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ption id="a0mgc"><wbr id="a0mgc"></wbr></option><center id="a0mgc"></center>
<center id="a0mgc"></center>
<noscript id="a0mgc"></noscript>
<noscript id="a0mgc"><acronym id="a0mgc"></acronym></noscript>
<center id="a0mgc"></center>
<code id="a0mgc"></code>
<center id="a0mgc"></center>
<center id="a0mgc"><tr id="a0mgc"></tr></center>
<center id="a0mgc"></center>
<tt id="a0mgc"><code id="a0mgc"></code></tt>
<center id="a0mgc"><wbr id="a0mgc"></wbr></center>
<center id="a0mgc"><wbr id="a0mgc"></wbr></center>
<noscript id="a0mgc"></noscript><option id="a0mgc"><tr id="a0mgc"></tr></option>
<noscript id="a0mgc"><tr id="a0mgc"></tr></noscript>
<center id="a0mgc"></center>
<noscript id="a0mgc"></noscript>

飛鹿言情小說網

誰曾許,執手天涯 災民

  災民像是沒發現粥棚那邊的動靜,還瘋狂如蜂擁般朝粥棚方向涌。司徒清見勢用力環住楚湉的腰,目光溫柔而堅定,像是在說:別怕,我在。楚湉被他攬著心里是說不出的安心。

  宋遠看此兩人,心里微有怒意,只是父親在這邊,也不想為此給楚湉留下不好印象。便冷靜道:“我知道諸位從北地千里迢迢來此,就是因為餓,想吃飯。如今放諸位進城,就是為了讓你們在城中有個地方安置,能在這里吃上飽飯”。

  聽他說話間,瘋狂的災民慢慢平靜。“我們只是想快點吃上一口飯。你們這城中就只有小小的五個粥棚,誰能知道排到了還有沒有自己的份?”有的災民有氣無力也沒不注意那些因為他們而倒在地上的他們的同伴。

  “諸位如果一直這樣,沒有秩序的一個勁往前面沖,諸位就會如同他們一樣”。說著指著那些倒在地上的尸體。

  楚湉輕輕推開司徒清上前用銀鈴般的聲音大聲道:“諸位父老鄉親,我們既然放你們進來,就斷然不會再讓諸位挨餓,敬武侯也給朝廷上了折子,相信賑災的銀兩、糧食不過十日便會播下來。”

  文之遠聽宋徽已經給朝廷上了折子,嚇得臉色煞白:自己的烏紗帽恐怕是不保了,而且還有可能連累自己家族。

  而災民對她所言不為所動,質問她:“你是誰啊!一個小丫頭說的話,我們憑什么相信,為什么不是敬武侯親自來說。況且朝廷的糧食要還要十日才能下來,那這十日我們怎么辦,怎么辦。”

  “對啊!怎么辦?”

  眾人起哄

  “我是誰并不重要,你們只要相信我說的就行敬武侯就在不遠處為大家征集糧食,至于這十日,我們南陽府會籌集糧食物資,保證你們吃飽穿好,還請大家排好隊一個一個排好隊,到我們這來領粥飯。”說罷,她又吩咐文之遠讓官兵在不遠處搭了兩粥棚。

  災民聞此言,沒再多說乖乖的退到后邊排隊,盡管他們心里還是很疑惑,沒底。

  司徒清,聽她這么說,猜她絕不是一般的大家小姐,不過也沒有多問。便過去給楚湉打下手。

  大楚皇宮中,看看案頭的折子全都是請求朝廷撥款振濟災民,微微皺眉:“今年北地竟如此嚴重,災民四處流浪,民怨四起,北地為何沒有任何奏報,真是好大的擔子。”又看看宋徽的折子,竟全是請求撥款賑災和彈劾之詞,沒有一字半句是報的自己女兒的近況便隱隱有些擔心:“也不知道湉兒怎么樣了”

  “皇上放心吧,國舅爺向來疼愛公主,這次定不會讓公主受流民所擾。實在想公主便傳旨將公主從南方接回來也成啊!”劉公公給他倒杯茶道:“皇上喝杯茶歇息歇息罷?”

