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ption id="a0mgc"><wbr id="a0mgc"></wbr></option><center id="a0mgc"></center>
<center id="a0mgc"></center>
<noscript id="a0mgc"></noscript>
<noscript id="a0mgc"><acronym id="a0mgc"></acronym></noscript>
<center id="a0mgc"></center>
<code id="a0mgc"></code>
<center id="a0mgc"></center>
<center id="a0mgc"><tr id="a0mgc"></tr></center>
<center id="a0mgc"></center>
<tt id="a0mgc"><code id="a0mgc"></code></tt>
<center id="a0mgc"><wbr id="a0mgc"></wbr></center>
<center id="a0mgc"><wbr id="a0mgc"></wbr></center>
<noscript id="a0mgc"></noscript><option id="a0mgc"><tr id="a0mgc"></tr></option>
<noscript id="a0mgc"><tr id="a0mgc"></tr></noscript>
<center id="a0mgc"></center>
<noscript id="a0mgc"></noscript>

飛鹿言情小說網

西風獨自涼 不巧

小說:西風獨自涼  作者:青腰  回目錄  舉報
  第二天早上.

  沈初初被電話鈴聲驚醒。

  一夜翻來倒去,數外面風聲雪聲,不得好眠。

  她mo索著找到手機,有氣無力,“喂?”

  “姐,姐…”

  每一個音節都打著卷地往上走,這份興高采烈讓沈初初嫉妒:怎么會有人喜悅得這么純粹?

  阿迪力。

  “我走啦姐,今天就走,等著我掙大錢回來.告訴一一等著.”

  告訴一一等著?他自己怎么不告訴?

  那邊啪地撂了電話。

  把手機虛虛拿開,沈初初蒙上被子發愣。

  一一季安進展迅速,小家伙受不了?

  少年人的QingAi,是非分明,一言不合,拔刀相向,快意恩仇,干脆利落。

  真好。

  手機再次劇烈震動。

  還是阿迪力。

  “那個,姐,其實是蘇哥叫我來江城的。”

  啪。

  這一回是真正地撂了電話。

  果然。果然。

  她翻了個身,拿被蒙住腦袋,說不清是惱怒還是欣喜,摸摸臉頰,很有些燙手,再也躺不住,索性掀被洗漱。

  還得給晚上去北京的顧況然送行李呢。

  蘭臺在學校不遠的地方。

  出得校門,右轉,直行大約500米,再右轉,一條不長的青石小徑,小徑盡頭就是蘭臺。

  沈初初慢慢走在青石路上。

  積雪尚未清掃,厚厚的一層,踩在腳下軟綿綿地,仿佛溫柔滋味。

  沈初初忍不住地笑。

  她就一直微笑著到了前臺。

  “請問,顧況然在…”

  電梯門開,一個人從里面跨出來。

  靛青的眉,剛硬的發,方正的臉,不是蘇涼是誰?

  沈初初差點咬了自己舌頭。

  下意識地把行李箱往旁邊踢了踢。

  “干什么?”

  蘇涼擰著眉問。

  拖著行李箱,總不成是給自己送行李?

  “呃,”沈初初膈應了下,含含糊糊地道,“那個,隨便看看”。

  看誰?總不成是來看自己.

  蘇涼冷笑一聲,一點電梯按鈕,“請吧。”

  沈初初在這凍得死人的目光里畏畏縮縮地shen手進手袋,再握成一團遞進前臺,悄聲吩咐,“麻煩把這行李送到顧況然房間。呶。”

  一張紙幣飄在臺面上。

  如此心虛氣短。

  電梯里只她和蘇涼。

  一個在電梯最里頭,一個在當電梯門而立,隔著電梯里的最遠距離,不言不語,氣氛很是詭異。

  電梯直到了36層。

  叮地一聲。

  沈初初被一股蠻力扯進了房間。

  唇上立刻疼痛無比。

  蘇涼壓著她,將她死死抵在門后,兇狠地啃嚙,

  象豺狼,未曾捕獲獵物的豺狼,帶著憤怒絕望。

  沈初初疼得脊背都糾結起來,她眼睛眨了又眨,到底沒能忍住淚意。

  蘇涼的唇觸著那水漬,聳然一驚。

  他面色一白,仔細瞅著她,片刻后抬手撫上沈初初紅腫的唇,細致溫柔,摩挲良久,低頭抵著她額頭,“我算什么…”

  連呼吸都是無法言說的痛。

  沈初初只答,“苦口的藥,苦,可…救命。”

  她慢慢shen手,環住他,依在他xiong前,“我賠你。”

  怎么賠?

