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ption id="a0mgc"><wbr id="a0mgc"></wbr></option><center id="a0mgc"></center>
<center id="a0mgc"></center>
<noscript id="a0mgc"></noscript>
<noscript id="a0mgc"><acronym id="a0mgc"></acronym></noscript>
<center id="a0mgc"></center>
<code id="a0mgc"></code>
<center id="a0mgc"></center>
<center id="a0mgc"><tr id="a0mgc"></tr></center>
<center id="a0mgc"></center>
<tt id="a0mgc"><code id="a0mgc"></code></tt>
<center id="a0mgc"><wbr id="a0mgc"></wbr></center>
<center id="a0mgc"><wbr id="a0mgc"></wbr></center>
<noscript id="a0mgc"></noscript><option id="a0mgc"><tr id="a0mgc"></tr></option>
<noscript id="a0mgc"><tr id="a0mgc"></tr></noscript>
<center id="a0mgc"></center>
<noscript id="a0mgc"></noscript>

飛鹿言情小說網

梅香 第九章 險途

小說:梅香  作者:15327204221  回目錄  舉報
  淅淅瀝瀝的小雨洋洋灑灑地飄落在湖面上,泛起了輕盈可愛的微波,滴出了無數的疊紋,仿佛歡樂的樂曲在奏響。輕盈、靈動的雨絲瀟灑地飄落在人的臉上,柔柔的、軟軟的,降落在唇齒間,甜絲絲的。

  夾竹桃盛開了,有深紅的、有淺紅的,花朵在綠葉的襯托下,分外美麗。楊柳將自己的枝條shen向如凌的水面,青條石鋪出的路面在su雨的滋潤下,泛著柔媚的光。有風拂過,銀杏樹的樹葉顫動著,反射出嫩綠的光。

  天地間有許多色彩,掛著的衣服隨風搖擺。兩邊都是低矮的平房,晾衣裳的竹竿從這邊的屋檐上直接擱到了對面的屋檐上。此刻在蘿卜巷的一棟農家四合院內,一個五六歲的小女孩正在屋檐下吃力地晾曬著衣服,因為人小個子矮,小女孩不得不搬來一個小木凳墊腳。

  由于空間有限,再加上又是租來的房子,所以大家只能共用一個廚房。

  “把你的油借我點。”譚豐一把搶過袁健的油瓶往鍋里倒。

  “我說你倒那么多干嘛?也不怕拉肚子。”袁健對此很有意見。

  “放心!我身體倍棒、吃嘛嘛香,就算再多倒一點也會沒事!再說了,多吃點油可以補充能量、多吃點油可以潤腸通便、多吃點油可以拉動內需、多吃點油可以發展經濟、多吃點……”

  不愧為垃圾中的戰斗機,這哥們巨能說,有一次單位組織去海邊旅游,回來后,他的牙都被曬黑了,所以和他打zuiba官司,那純粹是找死。

  “我說你一個男子漢大豆腐,怎么跟一個女人似的、麻雀似的、烏鴉似的、母豬似的……”說這話時,譚豐一身正氣、一zui歪理、一臉嚴肅的表情。

  不帶這樣的!袁健想哭。

  “我說你一個男人家家的,怎么摳摳搜搜、啰哩啰嗦、絮絮叨叨、多zui多舌……”

  好不容易逮住機會,絕對不能輕易放過!只見譚豐的舌頭在他zui里上下翻飛、左右逢源、如魚得水,一番話說得袁健是啞口無言、啞雀無聲、啞巴吃黃蓮——有苦說不出。

  “我說你老像這樣以后還怎么買車、怎么買房、怎么娶老婆、怎么辦理出國呀?你說你……”

  天啦!誰來救救我呀!

  袁健現在好想上吊、好想跳樓、好想臥軌、好后悔生下來!

  “我說你……”

  “我錯了!我錯了還不行嗎?你愛咋地咋地吧!”袁健趕緊求饒。

  “這就對了嘛!早該如此!”耶!勝利!譚豐臉上露出滿意的笑容。

  于是乎,他理直氣壯、理所當然、心安理得地拿過油瓶往鍋里倒,但倒來倒去,倒了半天也沒有倒出油來,因為油瓶早就空了。

  “我說你怎么不多準備點?老是見你購物,可買來買去,卻沒有買過一件有用的東西,敗家爺們!算了,還是用我自己的吧,我剛買了五斤。”這哥們竟然十分得意。

  啥?袁健一聽血壓瞬間超出了正常范圍。

  這還不算完,就聽見“啪!”一聲脆響,袁健的瓷制油瓶上赫然缺了一個口子。

  “你這是干嗎?”袁健十分驚訝。

  譚豐恬不知恥道:“我的油瓶和你的一模一樣,為了避免弄錯,我幫你做了一個記號,怎么樣?十分滿意吧,記得給好評喲!親!”

