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ption id="a0mgc"><wbr id="a0mgc"></wbr></option><center id="a0mgc"></center>
<center id="a0mgc"></center>
<noscript id="a0mgc"></noscript>
<noscript id="a0mgc"><acronym id="a0mgc"></acronym></noscript>
<center id="a0mgc"></center>
<code id="a0mgc"></code>
<center id="a0mgc"></center>
<center id="a0mgc"><tr id="a0mgc"></tr></center>
<center id="a0mgc"></center>
<tt id="a0mgc"><code id="a0mgc"></code></tt>
<center id="a0mgc"><wbr id="a0mgc"></wbr></center>
<center id="a0mgc"><wbr id="a0mgc"></wbr></center>
<noscript id="a0mgc"></noscript><option id="a0mgc"><tr id="a0mgc"></tr></option>
<noscript id="a0mgc"><tr id="a0mgc"></tr></noscript>
<center id="a0mgc"></center>
<noscript id="a0mgc"></noscript>

飛鹿言情小說網

結婚證 13親密過后

小說:結婚證  作者:寒武  回目錄  舉報
結婚證:13親密過后
  咚咚咚咚,門外的敲門聲將文靜從睡夢中拉醒,文靜睜開眼睛,發現自己什么也沒穿,躺在了chuang上,程序卻沒有在身邊,也沒有在沙發上,文靜摸著頭回憶昨天的消魂一夜。zui角忍不住的笑了起來。

  咚咚的敲門聲再次響起:“文靜,你起chuang了嗎?

  文靜聽出了母親的聲音,她趕緊將衣服穿好,去開門,父母早已經收拾好了,在客廳等待,沒一會,程序也開門回來了,帶回了早餐,文靜的父母看見這樣的女婿很是為自己的女兒高興,一家人歡歡樂樂的吃早餐。

  程序和文靜將父母送到了車站,臨別前程序還給文靜的父母準備了一大堆禮品,讓他們帶回去,父母直夸文靜的眼光好,找了個這么懂事的女婿。

  程序何嘗不是把他們當成自己的父母一樣去對待,對于他從小在爺爺身邊長大的孩子來說,父母在他小時候的記憶里是模糊的。

  文父:“以后逢年過節就回家來看看,不用事事都聽老婆的話”

  程序:“哎,好的,有空就回去看你們,沒空也要的空去看你們”

  文父:‘這話我愛聽,那我們走了,你們回去吧,路上開慢點”

  送別的父母,文靜回到程序的車里,在車上文靜一句話都沒說,她不知道要說什么,有點不好意思去面對,昨天晚上的事,雖然有點模糊,但它真實發生了。

  程序看她一路上不發一言:“我還以為你會謝謝我呢”

  文靜:‘謝謝你?謝什么?”

  程序笑笑:“沒什么,也不用,都是一家人了,呵呵,我也是笨”

  文靜聽到他說一家人,心里早已經樂開了花,這才幾天的功夫,莫名的多了個小鮮ròu的老公,雖然有日記本和結婚證為證,可是對她來說,這個人就是個陌生人,或者說是剛剛認識的,他是很迷.人,可也讓文靜感到有點不可思議,但仔細回想,自己好像也沒什么損失,最多也就失個色而已,但這也是她自己也想要的。

  文靜:“等會你送我回家吧,我想去家里找找日記本”

  程序:“不急,你先去我家找找看吧,我其實也沒找得很仔細,你們女人比較細,你找找看,順便看看那個房子里有沒有什么機關,暗格之類的,要是能找到什么蛛絲馬跡那也好。”

  文靜:“也行,有你和我一起找,我怎么感覺好像尋寶一樣”

  程序:“你尋吧,我等會還有點事要先去處理一下。公事”

  文靜一聽到公事,心里,他還會有公事,但轉念一想,他家大業大,有些公事那很正常就沒多問:“哦,那好吧,我先找找看。你先忙你的,這幾天謝謝你照顧我父母”

  程序:終于聽到你說謝謝了”

  文靜沒有回他,只是一笑報之,獨自回到程序的家里,文靜先是來在程序的房間,看著凌亂的chuang上,文靜才想起早上走得太急,還沒有整理,她著手著整理了一下被子,卻在被子下看到一個紅點,文靜以為是弄臟了,湊進一看,真是一個紅點,聞了一下,不像是油漆,倒向是血,文靜心想,怎么會是血呢,她這才脫下自己的內內,內內上也有一個紅點,這是自己的血?