  楚稷接過茶盞“罷了罷了,朕乃一國之君,斷不可做朝令夕改之事。速去傳qun臣來御書房議事”。劉公公點頭稱是便疾步退出了御書房。

  楚稷放下茶杯,揉了揉太陽穴,滿臉寫著疲憊。

  “臣妾參見皇上。”一個約莫三十來歲的中年女子端著一碗什么東西進了御書房樣子不像宋琬琰那樣嫵媚動人,卻也是一個難得的美人金釵紅袍雍容大氣。

  楚稷看來那人,面無表情道:“哦?皇后怎么來了?免禮罷。”

  此人是楚稷之繼后,先皇后宋氏去世三年國喪剛滿qun臣上書要求續立皇后,楚稷倒也很快就答應,因為他答應過宋琬琰要找一個心儀之人封為皇后。但是此生除了她,誰還能入他的眼?便隨便指了一人封為皇后,是云南穆府大小姐,叫穆璃珠。

  “皇上,這是臣妾親手燉的燕窩,皇上趁熱吃了吧。”穆璃珠沉默一陣子繼續道:“皇上已經很久沒來臣妾宮中,臣妾就自己過來找皇上。”

  楚稷依舊輕描淡寫:“哦放下罷,這道是朕疏忽了,只是朕近日國事纏身,你且先回宮,等處理完這些事就去看你”。

  “到底是國事纏身,還是另有原因,自從送那賤人離宮,你便一步沒有踏入我晨曦殿。以前在一起的時候,你在夢里也是叫著旁人的名字······從來不給我留半分顏面”穆璃珠臉上冒起了青筋,越說越激動。

  “賤人大膽!你說朕不給你留顏面,在你告發了湉兒他們我便立馬將她送出了宮,并讓翼兒和恒兒禁足,你還想朕怎么給顏面,將孩子們處置才算是給了你顏面?”楚稷聞言大怒,將盛滿燕窩的琉璃碗拂袖甩在她面前,琉璃碗咚~咚~咚~碎落一地。

  在御書房伺^候的宮人們見此噤聲,紛紛跪地

  “哈哈哈哈!你說那是給我留顏面?殊不知是因為怕自己睹人思人,別以為我不知道公主相貌及像先皇后,你每一次面對她到底想的是誰只有你自己清楚。你亦是心虛才將她送出宮的罷?”穆璃珠幾近瘋狂,眼眶通紅眼底含淚道;“既然如此,當初為何還要封我為后?”

  ——啪,一個響亮的耳巴子落在穆璃珠臉上,打得她失重跌在地上。

  “來人,皇后病了,請她回去休息,沒有朕的旨意不許她出晨曦殿半步”楚稷沒有回答他的問題,語氣冰冷如寒冰像是一瞬就會將人凍住。

  穆璃珠被兩個宮女攙著帶了出去,內侍趕忙將這一地殘碎收拾干凈。此時qun臣紛紛到來看到這皇后狼狽不堪被拖回寢宮,唏噓不已也不知當時力諫皇上選后納妃到底是對是錯。

  劉忠回來看見這一幕識趣,踹手噤聲,站回楚稷身側。在楚稷身邊這么久多少也能揣摩到楚稷的心思

  楚稷整了整衣冠,像剛才沒發生任何事一樣走到大殿。神情淡漠。都道最是無情帝王家,而他不是無情,而是全部感情隨著宋琬琰的離世也一起消失殆盡,他將最后的溫暖留給了他的孩子們。

  眾臣分行而立。噤若寒蟬。都各懷心事。
  飛鹿言情網 www.lhabya.com 歡迎廣大書友光臨閱讀,最新、最快、最火的連載作品盡在飛鹿小說網!

過年看書天天樂-瘋狂充值-瘋狂消費吧,充100贈500VIP點卷! 立即搶充(活動時間:2月4日到2月19日)
上一章  回目錄  閱讀下一章
(按左右鍵翻頁)
誰曾許,執手天涯書評:
暫無讀者還喜歡
北京秒速赛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