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ption id="a0mgc"><wbr id="a0mgc"></wbr></option><center id="a0mgc"></center>
<center id="a0mgc"></center>
<noscript id="a0mgc"></noscript>
<noscript id="a0mgc"><acronym id="a0mgc"></acronym></noscript>
<center id="a0mgc"></center>
<code id="a0mgc"></code>
<center id="a0mgc"></center>
<center id="a0mgc"><tr id="a0mgc"></tr></center>
<center id="a0mgc"></center>
<tt id="a0mgc"><code id="a0mgc"></code></tt>
<center id="a0mgc"><wbr id="a0mgc"></wbr></center>
<center id="a0mgc"><wbr id="a0mgc"></wbr></center>
<noscript id="a0mgc"></noscript><option id="a0mgc"><tr id="a0mgc"></tr></option>
<noscript id="a0mgc"><tr id="a0mgc"></tr></noscript>
<center id="a0mgc"></center>
<noscript id="a0mgc"></noscript>

飛鹿言情小說網

第五人格: 墮殺 第十一章 回憶(二)

  是誰打響了混亂的第一槍?

  他記得昨晚月朗星稀,微風拂過窗外,發出悅耳寧靜的“沙沙”聲。正值蛙鳴蟬聒的季節,再加上巴利爾家族的洋樓建在郊外,世外桃源般的環境,被一大片樹林環繞著,若步行穿過外圍的樹林抵達西區,得需要一個小時的時間。

  遠離都市的喧囂,這種夏日的味道尤其濃。

  他正在自己的房間里挑燈夜讀,原本平靜得能聽到蟬鳴的外面,突然炸起乒乒乓乓的雜亂之聲,接著是好多人的尖叫聲。

  他專注的目光被尖叫聲從一堆蚊頭小字中拽出。

  這里人跡罕至,僅有的也只有巴利爾一家。尖叫聲的分貝已經不似人所能發出了的,此起披伏,如潮浪涌,混雜著其他雜聲,讓人聽了渾身戰栗,心亂如麻,聯想到兵荒馬亂的戰場。

  更讓他心跳如雷的是,他隱隱聞到了木柴和瓷磚燒焦的糊味!

  他身為皇室巴利爾家族的唯一繼承人,預備女王伊麗莎白是他的表姐,即使年齡不過二十,也早就養成了處事不驚,沉著冷靜的好教養。

  當他正在做事情的時候,不管周遭發生什么情況,他都會第一時間把眼前的事情處理妥當,比如現在他正在看書,他往往都會不緊不慢地在書頁中間放好一根羽毛作為書簽,再合上書本,將它放回到原來的位置。

  而此時此刻他卻直接站起來,慌忙打開房門想看看家里到底發生了什么,結果撞上蓬頭垢面的管家。

  巴利爾家族仆從眾多,但總管家中一切事務的管家只有一位,那就是眼前的40多歲的男人——比伯。

  比伯作為巴利爾家的管家已經幾十年了,年輕時他無家可歸,流浪街頭,因受老夫人一塊薄餅的恩惠,心存感激,自主上門誠懇巴利爾老爺收留做仆。巴利爾老爺見他品行良好,也因自己夫人大發善心,便收留了他。比伯做事和當家老爺一樣雷厲風行,干練聰慧,把家中打理得井井有條,即使家中遭受過一場變故,他也能很快調整心態,繼續兢兢業業。久而久之,老爺十分信任他,甚至待他如友。可見,在巴利爾還沒出生之前,比伯就在家族中做事了,可以說,巴利爾是比伯看著長大的。

  比伯一看到他就發了瘋似的。

  “少爺,快跑!”

  他看到管家衣衫不整,頭發蓬亂,五官猙獰。

  他的眉頭深深皺出一個“川”字。

  “怎么了?”從小父親教導他的紳士教養,促使他稍微有點冷靜。

  “廚房不知什么原因忽然燃起大火!而且有大波不明身份的人闖進家中,他們身上都帶有消音手槍!已經有好多人遇害了!”

  “什么?那我爸爸呢?”

  “情況緊急,老爺讓少爺先走,他來斷后!”管家容不得巴利爾多想,拉住巴利爾的手就往后門跑。“少爺快走吧!再不走巴利爾家族就要絕后了!”