  文靜一時楞住了,拉著被子坐到chuang上,仔細回想:“我還是個處女?可我以前也交往過對像啊,不應該啊。文靜再次確認一下自己的下面,確確實實是從下來流出來的,再一想自己的經期時間,已經都過了一個多星期了,不可能是它來了。

  這一切不太現實,她回想自己曾經交往過的男友們,確確實實也有嘗過禁果的味道,可那為什么會出現這個紅點呢?難不成是別的傷流出來的,她脫下身上所以有衣物,對著大鏡子仔細的查看,全身上下沒有一點傷。文靜,百思不得其解,顧不及想這些了,她現在的頭更大了,滿腦的問號,這時她想到了醫院,去醫院做一個檢查不就什么都知道了嗎?順便做一個全身檢查。

  文靜打著車就來到了醫院做了一回全身的檢查。

  回到家,文靜已經累得不行了,她回想著昨晚的日記里內容,多美好的艷遇啊,自己怎么就不記得了呢?莫非自己真的失憶了,X光和CT,都證明的她的腦袋確實有過撞擊,但是已經沒事了,只是還需要進一步的診斷,需要明天再去做一個全面的檢查。

  文靜在想,為什么自己不記得自己住過醫院,而且這件事,連自己的父母都不知道。文靜又開始翻箱起來,她將自己所有能見到文字的書籍或哪怕是一張紙都找遍了,也沒有,她拿著自己的護照戶口本,看了半天,戶口本是自己讀大學的時候遷過來的,至于什么時候和程序合成一個真心是想不起來了。難不成自己真的要像電視劇里的演的一樣,再進行一次撞擊才有可能會想起過去的事來,這萬一撞不好,把自己給撞到天堂去,太不劃算了。

  手機鈴聲響起,是程序打來的:“你怎么看起來沒精神,是不是沒找到?”

  文靜:“什么發現都沒有,今天累死了,明天還要去醫院做個全身檢查”

  程序:“檢查?什么檢查,你怎么了,哪里不舒服嗎?”

  對于程序的關心,文靜覺得心里暖暖的,但是她感覺自己說了不應該說的事,文靜這才想起來早上發現的那一滴血,其實不止一滴,但她又不好意思說,醫生只是和她說需要進一步檢查化驗,還沒有得到進一步的結論。:“我去醫院檢查了一下頭,確實有過撞擊的,醫生說我失憶是有可能有過的,明天還要再去一趟醫院。對了,你今天去辦事,辦得順利嗎?”

  程序:“很順利,這不重要,你身體健康才是最重要的,我明天陪你去醫院”

  文靜:“不用不用,我明天是去檢查婦科,你個大男人去不合適,不用了,我自己去吧,你有事就去忙,沒事就在家呆著,這么熱的天,別到處亂跑了,我自己去就行了”

  程序“哎,陪老婆重要,雖然我之前調戲你稱你老婆,,但我現在就可以告訴你,我是真心調戲你的,你看窗外”

  文靜看著對面的窗戶,程序的房間并沒有亮著

  程序:“往下看”

  只見窗外升起了一個愛心款式的汽球,正好繩子的長度飄到文靜的窗外。

  程序:“我知道這樣做很幼稚,但是我覺得這是我向你表白的方式,希望你喜歡”

  文靜仿佛又回到了學生時代,年輕的時候:“我喜歡你的幼稚,真的喜歡”文靜shen手將汽球拿了進來,汽球的繩子上還綁了一張小紙條,輕輕打開,上面寫著:你的笑容,一直刻在我的腦海里,當我再一次看見它的時候,就算失去了記憶,這個笑容它永遠也無法抹去。謝謝你讓我找回你,愛你。

  文靜:“好ròu麻”

  程序:“我也覺得ròu麻,但是我想你了,跟我回家吧”

  文靜:“我------

  程序:“別我了,無論回憶它回得來回不來,我都不在呼,我只想珍惜現在的你,和將來的你”

  文靜:“可是我,”

  程序:“也別可以,更不要找任何借口,請珍惜我好嗎?”

  文靜笑笑:“好吧,除非你一分鐘之內上來,出現在我面前,我就跟你回去”

  程序:“兩分鐘可不可以?”

