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ption id="a0mgc"><wbr id="a0mgc"></wbr></option><center id="a0mgc"></center>
<center id="a0mgc"></center>
<noscript id="a0mgc"></noscript>
<noscript id="a0mgc"><acronym id="a0mgc"></acronym></noscript>
<center id="a0mgc"></center>
<code id="a0mgc"></code>
<center id="a0mgc"></center>
<center id="a0mgc"><tr id="a0mgc"></tr></center>
<center id="a0mgc"></center>
<tt id="a0mgc"><code id="a0mgc"></code></tt>
<center id="a0mgc"><wbr id="a0mgc"></wbr></center>
<center id="a0mgc"><wbr id="a0mgc"></wbr></center>
<noscript id="a0mgc"></noscript><option id="a0mgc"><tr id="a0mgc"></tr></option>
<noscript id="a0mgc"><tr id="a0mgc"></tr></noscript>
<center id="a0mgc"></center>
<noscript id="a0mgc"></noscript>

飛鹿言情小說網

昨日青空 第一章:奉命行事

小說:昨日青空  作者:貓咪白菜  回目錄  舉報
  一個人行走若是寂.寞了,尋一座霓虹燈迷離閃爍、燈紅酒綠的城市,登上樓頂,俯視萬家燈火,在繁華中體會熱鬧;若是厭倦了喧囂,尋一處寧靜的you-gu,找尋隱藏在山間的純凈和那“鳥鳴山更幽”的飛鳥。

  顧楠算是個喜歡旅行的人,所以那年舉行的畢業旅行對她來說很幸運,但也有遺憾。幸運是因為還能和這幫交心的朋友再相處一段時間,遺憾的是那個人旅行之后就得離開,去往離顧楠將近幾千公里的歐洲。

  不知不覺她趴在書桌前昏睡過去,可能是因為最近的設計實在太勞累!

  夢里顧楠夢見了那場旅行。

  ···

  “同學們,舉辦這次的修學旅行原因就是想讓大家過早的踏入社會,旅行結束就是你們人生的新開始,要朝著自己的目標奮斗啊!”

  教導主任的話永遠都是祈使句,沒有一點新穎。不過也好在他是祈使句,否則又得沒完沒了半天。記得畢業典禮就講了好久怎么與社會接軌啥的,反正不禁是顧楠,其他人也沒認真聽。

  “楠楠,這次來北京有沒有什么地方想去的啊!”顧楠那可愛的室友安影對北京可是再熟悉不過了,她就是北京人,所以這里一結束她就直接回家,不像顧楠還要乘飛機坐回上海!

  旅行基本上都是按照小組進行的自由活動,集體的很少,之前已經分過,她們組除了顧楠和那幾個室友還有幾個男生,當然包括那個人,也就是寧旭。

  “嗯,想去故宮轉轉。”來北京當然是少不了去故宮,再說之前熱播的兩部宮斗大劇看得顧楠真的是此起彼伏,還真的想進去看看里面的樣子,去了解一些歷史。她很喜歡歷史,大概是這種東西能夠運用到設計上去吧!

  不只是顧楠想去,朋友都是第一次來北京,當然覺得故宮是不可缺少的景點。

  “走吧,我帶路。”

  所以說有一個北京人做導游是多么重要的,不一會就能走到故宮,否則在北方很容易被騙,畢竟北方的漢子和南方不一樣。

  從午門進入故宮就能發現此刻自己是文盲,只會啊啊啊不會什么了!古人的智慧真的是現代人無法比擬的!廣闊的故宮從角樓望下去,真的有一種帝王看著自己國家興旺的感覺,原來我們所熟知的爺孫三代都是這樣看待這里的。

  熱播的劇當然有熱議的宮,所謂的延禧宮現在看來不過是一座歐式建筑的鐘樓,原來以前的延禧宮經歷過火燒現在只剩下一口枯井是原貌。從簡介中知道延禧宮可沒有劇里播出的這么繁華,它以前可是座爛尾樓,雖然有令妃住過。

