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ption id="a0mgc"><wbr id="a0mgc"></wbr></option><center id="a0mgc"></center>
<center id="a0mgc"></center>
<noscript id="a0mgc"></noscript>
<noscript id="a0mgc"><acronym id="a0mgc"></acronym></noscript>
<center id="a0mgc"></center>
<code id="a0mgc"></code>
<center id="a0mgc"></center>
<center id="a0mgc"><tr id="a0mgc"></tr></center>
<center id="a0mgc"></center>
<tt id="a0mgc"><code id="a0mgc"></code></tt>
<center id="a0mgc"><wbr id="a0mgc"></wbr></center>
<center id="a0mgc"><wbr id="a0mgc"></wbr></center>
<noscript id="a0mgc"></noscript><option id="a0mgc"><tr id="a0mgc"></tr></option>
<noscript id="a0mgc"><tr id="a0mgc"></tr></noscript>
<center id="a0mgc"></center>
<noscript id="a0mgc"></noscript>

飛鹿言情小說網

楓林深處梨花白 歸來(求收藏)

小說:楓林深處梨花白  作者:胡楊  回目錄  舉報
  半夏葉半夏

  塞外,漠北

  空曠荒涼的塞外官道上,一輛簡單裝飾著普通藍色帷幔的半舊馬車已經連續行駛了二十天了,再過五天,就能到達大宋的邊境了,駕車的是一個三十歲歲左右體格清瘦男人,雖然只是做著最普通的駕車工作,但從他專注的眼神里,也自然流露出一種與眾不同的氣質,車內,葉半夏通過掀開的車窗,保持著同一個凝視天空的姿勢已經很久了,她的身邊,放著的是臨走時師傅鄭重交給她的古琴淺月,以及一個雕工考究的紫檀木盒,良久,半夏收回凝視天空的視線,手不由自主又拿起盒子打開,看著里面躺著的那一塊師傅給她玉牌,這是一塊用最上等的和田玉雕刻而成的玉牌,上面沒有多余的紋飾,正面只有三個字---北斗閣,而背面也只有一副簡單的北斗七星圖,這就是能號令威震中原,令無數無論身在廟堂還是武林的人都為之動容的北斗閣的北斗令嗎?半夏將北斗令從木盒中取出,纖長白皙的手指摩挲著上面的北斗七星圖,腦海中浮現出臨別時師傅鄭重其事地交代她的場景:

  偌大的書房內,沒有多余的裝飾,除了四壁滿墻的各類書籍,就只有中央的一桌一蒲團,滿頭白發但精神矍鑠的老人盤腿坐在蒲團上,鄭重地對虔誠跪在下面,身形纖瘦的女孩說道:“半夏丫頭,自你十年前來到我歸真谷起,我就目睹了你每日五更起,三更歇,晨練武藝音律,日習經史謀略,夜觀天象醫術,十年來竟未有一日斷絕,為師慚愧,我雖恬為這歸真谷的現任谷主,到如今你之文道武功,醫術謀略,已不在我之下,為師已經不能再教你更多了,”

  師傅…

  老人擺擺手,繼續說道:你天資聰穎,無論是武藝音律,還是天文醫術,五行謀略,你都是一點就透,并且融會貫通,更難能可貴的是,你比任何人都更努力,你是我見過的最出色的弟子,我歸真谷立世千年,受歷代朝廷及天下武林尊崇,我本欲將下一任谷主之位傳于你,但是我知道,你自進谷以來,就只有一個目的,復仇!雖然你從未與我嚴明,但能進入我谷中之人,我又豈能不知底細,你的家仇,我大概了解,正是因為知道你身負如此深重的仇恨,就算我將你留在谷中,你也無法完成將歸真谷發揚光大的使命,唯有徹底去掉這心魔,你才能了無牽掛地回來繼承這歸真谷的千年基業,所以,你去吧,回到那個你這十年來從未忘記過的地方,了卻你所有的牽絆,為師在這里等著你回來!

  三個響頭重重磕下,再抬頭,半夏已經淚流滿面:師傅,弟子不孝,弟子學藝十年,從未想過報答師恩,只一心想著自己的私仇,弟子何德何能,可以繼承歸真谷的千年基業,且,弟子此去,生死未卜,師傅萬不可將歸真谷的未來交付到我這樣一個前途未知的人手里,所以,請師傅收回成命!