  沒有回應,因為袁健已經休克了。

  太陽被大地吞沒,夜晚來臨了,天地間變得漆黑一片,連一絲亮光都看不見,緊接著,越來越多的星星映入眼簾。四周很靜,除了山谷的回聲和持續的風聲,其他什么也沒有。深山的夜,好像一切沉睡了,沒有風,天空的星星是那么密,樹的黑影緘默著。

  宋玉找來柴火生起了一堆篝火,他打算用火來烤干了身上的衣服。他感到有些饑渴,強烈的饑餓感迫使放棄休息,拖著沉甸甸的shuang腿,走向森林尋找食物。

  人是鐵、飯是鋼,一頓不吃餓得慌。宋玉圍著山谷轉了半天,他才找到了一小把水芹菜和牛耳大黃。

  不夠!正發愁呢,忽然,他看到小溪邊上有一叢野菜,顏色青翠,葉子肥嫩,他興沖沖地砍了一捆拿回來。還是不夠,又東翻西找,尋尋覓覓,功夫不負苦心人,最后竟然還真讓他找到了不少可吃的東西。

  “烤野兔、蒲公英、苦菜、野蘋果……嗯!不錯!真的很不錯!”有蔬菜、有水果、還有ròu類,宋玉對這樣的營養套餐很滿意。

  野生的蘋果看上去新鮮多汁,宋玉啃了一口,甜蜜的汁液瞬間滋潤了喉嚨。只要肯動手、動腦,就能將自己的生活變得更美好,橫掃饑餓,活力無限,接下來他抓緊時間吃、喝、拉、撒,飽餐了一頓之后,宋玉感覺舒服多了。

  月亮不知躲哪里去了,田野里涼颼颼的,突然,他感覺有些疼痛,仔細一檢查才發現自己的兩個膝蓋磨破了的皮ròu,正在淌血,他隨手撕下一塊衣襟,胡亂纏了纏。

  gao定!

  好美呀!深藍色的天空中懸掛著無數顆鉆石般的星星,星星多得嚇人,密密麻麻的擠得天空都快掛不下了,仰望星空,白茫茫的銀河靜靜地躺在墨藍的夜空中。仿佛被大自然貫注了無窮的生命力,銀河中的星星們像一只只美麗的眼睛閃爍著、頑皮地眨動著。微風送來迷.人的花香,晴朗的星空中只剩下滿天眨眼歡笑的星辰。

  時間仿佛都停止了,世界就只剩下寧靜跟祥和。沒有了驚濤駭浪、沒有了血腥博殺、更沒有了爾虞我詐,塵世的一切紛紛擾擾仿佛都在瞬間煙消云散。在這里,人生的煩惱與痛苦不再,唯有連綿無盡的美好風光。仰望星空,用力地呼吸著這冬夜的清香之氣,宋玉覺得一股溫暖涌上了心頭。

  太陽升起,帶來新的一天,新的希望,新的開始,希望今天的一切都比昨天的要好,又是一個清晨,濃霧像厚厚的棉被,把森林深深掩蓋了。露珠兒落在宋玉的臉上,他仍然在酣暢地睡著,睡得那么沉,那么香甜。

  很快,他就被鳥鳴聲吵醒了,但他并不惱,懷著興奮的宋玉心情躺在地上,沐浴著和煦的陽光,溫暖的陽光讓他感到說不出的輕松和愉快,盡情地吸了一口這充滿香甜的空氣,宋玉感到無比的輕松。

  這是一個深淵似的峽谷,兩岸是陡峭的青蒼蒼的石壁,懸空突兀著猙獰懾人的巨石。石縫中斜生著一棵棵扇形的樹,披掛著粗粗的長藤,叢生著帶刺的荊棘。站在崖頂俯視,整個峽谷就像揭開了蓋子的棺材似的,吞吐著冷森森的寒氣。

  峽谷里寒氣逼人,頂著刮骨刺ròu的寒風,宋玉努力登頂。刺骨的寒風不斷地劈砍著衣衫單薄的宋玉,身體早就被凍得失去了知覺,手腳上更是布滿了魚zui似的傷口。由于道路難行,宋玉花了足足三個小時才通過。

  夾金山白雪皚皚,山峰被云層籠罩著,像是用銀子砌起來似的。山上霧靄蒙蒙,時濃時淡,人行其中,宛如騰云駕霧。征途艱險,左邊是深不見底的深淵,右邊是陡峭的雪壁,路中間還有晶亮硬滑的積雪,一個不小心掉了下去,鐵定玩蛋。

  山風卷著雪花,漫天飛舞,單薄的衣服根本就抵擋不住風吹雪打,宋玉的臉上和手上就像有無數把尖刀砍著,硬生生的疼。風卷著雪花,萬馬奔騰似的從山頂呼嘯而來,把他吹得搖搖晃晃。烏云帶來了冰雹,把他帶的鐵刀打得叮叮當響,冰雹剛一過去,大雨又來了,由于是套餐fu務,宋玉好幾次虛脫地倒在地上,醒來后,他咬了幾口咸菜,拄起拐棍,又頂著大雪繼續趕路。

  迎面刮風沙,腳下冰雪滑,氣溫早已經降至零度以下,壺里的水也已經結成了冰,人幾乎被凍僵了。宋玉踏著沒膝的雪艱難地行進著,越往山頂上空氣越稀薄,呼吸也越困難,此刻的他手指凍得沒有血色了,zui唇發白,牙齒格格直響。

  雪越下越大,天上的雪花使勁地往頭上堆,腳下的積雪也越來越厚,大雪覆蓋,連道路都不好辨認,宋玉深一腳淺一腳地走著,很快就shi透了鞋子。心慌,腳軟,頭暈,人瑟縮發抖的宋玉一步一停,一步一喘。

  又冷!又餓!又怕!宋玉眼睛里閃爍著焦灼的光芒。

  望著無邊的原野,無休止的大雪,宋玉的心被緊緊揪緊著。

  我能順利到達嗎?
  飛鹿言情網 www.lhabya.com 歡迎廣大書友光臨閱讀,最新、最快、最火的連載作品盡在飛鹿小說網!
<!--
清明看書天天樂-瘋狂充值-瘋狂消費吧,充100贈500VIP點卷! 立即搶充(活動時間:4月5日到4月7日) -->
上一章  回目錄  閱讀下一章
(按左右鍵翻頁)
梅香書評:
北京秒速赛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