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ption id="a0mgc"><wbr id="a0mgc"></wbr></option><center id="a0mgc"></center>
<center id="a0mgc"></center>
<noscript id="a0mgc"></noscript>
<noscript id="a0mgc"><acronym id="a0mgc"></acronym></noscript>
<center id="a0mgc"></center>
<code id="a0mgc"></code>
<center id="a0mgc"></center>
<center id="a0mgc"><tr id="a0mgc"></tr></center>
<center id="a0mgc"></center>
<tt id="a0mgc"><code id="a0mgc"></code></tt>
<center id="a0mgc"><wbr id="a0mgc"></wbr></center>
<center id="a0mgc"><wbr id="a0mgc"></wbr></center>
<noscript id="a0mgc"></noscript><option id="a0mgc"><tr id="a0mgc"></tr></option>
<noscript id="a0mgc"><tr id="a0mgc"></tr></noscript>
<center id="a0mgc"></center>
<noscript id="a0mgc"></noscript>

飛鹿言情小說網

總裁嬌妻太霸道 第十三章 無辜者

  最終,沈安然還是坐著傅承曄的車回了家。

  因為送沈安然回來,傅承曄也沒有再出去,索性也再家里住下。

  沈安然洗完澡出來,便鉆進了廚房。

  今天去傅家的宴會上,她除了幾口香檳,什么都沒吃,現在早已餓得不行。

  吳媽他們晚上都是不住這里的,所以她打算自己弄點吃的。

  傅承曄雖然不怎么回來,但是沈安然卻每天都會在家,所以廚房冰箱的食物都很齊全。

  不過沈安然不想太麻煩,打算煮碗面吃就好。

  一個人呆在廚房的時候,沈安然鬼使神差的想到了今天和傅允禹的談話,又默默的煮了兩人份的量。

  憑心而說,她ting同情傅承曄的遭遇,一出生就成了私生子,盡管被傅家帶回去做了大少爺,可明顯不管是傅震博還是何蕓,都不太喜歡他。

  但偏偏,他通過自己的能力,得到了傅氏董事會的認可,現在是傅氏的掌權者。

  何蕓視他為眼中釘,傅震博也只是利用他來發展傅氏,家里還有個弟弟虎視眈眈的要跟他爭權。

  傅承曄能做到傅氏的總裁,他的能力和對傅氏的付出是毋庸置疑的,偏偏不被家人體諒和認可。甚至連婚姻,都因為沒能夠按照家里的意思換取更可觀的利益,而被家人不待見。

  只可惜,她卻是被傅承曄傷害的那個,所以,她毫不猶豫的答應了傅允禹的聯盟。

  不過,要得到幫助傅允禹,首先得得到傅承曄的信任。

  沈安然把面端上桌,去了樓上敲響了傅承曄書房的門。

  不過里面卻沒有絲毫動靜,沈安然只好又耐著性子敲了兩下。

  這下,門倒是很快開了,傅承曄也已經洗過澡,他拉著把門,居高臨下的看著沈安然:“你想干嘛?”

  傅承曄現在也算是清楚沈安然的性子,要是沒有事,她是絕對不可能主動來找他的。

  沈安然撇撇zui,“我做了點吃的,看你晚上也沒吃東西,來問問你要不要吃!”

  傅承曄沒有拒絕,他不是會委屈自己的人,晚上沒吃東西,確實也餓了,所以跟沈安然一起坐在了餐桌上。

  沈安然煮了兩碗很簡單的雞蛋面,煎得金燦燦的雞蛋,搭配著幾片青菜放在碗里,看著還ting有食欲。

  這和傅承曄平時吃的東西,相差甚遠,絕對算得上簡陋,但偏偏,有幾分家的感覺。

  在他印象中,還是他很小的時候,和自己親生母親在一起,才吃過這樣的面。

  沈安然不知道他在想什么,見他盯著面遲遲沒有動手,也不理會,只顧著跟自己碗里的面奮斗。

  她并不想對傅承曄表現得太過關心,以他們倆的關系狀況,傅承曄用腳趾頭想都能知道不對勁,索性根本就不管他。

  好在傅承曄只是呆了一會,便動起筷子來。

  其實沈安然做的面,跟傅承曄小時候吃過的似乎并不是一個味道,但是他也不記得小時候吃的到底是什么樣的了,卻還十分懷念這樣的感覺。

  傅家,根本不會有人為他做這么一碗面。

  沈安然先他一步吃完,見他吃得認真,看了一會,也沒找到合適的話題,最后干巴巴的開口,“吃完就放到廚房吧,明天吳嫂會洗的!”

