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ption id="a0mgc"><wbr id="a0mgc"></wbr></option><center id="a0mgc"></center>
<center id="a0mgc"></center>
<noscript id="a0mgc"></noscript>
<noscript id="a0mgc"><acronym id="a0mgc"></acronym></noscript>
<center id="a0mgc"></center>
<code id="a0mgc"></code>
<center id="a0mgc"></center>
<center id="a0mgc"><tr id="a0mgc"></tr></center>
<center id="a0mgc"></center>
<tt id="a0mgc"><code id="a0mgc"></code></tt>
<center id="a0mgc"><wbr id="a0mgc"></wbr></center>
<center id="a0mgc"><wbr id="a0mgc"></wbr></center>
<noscript id="a0mgc"></noscript><option id="a0mgc"><tr id="a0mgc"></tr></option>
<noscript id="a0mgc"><tr id="a0mgc"></tr></noscript>
<center id="a0mgc"></center>
<noscript id="a0mgc"></noscript>

飛鹿言情小說網

棲心亦彌年 第六章 我要的

小說:棲心亦彌年  作者:涼舒  回目錄  舉報
  有的時候,

  有的人,

  你往前邁近一步,

  故事就會完全不一樣。

  梁棲進入房間的時候,陸流已經將那本書重新放回枕頭下并裝作什么都不知道的樣子站著。

  梁棲提了一個手提袋遞給陸流。

  “家里只有小勛一個男孩子,這衣服都是小勛的你湊合下。”

  陸流接過打開手提袋一看,里面的衣服吊牌都沒有撤掉,有點遲疑。

  “……這樣不好吧。拿一件小勛穿過的舊衣服就行。”

  梁棲搖了搖頭,笑著說:“沒事……有什么事我擔著。”

  少年ting不好意思的,傻傻的低頭笑了笑。

  “你還是第一個對我說這樣的話的人。”

  梁棲一怔,有些心疼的鬼使神差的shen手摸了摸陸流的頭,對上陸流的眼睛無比真誠溫柔的說:“姐姐對弟弟好,很正常。”

  少年眼睛里露出太陽一樣耀眼的光茫。

  夏梓勛一直擔心陸流根本睡得不好,醒來之后發現時間也不早了,就打算出去看看。

  陸流換好衣服下樓找梁棲,發現梁棲在客廳的沙發上睡著了。不知道怎么陸流沒叫醒她,而是坐下來細細的打量著梁棲,梁棲的五官精致的很,典型的江南美人,只是臉上除了蒼白一點紅潤都看不出來看著多了些病態,就連此刻睡著的時候她的眉頭都微皺體現她的不安。

  陸流想要幫梁棲撫平眉頭。

  “你在干嘛?”

  夏梓勛冷著臉眼神生硬的看著他。

  陸流一驚,愣愣看著夏梓勛。他是頭一次看到夏梓勛這個眼神

  梁棲被夏梓勛的聲音吵醒,迷糊的看著他們兩人。

  “這是怎么了?”

  夏梓勛下了樓,在沙發上坐下,坐在梁棲身邊。

  兩人倒是一左一右的好好的坐在梁棲身邊。

  夏梓勛眼尖的發現陸流身上的衣服是自己的,頓時zui就翹了起來。

  “梁棲姐!這不是我的衣服嗎?!還是我一次都沒穿的呢!”

  陸流倒是不知道哪來的氣,冷著臉不客氣的說:“不就是衣服嘛?至于嗎?”

  夏梓勛氣的整張臉垮掉,沒見過這么沒皮沒臉的陸流。

  “這是姐買給我穿的!我都還沒舍得穿!憑什么給你!”

  陸流一笑,痞里痞氣的耍賴。

  “我可是救了你的恩人!一件衣服怎么了?再說,現在梁棲也是我姐,這衣服她送我了!”

  夏梓勛一呆,什么叫梁棲也是陸流姐姐了,扭頭看著梁棲。

  “梁棲姐,他是不是威脅你什么了?逼著你做他姐姐?”

  梁棲有些失笑,看著兩個比自己不差幾歲的人的莫名孩子氣。

  “你們,別鬧了……小勛,陸流救了你,人要感恩……我也的確認了陸流做弟弟,真心的。”

  夏梓勛見不得,憑什么啊。他們這才見了幾面啊,憑什么陸流一來就撿個大便宜得個貌美如花的姐姐啊,憑什么陸流要來平分梁棲姐對他的好!

