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ption id="a0mgc"><wbr id="a0mgc"></wbr></option><center id="a0mgc"></center>
<center id="a0mgc"></center>
<noscript id="a0mgc"></noscript>
<noscript id="a0mgc"><acronym id="a0mgc"></acronym></noscript>
<center id="a0mgc"></center>
<code id="a0mgc"></code>
<center id="a0mgc"></center>
<center id="a0mgc"><tr id="a0mgc"></tr></center>
<center id="a0mgc"></center>
<tt id="a0mgc"><code id="a0mgc"></code></tt>
<center id="a0mgc"><wbr id="a0mgc"></wbr></center>
<center id="a0mgc"><wbr id="a0mgc"></wbr></center>
<noscript id="a0mgc"></noscript><option id="a0mgc"><tr id="a0mgc"></tr></option>
<noscript id="a0mgc"><tr id="a0mgc"></tr></noscript>
<center id="a0mgc"></center>
<noscript id="a0mgc"></noscript>

飛鹿言情小說網

腹黑總裁,乖乖愛 第十二章 易煙是誰?

  到了顧睿宸的別墅,顧睿宸晃了晃易煙,但是不僅沒有任何蘇醒的跡象,反而呼吸有些急促,相當不舒服的縮了縮脖子。

  “哥,她沒事吧,我記得孟菲,應該是不會喝酒吧!”

  早已經聞到了濃濃酒精味道的顧瑞軒,當然明白,孟菲這是喝多了,可是,一個不會喝酒的人,為什么會喝這么多呢!

  顧瑞軒緊鎖眉頭,見叫醒易煙已經是沒了可能,直接轉身打開車門,走到車門的另一邊,將車門打開,把易煙從車中抱了出來。

  “哇啊哦!”

  第一次見到自己哥哥親自抱異性的顧瑞軒忍不住怪叫一聲,顧睿宸狠狠瞪了顧瑞軒一眼,不發一語,只是抱著易煙向屋內走去。

  顧瑞軒是個聰明人,第一時間就撥打了他們家庭醫師陳飛的電話。

  回到自己家的顧睿宸并沒有將易煙帶到客房,而是直接回到了自己的臥室,他將易煙輕輕放到chuang上,失去了顧睿宸懷抱的易煙,顯然是很不舒服,她輾轉反側,最后將被子攢成一團,然后緊緊抱住,這才滿意的“嚶”了一聲,又睡了過去。

  不多時,陳飛就匆匆忙忙趕到了顧家別墅,被顧瑞軒引領著來到了顧睿宸的臥室,可是來到顧睿宸的臥室,陳飛有些吃驚,本來接到二少的電話,他還以為是顧總身體哪里不舒服,可是等到了,卻看到,在顧睿宸的chuang上,躺著一個女人。

  “去看看她的手。”

  聽到顧睿宸這樣吩咐,陳飛點點頭,將隨身帶著的藥箱放到chuang頭柜上,將手shen向易煙,想要將她緊緊抱住被子的手松開。

  可是易煙的手卻紋絲不動,陳飛忍不住手上的力道加了幾分,正當感覺到易煙的手松開了的時候,卻看到了易煙的眼睛睜開了。

  映入陳飛眼中的是,一雙毫無感QingSe彩的眼睛,那漠然的眼神,漸漸的升起了一股殺意,讓陳飛忍不住打了個寒顫,忍不住想要松開自己的手,可是還沒等他松開手,便覺得喉頭一緊,此刻chuang上原本躺著的女人他已經坐起,而自己的喉嚨便則是已經被她緊緊扼住。

  “誰允許你,碰我的!”

  易煙的聲音沒有一絲感情,可是手上的力氣卻越來越大,陳飛掙扎著想要撥開易煙的手,可是卻沒有起到任何作用,眼見著他的臉色因為窒息越來越紅,顧睿宸走了過來,拍了拍易煙的手背。

  “乖,放開他。”

  易煙抬頭看向顧睿宸,當看到顧睿宸的那張臉時,眼中的殺意瞬間消失,她松開了手。

  “咳咳咳——”

  陳飛摸著自己的咽喉退后一步,又驚又懼的問道:“老大啊,這女人到底是誰?”

  顧睿宸并沒有回答陳飛的話,而是拿起易煙的手,慢悠悠的說道:“你的手,受傷了,需要治療,他是醫生,讓他給你包扎一下。”

  易煙低頭看了看自己那滿是傷痕的手,點了點頭,看向了一旁的陳飛。

  看到易煙在盯著自己看,陳飛條件反射的打了個寒顫,可是這一次,易煙的眼神,確實很柔和。

  “沒事了,你來看一下。”

  松開易煙的手,顧睿宸退后了幾步,對陳飛說道。

  雖然對易煙存在恐懼心理,可是自己的老板開口了,總不成不干活呀!

  陳飛只得硬著頭皮走到易煙的面前,易煙對著他shen.出手,陳飛接過易煙的手,細細打量著,說道:“處理的很好,基本已經沒有異物,我這就上點藥,然后包扎起來,只是這段時間,不能沾水。”

  說著,陳飛就從藥箱中取出一個藥瓶,打開藥瓶,用棉簽蘸取了少量藥膏,細細涂抹在易煙的手上。

  給易煙包扎完畢后,陳飛將涂藥藥膏的使用方法以及用量告訴了顧睿宸,就匆匆忙忙的離開了,他可是真的怕了。

  “哥,這陳飛走的時候怎么像是見了鬼一樣啊!”