  聽到這話,他最后一絲理智一下子崩斷,顧不上家人,顧不上房間里他花費了十幾年收集的藏書和貴物,急急忙忙就跟著管家跑到后花園。

  仆從們四下逃散,鬼哭狼嚎,家具東倒西歪,鏡子、書柜、掛畫等都被破壞……幾具尸體橫倒在家中各個角落,左xiong都被子彈穿透,一槍斃命,綻放出一朵又一朵鮮艷的曼陀羅,匯成忘川。死者呈驚恐狀,zui角流紅,雙目暴突,死不瞑目。顯然槍殺者冷酷無情,下手果斷殘忍。

  血,到處都是血,漫天花雨一樣,觸目驚心。二十出頭的他見的都是陽春白雪,哪里遇到過這種修羅場,他只覺頭皮發麻,跑步的腿都是虛的,還差點被路上的尸體給絆倒。

  混亂至極。

  后花園那里停著一輛黑色的敞篷馬車,不知是什么時候預備好的,仿佛早知道會有這么一天。

  車前的馬因為被拴著且受到驚嚇,馬嘶震天,它掙扎著想要掙脫韁繩,逃離這場噩夢.....

  巴利爾下意識地站遠,他魔怔似的低頭盯著凹凸不平的水泥地,還沒有從剛剛的滾滾濃煙和尸體中緩過神來。手狠摳自己的xiong口,希望以RouTi上的疼痛來逼迫自己轉移注意力,但沖天的火光和家仆們的尖叫仍刺激著他的五感。

  姜還是老的辣,他抬眼去看比伯。只見比伯一改剛剛慌忙的神色,站在馬兒的左側面,用手蓋住馬的眼睛,面不改色地輕輕撫摸那只馬兒的頸部、肩部、背部,zui里念念有詞。

  巴利爾皺眉地看著老管家的一系列動作。

  借比伯安撫馬兒的空擋,巴利爾問:“你認為夜闖洋樓的會是什么人?”

  “反對派!”比伯脫口而出:“應該是因為我們公開支持伊麗莎白,被他們盯上了!”

  被他安撫的馬兒漸漸低下了它的頭。

  這匹馬還算有眼色,不出五分鐘就冷靜下來了。比伯雖然人到中年,但身體還很健朗,不亞于年輕人。他敏捷地翻上駕駛位,手提韁繩,目視前方。

  “少爺,快上來!”

  巴利爾二話不說,蹬上馬車,鉆進帳篷里去。

  一聲蒼邁有力地“駕!”,馬兒撒蹄飛奔,拉著車直直撞入漆黑的樹林。

  管家快馬揚鞭,飛馳在幽暗的林間路上。旁邊的植物快速往后退,快得出現殘影。

  喧囂被拋到腦后,漸行漸遠,只剩下顛簸的車轱轆聲。

  巴利爾撩開車簾,探頭朝洋樓的方向舉目望去。

  熊熊燃燒的烈火,在寂靜的黑夜里如惡魔般獰笑著,滿天橫流,燒上了天際,瘋狂的火浪一個接著一個,張牙舞爪地仿佛想要把天空也吞下去。可憐的洋樓在烈火的包圍下靜默著,毫無反抗之力。

  巴利爾少爺就這樣眼睜睜地看著自己從小長大的家吞沒于火舌之中。火舌遍及之處,一片殘恒廢墟。

  不知是心理作用還是風太狂,他的耳朵里還縈繞著燃燒的爆裂聲,“噼里啪啦”地響個不停。

  巴利爾萬萬沒想,他會遭此一劫。他更加沒想到,自己的家族,會一夜之間盡成廢墟。

  他們太快了,像蝗蟲,像瘟疫,像這場大火,把巴利爾家族整個席卷。

  “少爺,別害怕,我們到市區去,反對派不敢在鬧區惹事的。”

  害怕?笑話!

  巴利爾扣著簾框的五指暗暗發力,就差沒把木板掰下一塊。

  他用力地望著,眼眶微顫,心中驚濤駭浪。

  電光火石間,人仰馬翻。

  一波未平一波又起,這一切發生得讓人猝不及防。

  馬兒摔得眼冒金星。

  巴利爾少爺匍匐地從馬車底下爬出來。他傷得不輕,喉嚨中涌出一絲腥甜。

  他的眼前出現兩雙黑亮的皮革靴子,別扭的口音從他頭頂傳來。

  “賈斯汀巴利爾?”

