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ption id="a0mgc"><wbr id="a0mgc"></wbr></option><center id="a0mgc"></center>
<center id="a0mgc"></center>
<noscript id="a0mgc"></noscript>
<noscript id="a0mgc"><acronym id="a0mgc"></acronym></noscript>
<center id="a0mgc"></center>
<code id="a0mgc"></code>
<center id="a0mgc"></center>
<center id="a0mgc"><tr id="a0mgc"></tr></center>
<center id="a0mgc"></center>
<tt id="a0mgc"><code id="a0mgc"></code></tt>
<center id="a0mgc"><wbr id="a0mgc"></wbr></center>
<center id="a0mgc"><wbr id="a0mgc"></wbr></center>
<noscript id="a0mgc"></noscript><option id="a0mgc"><tr id="a0mgc"></tr></option>
<noscript id="a0mgc"><tr id="a0mgc"></tr></noscript>
<center id="a0mgc"></center>
<noscript id="a0mgc"></noscript>

飛鹿言情小說網

我老爺們是長蟲 第二十二章

小說:我老爺們是長蟲  作者:夏洛蒂  回目錄  舉報
  學堂內,林小沖正跟他的好朋友楊早小聲說執拗的事。“哎哎!楊早你猜我昨天看見什么了?”楊早向來是個好打探事的人。班里的大事小事多一半都是他傳播的。一楊早一看林小沖的表情就知道這肯定是個秘密,好奇道。“你快說,到底怎么了。”

  “就昨天早上上學的路上,我撿到了執拗的襪子。后來呢,又從他腳后跟看到另外一條,你說可笑不,哈哈哈。”

  楊早聽了也不敢笑出聲來,捂著嘴口水差點噴了出來。“真的假的啊?這也太狼狽了。難道她沒穿襪子嗎?”林小沖鄭重其事道,“我當時仔細觀察了一下,穿了。”

  其他幾個同學看他倆議論的熱鬧,趕緊圍了上來。“你們說什么呢,我們也聽聽。”大家議論紛紛。

  這時候執拗走了過來,聽到他們議論大聲喊道。“你們干什么那!不好好學習。”說完大家紛紛散去。

  執拗拉過楊早,“林,小沖跟你說什么了?”

  楊早弱弱回答,“沒說什么。”

  執拗憤憤對楊早說,“不管他說什么,都是污蔑。我跟林小沖素來有仇,你也不是不知道。”

  楊早連連回答,“知道知道,我不會信的。”

  楊早的流言雖然止住了,各處依然議論紛紛。執拗尷尬至極痛苦難耐,只好找到罪魁禍首林小沖。

  “林小沖,你到底想怎么樣。”

  林小沖安安穩穩坐在課桌旁,“我也沒想怎么著,想想昔日你是如何對我的,我現在就如何對你唄!”

  執拗氣急敗壞,不得不服軟。“算我求你了不行嗎?以前都是我的錯,您大人有大量,別為難我了好不好。”

  可是林小沖還是默默不語。

  執拗明白了林小沖的意思。“你開條件吧!你要怎樣?”

  林小沖笑道,“這就對了嘛!”

  林執拗氣沖沖地說,“你快說,再磨蹭我就后悔了。”執拗雖然是輸家可氣勢一點不減。把林小沖嚇得不敢再笑。

  林小沖清了清嗓子,“我要現金十文,怎么樣?不多吧!”

  執拗激動到,“十文?你瘋了吧!”

  林小沖繼續道,“就十文,沒商量!沒要你二十文就不錯了。”林小沖堅持意見。

  執拗無奈只好答應,“好吧,給你,一定給你。”

  執拗嘴里答應的簡單,可是心里確發了愁。自言自語:“這錢到底怎么辦呢?跟嫂子要嘛,肯定會罵死我的。哎……”

  回到家,吃完飯。我關切執拗,做了一份執拗最愛的黃燜雞。“執拗,來,雞腿給你吃。”說完夾了雞腿給執拗吃。可是執拗楞楞地,眼神也不動。

  我用手在執拗眼前晃來晃去,“執拗你這是怎么了?有心事啊?”