  說完,沈安然先端著自己的碗進了廚房,再出來就直接回了樓上房間。

  全程,傅承曄都只認真的在吃自己的面,根本沒有為了她分半點神。

  沈安然回到房間,關上房門,沒忍住癟zui:“真是白眼狼,連句謝謝都沒有。”

  采訪傅承曄的稿子,被沈安然修稿潤色后,終于得到了顧溫言的肯定,并定下了出刊日期。

  為此顧溫言專門召開了小會議室,表揚了沈安然。那些原本等著看沈安然笑話的人,幾乎被驚掉下巴,沒想到她真的能做到。

  經過這一遭,顧溫言早先對沈安然的那點意見也煙消云散,甚至打算把她培養成報社的一把手。

  工作保住了,沈安然自然也輕松了不少,接下來就是要想辦法解決自己的私人問題了。

  傅承曄那個人,她是越早離開約好,雖然答應了可以和傅允禹合作,但是,不到必要的情況下,她并不想參合到他們的家產爭奪當中去。

  傅氏集團

  傅承曄坐在辦公椅上,閉著眼睛小憩。

  辦公桌前,助理東平正在匯報工作。

  “這么說,那天晚上,算計我的是沈岸,不是沈安然?”

  聽到關于那晚調查的結果,傅承曄睜開一雙犀利的眼眸,緊緊盯著東平。

  東平打了個寒顫,硬著頭皮又重復了一次,“是的,根據調查發現,沈岸是在知道了沈念念小姐車禍身亡后,攔截了沈小姐出事的消息,臨時做的決定。那天夫人和你一樣喝了加料的東西,她在進那間房之前,并不知道那是你的臨時休息室。而這個房間,是沈岸訂的,夫人也是被葉池宇給送進房的,在此之前夫人跟葉池宇的感情一直不錯,兩人最近也在商量訂婚。”

  “呵,感情不錯,還能把自己未婚妻送到別的男人的chuang上?”傅承曄嘲諷的一笑,他有些不能相信,那晚的一切居然跟沈安然無關,她竟然也是一個無辜的受害者。

  傅承曄還記得,那天他中了藥,原本想在休息室里洗個澡冷靜一下,再等醫生過來。可沒想到的是,醫生沒等來,等來的是突然闖進浴^室的沈安然。

  那時候他已經有些神志不清,分不清現實還是虛幻,看著和沈念念有幾分相似的臉,便把她當作了沈念念。他只記得,沈安然自己也很熱情主動,所以認為她是故意勾引自己。

  后來,傅承曄的藥效散去,發現自己身下的人是她,恨不得差點掐死她。而她也作出一副傷心欲絕,苦苦求饒的姿態,被傅承曄認為一切都是演戲。

  現在看來,那天她的模樣,倒也不像作假。

  傅承曄閉了閉眼,他還以為那只是沈安然為了求生裝出來的。

  后來,醫生沒等來,等來的是找女朋友和女兒的葉池宇和沈岸。
  飛鹿言情網 www.lhabya.com 歡迎廣大書友光臨閱讀,最新、最快、最火的連載作品盡在飛鹿小說網!

過年看書天天樂-瘋狂充值-瘋狂消費吧,充100贈500VIP點卷! 立即搶充(活動時間:2月4日到2月19日)
上一章  回目錄  閱讀下一章
(按左右鍵翻頁)
總裁嬌妻太霸道書評:
暫無讀者還喜歡
北京秒速赛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