  老人再次擺擺手,你是個重情重義的好孩子,不然你也不會把家人的血仇放在心里整整十年未曾淡去半分,為師之所以除了教你武學醫術,五行天文,琴棋書畫,還要教你權謀之術,就是因為你骨子里太過正直,為師怕你回到了那yin謀詭譎的地方,會遭人暗算,不能保全自己,你是我歸真谷的弟子,為師怎能允許你還未實現自己的抱負就隕落呢,呵呵,起來吧,為師還有兩樣東西要送給你呢。

  師父……半夏哽咽,無法言語~

  只見老人打開第一個長方形盒子,里面赫然躺著一架古琴,琴身為極品梧桐古木,上面一幅精湛逼真的山水畫作為雕飾,給人以深邃幽遠之感,琴弦為極品天蠶絲制作,在月光下,古琴通體散發著淡淡的熒光,老人shen手隨意撥動琴弦,琴聲空靈而幽遠,仿佛能蕩滌掉人靈魂深處潛藏的所有WuHui,“丫頭,此琴名為淺月,乃是我歸真谷第三代谷主閥南國梧桐之母做琴身,取天山蟬王之絲為琴弦,耗費整整18年方制成,第三代谷主是我歸真谷歷任谷主中唯一的一位女谷主,她擅長音律,這琴也是她的武器,你應該知道,我歸真谷的每一任谷主,都擁有一種睥睨天下的能力,而這琴就是隨著第三代谷主一起JingYan了當時的淺月琴,不過可惜,第三代谷主英年早逝,這琴也就隨著她的離去被塵封起來,逐漸淡出了人們的視野,真是令人唏噓啊,我知道,你最擅長的不是音律,但是為師希望,你不要終身被仇恨所困,有朝一日你能過回正常人的生活,淺月擁有讓人心靈澄澈的能力,希望它在關鍵的時候,能喚醒你心中真正的自己,讓你不至迷失。”老人將琴盒蓋上,又打開旁邊那個雕工考究的紫檀木盒,拿出這塊七星令,那時半夏還不知道這就是七星令,只聽師傅又接著說道:“時間過得可真快啊,轉眼,我離開那個地方也有三十年啦,也不知道在他們心里,我是不是已經是一個不存在的人了~”,老人惆悵半晌,接著說道:丫頭,我歸真谷歷任谷主在繼承谷主之位之前,都會到外面歷練一番,這是為師當年外出歷練之時一時興起創建的一個小組織,本來打算我回谷后就解散的,但是由于當年谷中突生變故,我只能將閣中實務交于心腹打理,來不及安頓好手下眾兄弟就匆匆離開了,以至于連著閣主信物都忘了交托就回來了,這一耽誤就是三十年,據我谷中專司情報的弟子報告,七星閣如今依然屹立于江湖之上,雖不如我在時有模有樣,但是發展的也還勉勉強強吧,呵呵,只是,畢竟也三十年過去了,人心易變,不知這令牌還能不能讓那些崽子們聽話,你且先收著,說不定能幫到你,我歸真谷不問江湖朝堂事,無法正面給你幫助,此去,盼你好生珍重,早日解除心魔,記住,歸真谷的未來還等著你來承擔……

  眼前的這個老人,十年如一日地教導自己,自己卻因為心中的仇恨,從未像個貼心的弟子一樣孝敬過他,親近過他,可是,他卻為自己這樣周密安排,半夏原本冷硬的心,此刻已經感動得不能自已,喉嚨哽咽,無法言語,但半夏在心里發誓,此生絕不辜負師父,等查出滅門真兇,手刃仇人之后,定要回來好好侍奉師父,為歸真谷鞠躬盡瘁……

  再次鄭重拜別師父,半夏回屋簡單收拾之后,給四位師兄留了告別信,便連夜離開了這個養育了她十年的天堂,毅然決然地向著那個波云詭譎的地方出發……

  小姐,天已經黑了,前面有一家客棧,我們便在那里住宿吧?

  窗外突然傳來的聲音打斷了半夏的沉思,抬頭發現,外面的天果然已經暗下來了,看著不遠處客棧門口燈籠閃爍的燈光,半夏輕輕嗯了一聲,車夫便加快速度向著客棧跑去。

  塞外的客棧,簡樸而蒼涼,雖已臨近大宋的邊境,但此地依然人煙稀少,這客棧建于此地,做的是來往商旅和江湖行者,甚至盜匪山賊的生意,這種地方一般都是魚龍混雜,進入客棧,半夏在大廳角落里找了一個位置坐下,等待車夫,待車夫和店小二將馬車安頓好之后,半夏向小二要了兩間上房,并吩咐店小二將二人的晚飯送到二人房間便回自己的房間去了,經過了二十多天的奔波,終于不用在馬車上過夜了,半夏的心里也很開心,吃完晚飯洗漱之后,半夏便ShangChuang休息了。

  半夜,半夏被一陣打斗聲驚醒,本是和衣而睡,她立刻走到門邊透過門縫查看,下面一qun人已經在大堂打的難舍難分,片刻整個客棧就被濃濃的血腥味所籠罩,應該是附近的山賊來搶劫了,客棧的掌柜和店小二都已經重傷倒地,眼看山賊就要殺到樓上了,雖已在決定回來之時就已經決定了這一路絕不多管閑事,以免節外生枝,但是此時此刻,已經不能再繼續觀望了,半夏毫不猶豫打開門,見車夫已經等在門口了:

  小姐,我們是否……?