  執拗醒過神來連忙否定,“沒事,沒事!我能有什么心事啊。”說完專心啃著雞腿,“這雞腿真香。”

  我這才放心,吃起飯來。

  飯后,執拗在院子里轉來轉去。嘴里叨叨著,“到底想個什么辦法弄那十文錢呢?”執拗撓頭,突然想出來一個好主意。“我可以去找智多星闌珊幫忙。”說完,趕緊跑去找闌珊。

  闌珊見執拗來就知道又有事需要幫忙了,“說吧!什么事?”

  執拗笑嘻嘻地說,“闌珊姐姐,我缺錢了。”

  闌珊感覺事情不秒,“我可沒錢,別想找我借。”

  執拗慌忙擺手,“不是的闌珊,我不是找你借錢的,要借你也得有啊。”

  闌珊語塞,執拗繼續道。“你不是鬼點子多嘛!我想請你幫幫忙,到底怎樣才能弄到錢。”

  闌珊這才醒悟,“你要錢干嘛?是不是又在學校惹事了?”執拗嚇得直跺腳。闌珊繼續道,“再有這事就直接說嘛,干嘛遮遮掩掩的。”

  執拗拍了闌珊肩膀,“這才是兄弟嘛!大哥,你說怎么辦。掙來的錢,咱五五分。”

  闌珊跟執拗擊了一下掌。“成交!”兩人因此成為了生死之交。

  闌珊拉著執拗走道自己身旁。“執拗,我告訴你一句話你千萬要學會。有了這句話,你就能掙好多錢。”

  執拗眼神凝重,“有這好事?那你為什么一直這么窮呢?”說的闌珊接不出話來“那個,只有小孩子才管用,大人不管用啦。”

  執拗繼續附耳傾聽,“到底哪句話,你快說。”闌珊見執拗失了借備之心趕緊說,“那就話就是“我知道真相啦”你記住,逢人便這句話。你肯定能掙到大錢。能記住嗎?”

  執拗雖然不懂什么意思,但是深深點了點頭。“我記住了。”

  闌珊繼續道,“一會,不管你遇到誰,一定要說這句話,記住了嗎?”執拗點點頭,“記住了!”

  堂內,我真正給客人倒茶。執拗游魂一樣走了過來,“我知道真相了。”我聽了趕緊拉著執拗到一邊去,心想:莫不是少給執萃工錢被執拗發現了。回過頭來問執拗:“你是怎么知道的啊?你可千萬不要告訴你哥哥啊。”

  執拗撓著頭傻笑,心想:這招確實管用。隨后對我說,“那樣吧,你給我五文錢。我保證不說出去。”

  我抬手便要打,執拗激靈大喊:“大哥,我有事跟你說。”我趕緊捂住執拗嘴巴,“好了,別喊啦。我給你,你隨我來。”我給了執拗五文錢憤憤而去。

  執拗拿著錢,唱著歌。“下一個該是誰呢?”

  正巧遇到了執萃,執萃肩膀上拿著抹布急著去崔李大嘴上菜。“李大嘴呀!客人著急呢,你那溜肥腸到底好沒好啊?”

  槐叔抹了抹頭上的汗,“馬上!”