  其實來故宮最想來探.索的無非就是自己最愛的如懿——嫻妃娘娘,可有關嫻妃的蹤影卻一直都找不到,找了工作人員才發現嫻妃的東西全部都被乾隆爺下令燒掉,她的墳也是近幾年才被發現與純妃葬在一起。

  你說這一個萬世之雄的夫人淪落到這般地步圖什么,不就是想圖自己心愛的人的寵愛嗎,而且是獨寵。有言論說是乾隆爺南下帶著夫人,夫人不知為何發瘋割發。要知道滿族人只有在自己婆婆或者丈夫死去后才能割發,這個行為無疑是激怒了乾隆和顧楠們最愛的嬛嬛。

  可嫻妃是滿族人怎會不知道割發意味著什么呢,又是什么讓她執意割發?

  這個問題好像現在也是專家們的研究對象,可能一千個人有一千種不同的看法吧!只是委屈了顧楠這個愛嫻妃愛到死去活來的女人。

  “楠楠,你說縛儀活得比我們現在都好!”司南看著縛儀生前待過的靜園不禁感嘆到。

  安影笑著說道:“你也不看看縛儀是誰,他可是接見過胡適的。”

  “你們進去吧,我接個電話。”話說完寧旭就離開靜園大廳走到門口,顧楠有種預感他一定瞞著什么,大概是不想讓她知道的事情。

  “你兩什么情況,怎么感覺怪怪的。”司南和安影看了顧楠一眼問道,“沒事吧!”顧楠和寧旭的關系室友都知道,只是目前還不是男女朋友,關系比較好的異性罷了,但按安影和司南的說法是一定有好感,這世上沒有單純的異性友誼。

  “進去吧,沒事啦!”其實不想表達出來,可能在顧楠心里還是有那種希望有事主動說的想法,不告訴她就證明不是很重要,也只能這樣自欺欺人了。

  對于靜園這個地方,可是司南最愛的一處,沒有為什么就是由衷的喜歡。顧楠認為可能是縛儀的年代離顧楠們稍微近一點、好了解一點吧!那幾個男同學對于縛儀倒是很感興趣,確實縛儀身上還存在許多有趣的點,比如因門檻而修葺方便騎自行車,諸如此類的事情還有很多,你需要去故宮好好的探.索。

  故宮晚上是不允許待得,顧楠和室友們都認為畢竟是后宮之地,以前宮斗可死了不少人,難免是個怨氣十足的地方,晚上必然會還魂。

  走出靜園就發現寧旭坐在石樁上望著門外的一切,顧楠能在此刻感受到他的孤獨,或許幾百年前的縛儀也是如此的孤獨吧!

  “走吧,這里再逛下去出去可是要緩不過來了!”安影知道這里不宜久待,畢竟和現實社會是個不一樣的世界,走出故宮必然會不適應。

  “也好,我們去吃下午茶吧!”司南是廣東人,這點就知道為什么會吃下午茶了吧,廣東人的習慣可是改不過來的!

  “你們打算以后做什么啊!”組內男同學倒是看得很透徹,“我估計轉行。”

  “我可能營銷吧,實習公司營銷干慣了。”

  司南嘆了口氣說道:“我模特啊,楠楠一定是干這行的,這點不用說。至于安影嘛,估計也沒差多少。”

  “寧旭,你呢。”都是一個班的同學,交流起來倒沒什么障礙,只是寧旭是大二中途轉過來,可能對彼此不是特別的熟悉。

  “不知道。”寧旭其實清楚的知道自己想要什么,他很喜歡設計本想一直做下去的,但剛才那個電話就是讓他放棄設計的。父親打來讓他回ying國,在國內三年也該鬧夠了。雖然他不討厭音樂,甚至他愛音樂,但他只是不想被操控的去做自己喜歡的事,傀儡的感覺一點都不好。

