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ption id="a0mgc"><wbr id="a0mgc"></wbr></option><center id="a0mgc"></center>
<center id="a0mgc"></center>
<noscript id="a0mgc"></noscript>
<noscript id="a0mgc"><acronym id="a0mgc"></acronym></noscript>
<center id="a0mgc"></center>
<code id="a0mgc"></code>
<center id="a0mgc"></center>
<center id="a0mgc"><tr id="a0mgc"></tr></center>
<center id="a0mgc"></center>
<tt id="a0mgc"><code id="a0mgc"></code></tt>
<center id="a0mgc"><wbr id="a0mgc"></wbr></center>
<center id="a0mgc"><wbr id="a0mgc"></wbr></center>
<noscript id="a0mgc"></noscript><option id="a0mgc"><tr id="a0mgc"></tr></option>
<noscript id="a0mgc"><tr id="a0mgc"></tr></noscript>
<center id="a0mgc"></center>
<noscript id="a0mgc"></noscript>

飛鹿言情小說網

我老爺們是長蟲 第二十六章 白玉飯

小說:我老爺們是長蟲  作者:夏洛蒂  回目錄  舉報
  堂內闌珊等人緊張兮兮的小聲議論,“哎哎,你們聽說了嗎?最近又有賊人行竊。”

  我立刻緊張了,“你說什么?這世道怎么這么不安寧呢。”說完趕緊把窗戶關上,正打算把門也關上,這時候法海拿著刀氣勢洶洶走了進來。

  “掌柜的,有飯嗎?”法海氣喘噓噓。

  我笑臉迎來,“有啊,當然有。”邊說邊給執萃打手勢,執萃趕緊跑到后堂端飯。因為執萃在我的保護之下雖然沒什么妖氣,但是見到法海還是本能地逃避。萬一我的保護能力失效了呢,還是能避開盡量避開的。

  法海看著大家有些不對勁,“你們怎么了。這么早就打烊了嗎?看你們一個個神經兮兮的,是不是窩藏罪犯了?”法海拉開大刀。雖然捉妖不成淪為了捕頭,可是氣勢仍然存在的。

  我立刻握住了法海拿著刀的那只手解釋說,“窩藏罪犯?您這可嚴重了,我們是聽說最近有賊人橫行打算早點關門,不想把賊招進來。”

  這時候執萃端著飯走了進來,看著法海拿著刀心中一顫。以為是來抓自己的,趕緊把飯菜放桌子上,就縮了回來。沒想到菜灑在了桌子上。

  我給了執萃一個眼神,示意執萃到后邊。執萃趕緊跑到了其他人身后。

  法海用眼睛斜視了一下執萃,“看你們一個個緊張兮兮的,不就是一個白玉飯嘛,怎么都嚇成這樣了?”

  執萃聽到這個名字很意外,原來不是來抓自己也安心多了。趕緊又擠到前面來,“白玉飯?幾年前聽說過白玉湯,今怎能又來個白玉飯那!”

  法海道,“這個白玉飯,是白玉湯的弟弟。”

  執萃暗忖,“不知道哪來這個冒牌貨,這白玉湯啥時候有的弟弟,江湖中出現這種事我怎么能不知道呢。”執萃雖說隨了我的心愿安心和我過平凡的日子,可是江湖上的事他還是一清二楚從不糊涂。這些我都沒有責備過他,全當成他的個人愛好了之。

  法海道,“據說這白玉飯那,江湖人稱盜仙。他來無影去無蹤,總是偷盜飯食,而且殺人于無形啊。”

  執萃啪地拍了一下桌子,“不可能,盜仙怎么可能殺人呢!”

  法海驚訝問道,“難道你認識他?”

  執萃感知自己說漏了嘴,趕緊說。“不,不認識。人家是盜仙,我是小跑堂的。怎么能認識呢?我只是聽說盜亦有道,只是偷東西,不會殺人的。”

  法海神秘的樣子,“那可沒準了,這個盜仙非同一般那!沒準今天就來偷你們家了,就在昨天偷了老張頭家一捆大蔥,前天偷了二十斤白面。大前天偷了三十斤大米呀。”

  槐叔笑道,“這是盜仙那,還是驢呀!”

  執萃笑道,“哈哈哈,這盜仙的智商也沒誰了,偷點啥不好。”邊說邊搖頭。

  另一邊法海正說的起勁,“話說這白玉飯那,確實與其他賊不同啊。他說三更來取,就不會四更,準時的很!”

  我震驚,“真有此人那!”

  法海繼續道,“那日,他說三更來取桌上的五個土豆,可是還差一刻就三更了,就是沒個動靜。大家都誤以為他不會來了。就在這時只聽夜空中一生大笑,回頭再看桌上的五個土豆,消失了!”

  執拗本在旁邊玩耍,聽法海這么一說張著大嘴,“果真神奇!”

  執萃搖頭,“扇乎這半天,就偷五個土豆,不夠費勁的。”

  闌珊問到,“那你這白玉飯抓到了嗎?”

  法海意味深長地喝了口茶,“哎,還是沒抓到。這不是來你們這尋找線索了嗎?”

  我一聽尋找線索也跟著緊張起來,“來干啥,尋找線索,我們這哪有什么線索啊?”

  法海見我,“你們家食材不是多嗎?盜賊偷到你們家的幾率高啊!”

  法海喝了一口茶,然后跑到了門口逢人便截住。

  “你,到這干嘛來了。”

  客人,“啊!吃飯那!”

  法海自己端詳了一下那客人,“看你鬼鬼祟祟不像什么好定西。走!跟我去趟衙門。”

  那客人聽話,撒腿就跑。

  我急切地拉住法海,“法海,有你這么查案的嗎?我的生意還做不做啦?”

  法海大聲道,“不要打擾本捕頭辦案!”

  堂內一客人吃完飯,放下碗筷,剛想走。法海又拿個大刀攔住了,“說,你是不是白玉飯。”

  客人,“不是不是。”趕緊跑開了。

  隨后,屋里的客人也都紛紛跑開了。

  法海吃力攔截,“都站住,本捕頭還沒查完案呢,誰讓你們走的?”看來這法海捉妖卻是有些本事,可是這斷案的能力就不大好說了。

  飛盧小說網 b.faloo.com 歡迎廣大書友光臨閱讀,最新、最快、最火的連載作品盡在飛盧小說網!,
上一章  回目錄  閱讀下一章
(按左右鍵翻頁)
我老爺們是長蟲書評:
北京秒速赛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