  巴利爾昂頭向上看。

  是兩個男人,他們身材矮小,但比自己健壯,都穿著黑色衣服,戴著黑色鴨舌帽,從頭到腳一身黑,比黑夜還黑,帽檐更是完美遮住了他們的面容。

  剛剛的聲音是從其中一個男人口里發出的。

  別扭至極的英語,像是還沒發育全的原始人。

  巴利爾發誓,如果眼神可以殺人的話,他那一刻早就把那倆人殺了千千萬萬遍了。

  “看來是了。”那個男人為自己又能做成一樁生意而得意,說完這句話就掏出手槍,黑洞洞的槍口對準巴利爾的腦袋。

  “噓,這里接近市區,別用槍,”男人的同伴說著他聽不懂的語言,在男人沒扣動扳機之前謹慎地按住他的槍,同時從腰間拔出一把廓爾喀彎刀,還故意瀟灑地甩個刀花,刀面折射的冷光刺到他的眼睛。

  “讓它也見見血。”

  雇傭兵!

  巴利爾喉結動了動,將一口血沫咽下。

  巴利爾即使沒見過真正的雇傭兵,也聽說過“東印度”公司旗下經營的那個有名的傭兵組織,里面收的全都是亡命徒。傭兵團里尤其屬廓爾喀雇傭兵團世界聞名,他們個子不高,但體魄健碩,英勇善戰,對雇主忠誠,只要花足夠的金錢,沒有他們完成不了的任務、打不贏的仗。他們特別喜歡佩戴廓爾喀彎刀,那幾乎是每一個廓爾喀雇傭兵必備的殺人武器!

  把殘酷的戰爭當作發財的生意,只要雇主吩咐,他們也會義不容辭地讓廓爾喀彎刀向自己的同胞揮舞。

  當然,也可以私人雇他們做人頭買賣的冷血機器。

  可惡,馬車壓住了他的腿,他動彈不得。

  管家呢?管家呢?!

  “好了,巴利爾少爺,請認清自己的處地吧。這里就是你的墳墓。明年的今天,我倆會給你上柱香的。”兩個男人yin險的笑籠罩在巴利爾的頭頂,鋒利的彎刀用力揮下——

  “啊!”

  猛然驚醒。

  夢中的痛覺帶到了現實中,巴利爾下意識摸了摸自己的xiong膛,卻感覺到了一個不屬于自己皮膚的質感,他坐起來看了看。

  傷口被處理得很好,一點也感覺不到疼痛,一圈圈潔白的繃帶ChanRao在他的身上。

  仿佛已經睡了很久,腦海里還盤旋著那夜的噩夢,真實得仿佛又經歷了一遍,注定揮之不去。

  大火、慘號、反對派、生死未卜的父親……壓得他的心臟很難受。身上冷汗涔涔,如墜入冰窖,但,好在褥子上似乎還帶著陽光的味道,暖融融地將他包裹住,還有股微苦的藥香在灰塵里飄飄蕩蕩,叫人昏昏欲睡,整個身子都不由自主放松下來。

  可惜巴利爾并不屬于那種容易放松的人,強烈的違和感油然而生,他警惕地朝四周看去——

  飛盧小說網 b.faloo.com 歡迎廣大書友光臨閱讀,最新、最快、最火的連載作品盡在飛盧小說網!,

端午看書天天樂-瘋狂充值-瘋狂消費吧,充100贈500VIP點卷! 立即搶充(活動時間:6月7日到6月9日)
上一章  回目錄  閱讀下一章
(按左右鍵翻頁)
第五人格: 墮殺書評:
北京秒速赛车 码报新资料2019新年 福建大乐透走势图100期 北京快3下载 养鸽子赚钱吗 香港六合彩 管家婆 快乐时时彩开奖平台 彩票软件容错 浙江十一选五开奖今天 双色球中几个红球有奖 今晚的码报是什么意思 湖北30选5历史开奖结果查询 澳洲幸运5计划软件手机版式 体育彩票走势图 内蒙古11选5一定牛手机版 沙滩排球对决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