  夏梓勛不高興了,陸流卻是笑的跟個什么似的。

  夏梓勛氣的臉都漲紅,站起身來拿手指著陸流。

  “好啊!你個王八流,以前看你是人模人樣,人畜無害的小綿羊,現在暴露出本性了吧!你就是小紅帽里面的大灰狼!你!你就是披著羊皮的惡狼……敢挖我夏小爺的墻角!我……我要和你絕交!什么狗屁恩人,就是居心叵測的壞人!還救我呢,就是有意而為。真沒看出來你是這樣的人!哼!要不是看你左手殘了的份上,我現在就打你了!”

  夏梓勛罵都罵累了,陸流卻依舊面不改色的樂呵呵的。

  夏梓勛見不得陸流這幅欠扁的模樣,氣著一張臉怒氣沖沖的上樓回房間去了。

  梁棲無奈的淡淡的笑著,用手揉了揉皺著的峨眉,臉上顯露出一絲倦意。

  “陸流,你去找小勛好好說說,小勛這孩子就是嚇唬人一套,還能為了一件衣服和你絕交不成。去吧。今天上午就在夏家待著吧,學校那邊我都幫你們請好了假,下午我和柳叔一起送你們去學校。”

  陸流點點頭。

  “那好……梁棲姐,你去睡吧,看你這么累。”

  梁棲看著陸流笑著點點頭,起身上樓回房了。

  陸流看著梁棲消失樓梯口,低下頭皺著眉頭想些什么,過了一會起身去了夏梓勛的房間。

  陸流敲了敲門,里頭的夏梓勛根本不搭理,陸流只好直接開門進去了。

  夏梓勛坐在游戲機前頭玩著游戲機,扭頭瞪著陸流。

  “喲呵,這不是我大恩人嘛!我可是擔心了一晚上呢。就怕您啊委屈了自己,不想看來我是想多了,您這收的謝禮可真是……問心無愧啊。”

  陸流笑了笑,用右手合上房門才開口。

  “怎么?真生氣了?就一件衣服而已吧,不至于吧。”

  夏梓勛氣的一摔游戲機,站起來看著陸流。

  “那事是你自己的事,因你而起,你讓我給你背黑鍋就算了,朋友一場我也就冒著生命危險幫了。你是知道我媽的,這事要是我媽知道,肯定要打斷我的腿。我在我姐面前演的那么好,我姐都相信了。你………你還變本加厲,把我姐給要了去。你說你還是人嗎?這么不要臉的做我恩人。你心思這么毒,連兄弟都誆。”

  陸流好脾氣的撿起地上的游戲機,佯裝左手痛,齜牙咧zui的樣子。

  夏梓勛撇了一眼,有些擔心。

  陸流立馬笑了起來,右手遞上游戲機。

  “就知道你還擔心我。我起初并沒想真當你什么恩人要你什么謝禮,要你頂替這事我是有苦衷的。”

  夏梓勛接過游戲機先是不自然的看向別處,然后扭頭對著陸流一臉嚴肅。

  “就算你有苦衷要我頂替,我也二話沒說就幫你了。可是你解釋解釋,為什么要我姐給你做姐,你這不是趕鴨子上架嘛!你和我姐套什么近乎呢?你是不是沒安好心?我可丑話說在前頭,別連累我阿姐,也別想什么主意。”

  陸流沒了笑意低下頭,不知道想什么,淡淡的說。“我……一開始沒打算和你姐扯上什么關系,就是……那時候去醫院的路上一頭腦發熱。我知道,你姐是個好人,我不會連累她的。”

  夏梓勛看著陸流,沒說話。

  陸流突然抬頭看了夏梓勛一眼又看向別處,宛然一笑。“我想要的……不多。”

  夏梓勛沒說話,臉上沒什么表情,連怒氣都沒了蹤跡,嘆了一口氣。拿著游戲機坐回了游戲機前,像什么都被發生一樣,開始重新玩游戲。

  許久,淡淡的開口,卻又像自言自語一樣。

  “你要的……我的人給不起。”

  陸流笑了笑,眼里深沉一片。

  看了一眼夏梓勛后,沒說話就直接離開了。
  飛鹿言情網 www.lhabya.com 歡迎廣大書友光臨閱讀,最新、最快、最火的連載作品盡在飛鹿小說網!

過年看書天天樂-瘋狂充值-瘋狂消費吧,充100贈500VIP點卷! 立即搶充(活動時間:2月4日到2月19日)
上一章  回目錄  閱讀下一章
(按左右鍵翻頁)
棲心亦彌年書評:
暫無讀者還喜歡
北京秒速赛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