  文靜:“不行,就一分鐘”

  程序:“一分鐘就算了”

  文靜:“你,那好吧,兩分鐘,只給你兩分鐘哦”

  程序:“不要,我一分鐘也不要”

  文靜:“你什么意思”

  程序:“我一分鐘都不想等了,對不起,請你轉身”

  文靜這一轉身,就看見程序氣喘息息的站在了門外深情的望著她。

  文靜已經不想去想那么多了,高興的沖了過去,樸到了程序的懷里:“你好討厭,嚇死我了,我以為你放棄了,不要我了”

  程序雖然喘著氣,渾身是汗,但還是將她緊緊的抱住:“我怎么可能舍得放棄你呢,沒有你在我身邊,我形同活尸,沒有靈魂,今天我有多想你,你知道嗎?“

  文靜:‘我知道,我知道”

  程序:“那你想我嗎?”

  文靜:“想你“

  程序親了親它的額頭:“想我就好,走,我們回家”

  二人相擁著緩緩的離開了公寓,文靜的內心是十分竊喜的,可能是昨天晩上的那一層紙被捅破了之后,兩人的親密度迅速升溫,文靜已經完全可以接受被這樣摟在懷里,她的內心無比的暗喜:“老娘今晚又要被上了”

  文靜望著程序滿臉透露即將要沐浴春風的笑容,無比的快樂啊。文靜還是滿喜歡程序渾身上下透露出的那種小SeQing,小曖.昧的味道,已經有許久沒有像這樣淋漓盡致的去享受男性的滋味了,上一個程序正經的讓她壓抑,女人也有需要啊。

  她喜歡程序的輕撫,也享受著他的野蠻,這是原始的動物本能,帶給她的卻是JiQing暢快。事后,文靜在想,這一切都是真的嗎?為什么她總感覺那么不真實?是命運的安排,還是造物主的戲弄?這才短短幾天的光yin,兩個人發展得這么迅速。這種感覺就像風一樣,雖然看不見摸不著,但它真實的存在著,看著已經熟睡的程序臉龐,她輕輕的去撫摸:這是個活生生的人啊。又掐了掐自己,真的沒有在做夢。

  次日,文靜被廚房里的傳來的食香味給喚醒,她shen起了懶腰,這時她感覺下面好像有點奇怪的反應,當她低頭再看次查看的時候,又是一片血紅的,雖然量不多,她還是不明白,她心理想著:自己得了婦科病?以前從來沒有這樣過,還是說昨天程序的動作太野蠻了,自己太投入,所以沒有查覺。很快她又轉念一想,不管了,反正今天還要去醫院拿檢查報告,報告一出來,就什么都知道了。

  程序在廚房的一陣操作,整個房間里無不透露著美食,古人說食色性也,現在真的有食有色,真人性也,文靜已經完全的放開了對程序的戒備之心,她想,她還有什么可以失去的呢?這不就是自己,或者說大多數女人想要的那種生活嗎?家有賢夫,人財兩得,有什么比這更幸福的事呢?沒有了,這已經是全世界最美好的早晨了。

  程序端著一盤剛出鍋的美味,端到文靜面前,用手指夾起一塊,遞到文靜的zui邊:“嘗一塊,試試味道”

  文靜雖然已經不在含羞,但是30多年的文明生活方式還是讓她緊閉著zui:“我還沒刷牙呢”

  程序慢慢湊進,一只手將其抱著,將文靜抱到了餐桌上,吻了下去,兩舌相交,吻完:“沒關系,吃完再去刷,先嘗嘗”

  程序的這種原始,讓文靜很是喜歡,從小到大,父母都告訴自己,要先講衛生,但到了程序這里,一切都是那么無所謂了,她張開zui,接受著程序的美食轟炸,曖.昧的笑容又一次蕩漾在這個房子里。兩個你一口,我一口,就將一盤美食分食而盡,又是一翻qin吻,就是這一翻qin吻,文靜的腦中開始閃現了一個個畫面,也是類似廚房,類似的畫畫,她好像記起了一些美好的畫面,她看著程序投來的深情目光,程序迷死人的笑著:“你想到了什么?”

  文靜:“那你又想到了什么?”

  程序又qin吻了上去:“是不是和我想的一樣?”