  執拗走到執萃跟前,“我已經知道真相了。”說完要走,執萃重復我的動作,趕緊拉住了執拗。心想:莫不是我再外面偷偷用法術的事被執拗看見啦?回過頭來對執拗說:“小祖宗啊,你可千萬不要對你嫂子說啊,他會扒了我的皮的。”

  執拗聽完,心里甚是歡喜。“你給我五文錢吧,我一定不會說出去的。”

  執萃無奈,只好從拿出錢袋子給了執拗五文錢。執拗蹦蹦跳跳離開了,心里算計著下一個要去騙誰。心想:這些大人們,不知道腦袋里都裝著什么?看來每個人都有秘密,這樣的話我還能多掙點錢去買零食。下一個去找槐叔吧!那家伙更好騙。想完自己還偷偷笑出了聲。

  此時槐叔正在柜上算賬,“三三得九,二五一十,三五一十五……”

  執拗走了過來,“我已經知道真相了。”

  槐叔這邊賬還沒算完,“四五二十,五五二十五……”

  執拗見槐叔不做聲,大聲喊道。“我已經知道真相啦!”

  槐叔還是算賬,“五七三十四,五九六十……真相,什么真相。你是說真相!”槐叔的賬已經算不清楚了。環顧四周,見沒有人。就拉著執拗,“執拗呀,你可別說出去啊!我沒騙你麻婆,我掙了錢,就會給她買房子的。”

  執拗暗暗高興,“又一個上當的。”還沒等槐叔張嘴,執拗自己提出了條件,“你給我五文錢,我不會告訴麻婆的。”

  槐叔愁眉不展,“執拗呀,我真的缺錢那,兩文行不行?”執拗心想:反正十文錢已經賺夠了,兩文也接受吧。“好吧,看著你缺錢的份上,兩文就兩文。”

  槐叔拿了錢給執拗。執拗又蹦蹦跳跳唱著歌走到了后院,看見了闌珊。闌珊道,“看你得意的樣子,錢是不是掙到了?”

  執拗點點頭,“正想跟你說呢,你的方法太好用了。后面還有兩個人,你等我啊,一會就回來,等我回來一定好好謝謝你。”

  執拗剛要走,就被闌珊叫住了。“你還是別去了,差不多就得了,你需要的錢不是夠了嗎?”

  執拗回答,“夠是夠了,可是還能多掙啊?越多越好啦。”

  闌珊想再次阻攔執拗,可是沒有成功。此時的執拗已經停不下來了。

  執拗走麻婆房間,此時麻婆正在修補槐叔破了的衣裳子。執拗張開就說,“我已經知道真相了。”

  麻婆不緊不慢地干著活,瞟了執拗一眼。“你知道什么真相啊?”

  執拗有些緊張了,“就你的秘密我都知道。”

  可是麻婆并不理會,繼續做積極的事情。“你說說,我聽聽唄。”

  執拗無言以對,“哎!算了,不跟你說了。”

  麻婆扔下了手里的衣裳,“算了!豈能算了。就你那點小伎倆,信不信我告訴掌柜的去。”

  執拗氣急,“你是怎么知道的,是不是偷聽我和闌珊說話了?”

  麻婆冷笑,“偷聽?我就坐在房間里,直接聽到了。”

  執拗趕緊一臉堆笑,“我的好麻婆你饒了我吧,我再也不敢了。你如果饒了我,我可以告訴你一個關于槐叔的秘密。”

  麻婆一聽,也動心了。“那你說,我聽聽。”

  執拗這才說,“秀才嘴上答應給你買房子,其實他根本沒錢。”

  沒想到的事,麻婆竟然非常淡定。“就這事啊,其實我都知道。”

  執拗一驚,“原來你知道啊!”

  麻婆淡定的說,“這個我早就知道,這是槐叔的一個善意的謊言。我跟他過了這么多年都沒有一個獨立的住處,我早已看透了一切。”

  執拗有些不懂,“善意的?”

  麻婆繼續道,“對,謊言有善意和惡意。槐叔的是善意,而你的……”

  執拗低著頭,“我明白了……”

  飛盧小說網 b.faloo.com 歡迎廣大書友光臨閱讀,最新、最快、最火的連載作品盡在飛盧小說網!,
上一章  回目錄  閱讀下一章
(按左右鍵翻頁)
我老爺們是長蟲書評:
北京秒速赛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