  說實話顧楠是不信寧旭不知道的,設計的作品如此博得眼球怎么可能不知道,看他這雙想要逃避的眼睛就看出來心里有事,只是不想說出來。

  安影假裝咳嗽緩解一下氣氛:“這樣啊,從現在到晚上我們四個人走,難得有旅行我們四個人在一起。”

  其實顧楠懂安影的意思,無非就是想多留一點時間來給她們離別和懷念。

  ···

  一位穿著異常怪異的女人踩著高跟鞋坐在寧旭對面開口道:“給你辦好了,結束就離開,老爺吩咐的!”說著從包里拿出一本護照,里面夾得那張紙無非就是機票這種類型的東西。寧旭要離開?去哪?為什么他都沒告訴顧楠過!

  “我真的懷疑你們的追蹤能力。”寧旭看了眼護照泯了口咖啡,“是在我身上裝了定位嗎,走到哪跟到哪。”

  “抱歉,奉命行事而已。”

  “他讓你去死你也去嗎?”寧旭真的有時候看不慣他父親做出的決定,包括這幫跟著父親的走狗!自己又不是沒手沒腳,還需要跟蹤看著啟程,“拿回去吧,我要走也不是現在走!還有點私事要處理一下!”他的眼神停在顧楠身上。

  寧旭的話一說完,那女人似乎接到什么指令似得拿起護照轉身就走,真的是很奇怪的女人。不過寧旭剛才說要處理私事,難道是顧楠和他之間的事情嗎?他真的還有好多面是顧楠沒見到過的。

  “剛才那位是?”雖然那個女人穿的很奇怪但身材絕對沒話說,這點對大學剛畢業的少男來說無疑是吸引人的東西。

  “你還是不知道的好。”寧旭深知父親手下的女人都是什么特點,“對你沒好處,一旦被這種女人勾住,你離死也不遠了。”

  顧楠能看出他是認真的,沒有絲毫欺騙的意思。其實那個女人的裝扮看過偵探類的節目也就知道,無非是特工一類的工作,他的家庭背景還真的是強大到有些令人惶恐,或許沒有誰能真正的懂他吧!

  顧楠那個不太說話的朋友任瑤只能用干咳來緩解這樣的氣氛:“走吧,你們好好玩啊!我們晚上見!”

  落日照耀在臉上的感覺很奇妙,第一次正面接觸北方的陽光,和南方不同的是,它不是很刺眼,沒有讓人睜不開眼睛的刺痛感,這一點也是安影這個北方人來南方適應不了的原因。

  就這樣她們四個消失在夕陽之下,北方的熱和南方也真的差好多。寧旭沒說什么只是望著顧楠的背影很久很久,直到她漸漸消失在他的視線范圍。

  ···

  “我回酒店了,你們玩吧!”

  說完這句話離開咖啡廳,其實寧旭這次來參加修學旅行完全是為了顧楠,不然他畢業就可以回ying國何必要拖到現在呢!只是當時顧楠還不知道,后來在一次閑聊中才明白,而閑聊的時候顧楠和他已經在一起多年。

  他并沒有回酒店而是再次進入故宮,再次站在角樓往下望的感覺似乎和幾個小時之前又不一樣。只有一個人或許感受到的不僅僅只是那一份孤獨了吧!他的生活和被困在皇宮里的人沒什么區別,享受著榮華富貴的同時卻被關在籠子里毫無自由而言,這樣的榮華富貴寧愿不要!
  飛鹿言情網 www.lhabya.com 歡迎廣大書友光臨閱讀,最新、最快、最火的連載作品盡在飛鹿小說網!

過年看書天天樂-瘋狂充值-瘋狂消費吧,充100贈500VIP點卷! 立即搶充(活動時間:2月4日到2月19日)
上一章  回目錄  閱讀下一章
(按左右鍵翻頁)
昨日青空書評:
暫無讀者還喜歡
北京秒速赛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