  文靜:“不要說話”

  是的文靜也的確想起了什么,那是一個美麗的早晨,國外鄉下,窗外的細雨下了整整一天,窗外霧蒙蒙的,文靜也是這樣坐在餐桌上,吃著程序第一次為她親手做的土地豆片,一片一片的喂食著她。

  她漸漸的想起了一些事來,但是隨著曖.昧早餐的結束,她們的回憶也就到了停止不前了。

  程序收拾著盤子,文靜則在衛生間里洗漱了起來。

  程序:“你今天不是要去醫院嗎?我陪你去吧”

  文靜本想說好,但是一想到早上又遇見那個不規則的血,擔心著自己身體,她又不想讓程序知道,畢竟婦科是女人的禁地,她想等結果出來了,再告訴他:“你送我去就行了,其它我自己辦吧你忙你的吧,這幾天你都在陪我父母,可不能耽誤了你經濟建設”

  程序:“沒關系,我晚一點再去公司也沒事”

  文靜:“還是不用了,我還要做一些檢查,沒那么快,我檢查完了就去找你,婦科都是女人,你一個大男人,在那里很突兀,不方便”

  程序:“那好吧,我送你去,完了馬上給我電話,我去接你”

  文靜:“嗯,完了,我第一時間打電話給你”

  程序將文靜送到了醫院。,文靜目送著他離開。文靜獨自來到到門診室,來到昨天那個接待她的診療室。醫生拿了一大堆的底片,還有診斷報告,文靜看了半天,也沒看懂。但是看醫生的表情好像情況不是很樂觀:“醫生,這上面倒底是怎么說的”

  給文靜看病的是個女醫生:“你結婚了嗎?”

  文靜想了想:“結婚了,這和結沒結婚有什么關系?我只是想知道為什么我下面會流血,今天早上也有。”

  醫生:“那你有孩子了嗎?”

  文靜一聽孩子,感覺越來越不好了:“醫生,你別問這些沒用了行不行,直接告訴我得了什么病”

  醫生:“那我說了,你可要ting住”

  文靜深吸了一口氣:“你說吧,不要這樣一驚一詐的,我都活了30多歲了,沒那么脆弱”

  醫生:“根據報告來看,你很有可能得了ZiGong癌,但是慶幸福是還沒有擴散”

  文靜一聽到是癌,這個字,整個人就楞了,心里想著:怎么可能,自己這么年輕,怎么就得了這個病?是不是最近這一切來得太美了,老天爺想關掉自己的一個門?

  文靜:“癌?不可能吧,是不是拿錯報告了,我這么年輕怎么可能會得癌,而且我也不抽煙不喝酒,沒有什么作息不正常的壞習慣,怎么就會得呢?”

  醫生:“你先別激動,報告上是這樣的寫的,你可以再到別的醫院去復查一下,我們不希望它是真的,大家都是女人,ZiGong意味著女人來說是什么,我們都很清楚,你最好再到別的醫院去復查一下,但是如果復查的結果還是這樣,那我有個建意,不知道你愿意聽嗎?

  文靜冷靜了一下,又吸了一口氣:“好,你說,我聽”

  醫生:“根據報告上說的,你的這個還是良性的,是可以治療的,而且成功的機率還很高”

  文靜一聽可以治療,機率還很高,一下就掃掉了剛剛的yin霾:“嚇死我了,我以為我沒救了,你們醫生真的是,說話說一半嚇死人,那怎么樣弄”

  醫生:“切除整個ZiGong”

  文靜一聽切除整個ZiGong,又楞了:“切除?切除了會怎么樣?”

  醫生:“切除的話,那ZiGong癌就不會擴散了,但是這也存在一定的風險,當然了,切除了以后最不好的就是身體會受影響,不可能再像一個正常的女人一樣了,最重要是”

  文靜見醫生不再往下說就焦急了:“最重要的是什么啊,你不要老是說一半,停一半,說重點”

  醫生:“最重要的,沒有了ZiGong,你不能再懷孕了,所以剛剛我才問你生孩子了沒有”

  這一句,不能再懷孕了,就像一個睛天霹靂霹在了她的頭上,文靜心想,自己才剛剛享受到愛情的開始,怎么就得了這個病,連個結局也不好,這幾天,有美好,有困惑,但總得來說都是美好的,為什么偏偏在自己最得意的時候,老天爺要給她這么一個連自己都想不到的特大{驚喜}

  就在文靜不知所措的時候,這時門外傳來了一個敲門聲。

  飛盧小說網 b.faloo.com 歡迎廣大書友光臨閱讀,最新、最快、最火的連載作品盡在飛盧小說網!,
上一章  回目錄  閱讀下一章
(按左右鍵翻頁)
結婚證書評:
北京秒速赛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