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ption id="a0mgc"><wbr id="a0mgc"></wbr></option><center id="a0mgc"></center>
<center id="a0mgc"></center>
<noscript id="a0mgc"></noscript>
<noscript id="a0mgc"><acronym id="a0mgc"></acronym></noscript>
<center id="a0mgc"></center>
<code id="a0mgc"></code>
<center id="a0mgc"></center>
<center id="a0mgc"><tr id="a0mgc"></tr></center>
<center id="a0mgc"></center>
<tt id="a0mgc"><code id="a0mgc"></code></tt>
<center id="a0mgc"><wbr id="a0mgc"></wbr></center>
<center id="a0mgc"><wbr id="a0mgc"></wbr></center>
<noscript id="a0mgc"></noscript><option id="a0mgc"><tr id="a0mgc"></tr></option>
<noscript id="a0mgc"><tr id="a0mgc"></tr></noscript>
<center id="a0mgc"></center>
<noscript id="a0mgc"></noscript>

飛鹿言情小說網

失身了,渣女! 他成了生日禮物

小說:失身了,渣女!  作者:小機靈  回目錄  舉報
  好幾天沒見到顧九尋,聽說他去了北京出差,景慕覺得有些寂.寞,連健身房也不想去了。

  之前買了一個漸變色玻璃杯,她給自己倒了一杯起泡酒,剛躺上沙發,難得癱在家里看老電影的時候,接到了江莞的電話。

  “在干嘛呢慕慕?”咋咋呼呼的聲音傳過來,背景聲音吵得不行,混合著電音和尖叫。

  “你在哪啊好吵,我都聽不太清你說話…在家看電影敷面膜啊,還能干嘛。”景慕懶懶散散地回,前幾天斗志昂揚的那種精神氣兒一消而散。果然精神支柱顧九尋不在,生活好沒有意思哦。

  江莞夸張大叫,“今兒這日子,不應該啊,誒,來來來,出來浪,不要在家呆著了,我在公司附近那個秘果酒吧等你。有!帥!哥!包你滿意哈哈哈哈。”

  景慕眼睛一亮,挑眉一想,萬一碰到新的帥哥,趁著顧九尋不在獵個艷。

  于是挑了件黑色抹xiong連衣裙穿上,裙擺剛剛過大腿,黑裙更襯得四肢白得發亮,顯得又SeQing又FengQing。快速化好妝,蹬上高跟鞋就出了門。

  秘果酒吧離公司很近,所以成了同事們頻繁的聚集點,一路進去,熟人無數。

  “祝,慕慕生日快樂!!!”剛進門,就聽到江莞拿著話筒大喊,哦,原來是另一個景慕的生日,難怪了,景慕感覺到莫名的感動。

  “謝謝大家。”景慕真誠的說,眼眶有些微微shi潤。穿越過來后,以前的朋友都不再來往了,在一座沒有父母和朋友的城市,這幫同事讓她覺得很溫暖貼心。

  “誒,先別忙著感動!有禮物哦!”大家將景慕圍在中間尖叫起哄。

  房門打開,一個巨大的盒子推了進來,景慕很疑惑這么大的盒子里能裝下什么就是江莞電話里說的帥哥?

  同事們還在拍手齊聲造氣氛,“拆開!拆開!拆開!”

  景慕顫顫抖抖的拉開蝴蝶結,盒子沒了綁帶支撐一下子散開來,一個黑色的身影迅速站起,一張熟悉的臉閃過,抱住了她。

  耳邊響起清冷又熟悉的聲音,“生日快樂。”

  江莞很是識趣地把大家趕過去喝酒,“同志們,讓我們留給慕慕和她的禮物一點單獨的空間OK?”大家嬉笑著一臉“我懂得”表情又散開來。

  顧九尋?他怎么在這里誒,不對,他怎么成了禮物了?

  顧九尋終于放開了她,景慕臉漲得通紅,不知道是熱的,還是羞的。

  她笑得明艷,“他們怎么說服你鉆到箱子里去的?”

  顧九尋看著她臉上精彩紛呈的表情,覺得這一折騰倒是沒有白費,挑了挑眉,平靜的接話,“江莞說你最想要的禮物就是我,希望我配合。”

  “江莞怎么還有你電話?”