  顧瑞軒走進了顧睿宸的臥室,剛剛進來的時候正好碰到要離開的陳飛,他可是第一次見到陳飛那種神情,忍不住好奇的問道。

  發現有人走了進來,易煙不快的看向來人,而剛進來的顧睿宸看到易煙在看他,也忍不住看向易煙,這一看,正好與易煙的眼神對上。

  “臥槽,哥,孟菲這眼神嚇死人了!”

  “我不是孟菲。”

  易煙冷冰冰的回答,她扭頭看向顧睿宸,說道:“我是易煙。”

  “我知道你是易煙,你現在清醒了?”

  易煙揉了揉自己的腦袋,搖頭回答:“我沒喝多。”

  “真的沒喝多?”

  易煙乖乖的點點頭。

  顧睿宸shen手開始解自己襯衫上的紐扣,見到顧睿宸這個反常的行為,顧瑞軒上前幾步按住了顧睿宸的手。

  “哥,她喝多了你也跟著喝多了嗎?你不會真的想吃了她吧!”

  顧睿宸等了顧瑞軒一眼,顧瑞軒知道自己哥哥的性格,很討厭自己要做什么事情被打擾,他只得松開手。

  很快解開了所有紐扣,顧睿宸的xiong膛暴露在易煙的面前,顧睿宸的xiong膛很是健碩,有著好看的腹肌,易煙看到顧睿宸的xiong膛,忍不住咽了一下口水。

  “這道傷疤,你知道?”

  在顧睿宸的xiong口上,有著一道很深的傷疤,而顧睿宸指著那道傷疤問道。

  聽到顧睿宸這樣問,易煙的注意力集中在了那道傷疤之上,她的眼神開始變得有些怪異。

  “你是要報仇?”

  “你先回答我問的。”

  “對。”

  易煙回答的很干脆,并沒有否認,也沒必要否認。

  “你到底是誰?”

  “易煙。”

  顧睿宸冷著一張臉,將襯衫紐扣重新扣上,不僅是顧睿宸,此刻原本一直嘻嘻哈哈的顧瑞軒,此刻也是滿臉寒意。

  “誰派你來的!”

  顧瑞軒大聲質問易煙,易煙被他這一聲爆吼給震得腦袋更疼了,她只覺得腦袋此時一片混亂,記憶也開始混淆起來。

  “我想不起來,我這是怎么了?”

  聽到易煙這樣說,顧瑞軒顯然是不相信,走到窗前居高臨下的看著易煙,想要問出更多有價值的消息,卻見易煙抱著腦袋痛苦的ShenYin著,最終陷入了沉睡。

  “嗯?”

  顧瑞軒查看了易煙一番,發現對方是真的睡了過去,只得回頭對著顧睿宸搖了搖頭。

  “哥,她真的睡了,怎么辦?”

  “你先回去吧,有事我再找你。”

  聽到顧睿宸這樣說,顧瑞軒也不拒絕,他雖然不放心這個自稱是自己是易煙的女人,可是卻也很放心自己哥哥的安全,畢竟,他哥,也不是吃素的。

  既然顧睿宸這樣說了,也一定是有自己的打算,他也沒必要多問。

  顧瑞軒走后,顧睿宸坐在沙發上,緊盯著chuang上熟睡的那個女人。

  她既然能知道自己xiong口上的傷,那肯定就是當年想殺自己的女人。

  可是,當時的孟菲,明明是在學校上課,明顯不是那個人,那么,孟菲又怎么知道這個事情?

  事情變得更加撲朔迷離起來,她自稱是“易煙”,而這個易煙卻又真實存在,雖然像是憑空出現,可是,卻確有其人,那么,這個易煙到底是誰?

  孟菲不可能有分身術,而這個女人確實是孟菲,孟菲對外宣稱失憶了,他記得他在易煙家中看到的那張照片,與孟非長相極為相似,如果說現在的易煙是孟菲,那么,孟菲現在又在何處?

  易煙又為什么,變成了現在孟菲?

  就算是整容,那人的身體基因,又怎么解釋?

  她沒有被催眠,自然也就排除了讓人把關于易煙的記憶轉移到自己腦中的可能性,還是說,當年在學校的那個孟菲,是假的?

  那也不對,易煙的那張照片,他見過,與孟菲雖然相似卻也有不同。

  難道——

  顧睿宸眼前一亮,像是想到了什么,飛快的離開了臥室,走向書房。
  飛鹿言情網 www.lhabya.com 歡迎廣大書友光臨閱讀,最新、最快、最火的連載作品盡在飛鹿小說網!

過年看書天天樂-瘋狂充值-瘋狂消費吧,充100贈500VIP點卷! 立即搶充(活動時間:2月4日到2月19日)
上一章  回目錄  閱讀下一章
(按左右鍵翻頁)
腹黑總裁,乖乖愛書評:
暫無讀者還喜歡
北京秒速赛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