個多小時,總算停在一個看起來十分平坦的草地上。左乾勾三,厭秋的目光落在不遠處一個小土丘上,好地方!

  這方圓十里,也就這個地方風水正好,可以完美隱藏好她的氣息。

  于是厭秋暗搓搓的挖了個坑,甩了甩尾巴,貓著腰就鉆了進去。不能怪她慫,擱誰呆在十九獄那個鳥不拉屎的地方,都得跑。她沒玩夠之前,誰都甭想逮她回去。

  這邊厭秋正心滿意足的藏在土坑坑里打盹,那邊的任圖南卻病了一場。

  案子處理的很快,雖然還牽扯到下面縣里的一件失蹤案,但各項證據已經證明兇手就是張聞,并且畏罪自殺。房間里有他的殺人計劃書,就是個被封建迷信洗腦的人渣,一個研究生,書真是讀到狗肚子里了。

  但這個案子也有很多疑點,如果說那幅畫是莫名其妙的自燃,那張聞的死才算是真正的離奇。他不是摔死的,他死于內臟衰竭,五臟六腑沒有一個是好的,不像是病入膏肓,倒像是被人急速的抽走了所有的生命力。

  還在冰柜里失蹤的尸體,以及那個被他綁架的女孩,都隨著張聞的死,成了懸念。

  而刑警隊里,鐵人任圖南居然生病了,這么一躺就是一個星期。

  大家懷著看熱鬧的心情,一波又一波的去他家表示慰問。任大隊長好面子,吃了點退燒藥死活扛著,現在還躺在chuang上噌噌冒著熱氣,來人打眼一看,活像是一只煮熟了的蝦。

  他手底下的那些猴子臉上掛著擋也擋不住的笑,就坐在他的對面,啃著‘慰問團’送過來的水果,笑嘻嘻的說要發個朋友圈。

  任圖南心情不好。他繃著張臉,偶爾笑罵兩聲,看起來并沒有什么異樣。干他們這一行的,見慣了生死,只是一想到那個丫頭的笑臉,他就覺得自己真不是個東西!

  “你說,那天我要是把那丫頭帶上,是不是就沒這事兒了!”任圖南盯著旁邊削蘋果的哥哥,可能因為連續高燒,聲音都沙啞起來。

  任培風愣了愣,他這個弟弟他最清楚,最愛鉆牛角尖,還不服輸。

  “別多想,萬事皆是命,半點不由人。”任培風拿出一套很佛的語錄,打算給他灌點雞湯。

  任圖南像是沒聽見他的話,苦笑的搖了搖頭,像是自言自語:“這都一個禮拜了,都沒有任何消息。雖然希望渺茫,但我總覺得那個丫頭,不會這么輕而易舉就出事的。”

  任圖南這一病,就是一個星期。他好心的哥哥還偷偷給安排了心理醫生,最后被任圖南按著脖子打了一頓,總算是消停了兩天。

  這天陽光明媚,任圖南穿著便服,一如既往的面癱臉,背著手去隊里了。

  老衛是任圖南的副隊長,算是左膀右臂,是隊里的老好人,最愛和稀泥。兄弟們都敬重他是條漢子,因為在面對任大隊長這頭獅子的時候,只有他敢上去順毛。

  “任隊,走,去靶場放松下不?”老衛人精,打眼一看就知道任隊長想干啥,他都在chuang上躺一個星期了,這會兒正一身精力沒地兒撒。

  任圖南停住腳步,聳了聳肩,晃了晃手腕,“走!”

  兩人一前一后,坐著小車就去了靶場。這個靶場是以前訓練場改革后的‘遺產’,因為各種原因廢棄了,現在那些菜鳥都去新基地訓練了,這個地方也就成了他們這些老鳥的情懷。

  眼看靶場要到了,老衛半路下車“放水”,任圖南嫌棄的嘖嘖兩聲,踩著油門打算去停車。

  靶場側面有個shan丘,旁邊有塊空地可以停車,還防曬。任圖南踩著油門就過去了,剛剛走到shan丘旁,一向開車穩一匹的老司機,就這么陷進去一個大坑。

  “哪個孫子在這個地兒挖坑的!”任圖南拉開車門,盯著側面兩個輪子陷進去的大坑就罵。

  里面都掏空了,這是挖防空洞,還是部隊靶場鬧鼠災?

  就在這時,那坑里忽然出現一只白皙的小手,正抓著車輪胎,試圖往外爬……

  見鬼了!

  任圖南感覺自己頭發都要炸了,默念幾遍馬克思精神,管你什么妖魔鬼怪,抬腳就要踹過去。

  突然,一個毛茸茸的腦袋從坑里探了出來,兩雙眼睛十分尷尬的對峙起來。

  厭秋是被人拎著脖子,從土里揪出來的。她捂住自己的臉,感覺自己幾百年的面子都要丟完了。

  呼吸、體溫、影子……還有那雙賊溜溜的眼睛,白皙的臉頰沾著的泥,任圖南氣笑了。

  “我說我是不小心掉到這里來的,你信嗎?”厭秋縮了縮脖子,對方氣場好強大,區區人類怎么比地府里的夜叉還嚇人。

  任圖南抱xiong斜睨,眼神凌厲、目露兇光:“說吧,坦白從寬。”

  虧他愧疚的差點以死謝罪,這臭丫頭居然在這旮旯里貓著!她到底是怎么穿過警隊的后墻,又神奇的摸到靶場,還躲在土丘里的!

  “就你這小身板,在這里玩盜墓嗎?”任圖南覺得匪夷所思,現在的孩子腦子都有洞吧。他瞅著這地兒也不像什么風水寶地,怎么就能平白無故挖出個丫頭片子呢?

  厭秋假裝聽不到對方的冷嘲熱諷,安分守己的瑟縮著脖子,眼睛滴溜溜打轉。

  “行了,編不出來就甭編了,跟我來。”任圖南黑沉著一張臉,眼神掠過她ChiLuo的腳上,微微擰眉。
  飛鹿言情網 www.lhabya.com 歡迎廣大書友光臨閱讀,最新、最快、最火的連載作品盡在飛鹿小說網!

過年看書天天樂-瘋狂充值-瘋狂消費吧,充100贈500VIP點卷! 立即搶充(活動時間:2月4日到2月19日)
上一章  回目錄  閱讀下一章
(按左右鍵翻頁)
九尾妖妻:晚安,警官大人書評:
北京秒速赛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