  “沈清給的。”言簡意賅。

  沈總?江莞這個大zuiba,那她對于顧九尋的ChuiXian豈不是人盡皆知了嗎。

  一向喜歡調戲的景慕此刻倒是沒了底氣,真是被打的措手不及啊。

  “誒?你不是在北京出差…怎么…”

  “我難不成要在北京出一輩子差,不回來了?”顧九尋輕笑。

  “也是…顧律師,你不在的這幾天,我很想你呢。“景慕拿起杯子喝了一大口JackDaniel,恢復調戲本性。“而且,我昨晚夢到你了。”

  顧九尋聲音低沉,比往常更沉的語氣,蘊含著意味不明的情緒,“哦,夢到,什么。”

  她停頓了幾秒。“是ChunMeng哦。在我家,你把我吃干抹凈了。”

  “夢里的事情,你怎么一副要我負責的表情?”顧九尋舌尖兒頂了頂后槽牙,眼神變得有些侵略。

  景慕媚眼如絲望著他,“明明是,一副向往得不得了的表情,顧律師,你應該感到榮幸,我的生日愿望就是,“她踮起腳,在他耳邊低語,氣息軟的發癢,”睡,到,你。”

  顧九尋沒有接話,shen.出手順勢捏了捏她的臉,眼神有些危險。

  酒保正好推門而入,“今天本店贈送壽星三瓶洋酒,祝壽星生日快樂。”

  “哇,謝謝,顧九尋,我們倆喝酒吧。”白來的總是特別開心,景慕拉過顧九尋的手,順勢坐在包廂的角落。

  眾人紛紛不滿,“壽星怎么回事啊,就把三瓶酒私吞了!”

  “怎么著?也分我們一瓶唄。”

  “就是,我們也要喝!!!”

  最不滿的就是江莞,“慕慕你不要忘了是誰給你攛掇這個生日趴的?!”

  景慕趕緊拿了兩瓶塞住眾人的zui,這幫人真是太可怕了。

  她其實不太清楚自己酒量如何,跟顧九尋玩兒骰子,她老輸。

  畢竟四十多度的洋酒純喝,一會兒就感覺到微醺,整個人都變得更加黏糊起來。她歪歪斜斜地倒在顧九尋肩上,三分喝醉,七分故意。

  “不行,我們要換個游戲,玩骰子我不擅長。”景慕嘟嘟囔囔,帶有醉意的聲音一半撒嬌,一半撩.人。顧九尋覺得可愛,又忍不住上手捏了捏臉。

  他整個人仍然呈現非常清醒的狀態,大約就喝了兩杯潤潤喉。

  今晚的他心思放得很開,整個人也呈現出非常放松的狀態,他松松的將手臂環在景慕背后的椅背上,遠遠的看過去,放肆又曖.昧。領口的兩顆紐扣因為發熱已經被解開,在昏暗的房間里肆意的釋放著荷爾蒙。

  景慕不知道從哪里掏出一盒撲克,“我們來,簡單粗暴的,翻撲克牌,比點數大小,怎么樣?”

  “慕慕,你是想把我灌醉嗎?”顧九尋俯身靠近,聲音沙沙的從心尖兒劃過,帶著慣有的輕笑。

  景慕渾身雞皮疙瘩都快起來了。他叫她慕慕誒,曾經無數的人這樣叫過她,但是她覺得,這一聲,是聽過的最好聽的,最su^麻的,最動人的,最…找不到形容詞了。

  反正她醉了,醉倒在顧九尋的聲音里,醉倒在顧九尋的眼睛里。

  她癡癡地望著他,zuiba微微嘟起,“還不定誰醉呢,但是不重要,要的就是一個酒后亂性。”咦,怎么把心里話說出來了。

  顧九尋又笑,他今天怎么那么愛笑啊。

  “來吧,比點數。你是壽星,想玩什么,我都奉陪。”顧九尋語氣寵溺。

  景慕笑得百媚千嬌,“你要是每天都這么聽話就好了,我好喜歡今天的顧九尋哦。”
  飛鹿言情網 www.lhabya.com 歡迎廣大書友光臨閱讀,最新、最快、最火的連載作品盡在飛鹿小說網!
<!--
清明看書天天樂-瘋狂充值-瘋狂消費吧,充100贈500VIP點卷! 立即搶充(活動時間:4月5日到4月7日) -->
上一章  回目錄  閱讀下一章
(按左右鍵翻頁)
失身了,渣女!書評:
暫無讀者還喜歡
北京秒速赛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