  救人!

  可是……

  救人要緊

  是!

  半夏和車夫一前一后從二樓飛入大廳,加入了下面的打斗,除了半夏和車夫,這時他們才發現,還有一隊人已經在他們之前加入了戰斗,這隊人訓練有素,戰斗力極強,再加上半夏兩人的加入,山賊很快潰不成軍,落荒而逃,聽到山賊離去的聲音,客棧各個房間的燈紛紛亮起,大廳里面很快熱鬧起來,眾人將受傷的掌柜和店小二救醒,半夏醫術卓絕,但為了低調行事,她為掌柜和店小二簡單止血包扎之后就停下來了。

  “小姐為人包扎得如此潦草敷衍,只怕是不能救下這掌柜和小二的命吧~”,溫潤如玉的聲音卻偏偏帶著一絲不以為然的指責和高傲從身后傳來,半夏回頭,看到……

  那是怎樣的一張臉呢,劍眉星目,眼神清澈如山澗幽潭,又深邃如深山古洞,鼻梁JianTing,薄唇輕揚,帶著一絲邪魅的味道,如墨的黑發只用一根白色的發帶半束于后,一身白衣,玉帶為系,腳上的白色靴子金色紋路華麗非凡,纖塵不染,腰間只簡單綴以一塊碧色玉佩,再無多余裝飾,整個人干凈高潔,讓人油然而生一種只可遠觀不可褻玩之感,當然這也是因為,他的身后,剛剛和半夏二人一起擊退山賊的四人整齊地站立,滿身肅殺之氣,讓人有那個賊心也沒那個賊膽啊~~

  繞是經過了十年苦修,心中只以復仇為念,自認早已對世間顏色了無興趣的半夏,看到這樣一個人時,也不禁楞了片刻,當然也只是片刻而已,半夏很快回過神來,迎著他的目光說:“抱歉,在下不通醫術,無法為傷者進行更好的治療,若公子精通醫術,還請公子救救這二人吧”。聲音清冷,語氣真誠卻不卑不亢。

  男子的眼里閃過一絲贊許:“其實本公子也不懂醫術,只不過臨出門時,家師擔心我遇到意外,給了我不少靈丹妙藥,既然今天我遇到了,就救他們一救吧,呵呵”。不以為然的語氣里帶著一點點小小的得意。

  半夏不由皺眉,估計是哪個大戶人家不知人間疾苦的花花公子吧,這素養還真是辜負了這一副好皮囊啊,半夏的包扎,雖然看似簡單,卻不僅能快速止血,還能預防傷口感染惡化,這人什么都不懂就妄加評論,哎,罷了,既然他要出風頭就讓他出吧,何況半夏本就想要低調行事,“既然如此,那就有勞公子了,山賊應該不會再來,我們就先回房間休息了,告辭!”

  “呵呵,有意思”白衣公子一招手,身后的侍衛就拿出一個白玉瓷瓶,從里面倒出兩粒藥丸分別給掌柜和店小二服下,二人很快轉醒,對著白衣公子千恩萬謝,又招呼大家各自回房休息,這一場風波才算落下帷幕。

  第二天天還未亮,半夏就和車夫架車悄然離開了客棧,等到白衣公子一行睡到日上三竿白起時,半夏的馬車早已消失在了這片天空下,這一場相遇,于半夏而言,她可能只記得曾經遇見過這么一個長相俊美卻傲慢無知的富家公子,也可能再也不會記起,而于那公子而言,留下的又是怎樣的印象呢,我們還無從知曉,畢竟對他們彼此而言,對方都只是一個不知名姓的人而已。。。

  五天后,半夏的馬車出現在了大宋的邊城--衛寧城的城門口,半夏看著高高的城墻,十年了,我終于回來了……
  飛鹿言情網 www.lhabya.com 歡迎廣大書友光臨閱讀,最新、最快、最火的連載作品盡在飛鹿小說網!

過年看書天天樂-瘋狂充值-瘋狂消費吧,充100贈500VIP點卷! 立即搶充(活動時間:2月4日到2月19日)
上一章  回目錄  閱讀下一章
(按左右鍵翻頁)
楓林深處梨花白書評:
暫無讀者還喜歡
北京秒速赛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