  蘇涼斜斜一瞥,似自嘲,似蔑視。

  不堪一擊的剩勇。

  沈初初強自支撐的勇氣立刻消失迨盡。

  蘇涼拿起車鑰匙。

  “走吧”

  “去哪里?”

  蘇涼目光涼涼一橫。

  “不是要賠我嗎?賠我件衣服好了。”

  沈初初乖乖地跟到副駕坐好。

  蘇涼目視前方,繃著臉,一手掌著方向盤,一手搭在變速器上,一心關注著路上景況,視沈初初如空氣。

  沈初初手心悄悄覆上蘇涼手背。

  蘇涼不聲不響挪開.

  沈初初覷他一眼,再勉力握住,唇齒輕輕俯就。

  她的唇還有些微微腫起-都是他作的孽!

  感覺到他手指的軟弱,沈初初輕笑。

  “你知道的,我沒法子。”

  她下力咬他指上不多的皮ròu,看一排整齊的牙印,軟了聲調,“你真狠心。”

  rǔ燕一樣ni喃。

  她舔一舔那牙印。

  蘇涼倒抽涼氣,長撳喇叭,車子要飛起來似的。

  沈初初肅了臉,坐正身子,“也不怕招來警察。”

  招來狼也不怕.

  眼見得車子急急剎在廣場門口。

  是沈初初常來的地方,此處人潮洶涌,燈紅酒綠,正是本城最繁華處,各種品牌,頂級的以及非頂級的品牌一家挨著一家,華麗麗緊簇著,奢華的福地。

  今天大約下著雪的緣故,人流稀少。

  他拉開車門,彎著胳膊,挑畔地看著她。

  沈初初心內猶疑,但只轉瞬之間,她咬咬牙跳下車,輕輕挽起他胳膊。

  瞧著他彎起的zui角,沈初初手底下再緊了緊。

  兩人就這樣相攜著進了門。

  深堂高軒,巨大的LOGO鐫刻門上,落地窗前廣場積雪盈寸,白茫茫一片,店內靜寂無人,只頂燈打著柔和的光,一排排服裝在深處不動聲色地招搖,十足十男裝頂級奢侈品牌氣勢。

  兩個店員跟了過來,“先生太太想看點什么?”

  沈初初抬頭朝蘇涼瞅去,正撞上蘇涼似笑非笑的目光,她面上發熱,松開了挽緊的手,“我賠你件一模一樣的好不好?”

  一模一樣的英ting。

  似絨非絨,似棉非棉,靛藍色調,大翻的駁領,垂墜的風衣,有棱有角的式樣里蘊著無限光華。

  店員顛顛地拿來衣服,笑得花朵一樣,“太太眼光真好,這是我們剛出的新品,這肩,頸,腰線都收得恰到好處,看先生肩背ting拔,身高…呃,一米七八?或者一米八?,合適,絕對合適,先生試試?”

  蘇涼只拿眼瞧著沈初初,有機靈的店員扯扯同伴,巧笑嫣然,“先生太太真恩愛,先生這是要太太親自給試衣服呢。”

  他眼里藏不住的跳躍,與她昨日夢境里一模一樣,沈初初不忍拒絕.

  她立在他身前,她的鼻尖剛好在他的下頷,隔著半步距離,不遠不近,亦遠亦近,她清露般的氣息與昨日相似,蘇涼瞧著她頭頂,屏住呼吸。

  沈初初指尖搭上他肩頭,手底下那人似乎略收了收,她不由地往回一縮手,面上一熱,他只著一件紫藤色襯衫,熱力騰騰地散發,緊繃的手臂肩胛糾糾結結,銀瓶乍破水將迸的力量觸手而來,他的手臂、肩胛、頸脖,她的指尖一一掠過,落在蘇涼喉節處,微微一頓,手指順勢滑向xiong口,沈初初拉合衣襟,試試松緊,這風衣似是為他量身訂做,無一處不妥帖,無不處不風華,她低頭扣著扣子,聲音幾不可聞,“舒坦了?”

  她流云似地烏發拂在他xiong前,清爽純凈,那耳垂竟是小小的一弧,玉似地水潤。

  他竟說不得半句.

  店里導購在稍遠地方甜笑侍立,有眼色得很。

  沈初初不動聲色地后退一步,打量著。

  這件靛藍色風衣與他紫藤色襯衫相得益彰,簡潔爽利的設計,顯得他身板清朗簡潔,肩寬背實,ting拔如松,他面容純粹,眉目清峻,發絲剛硬,眼眸里說不明的深沉,硬朗里帶了些微的棱角。

  英ting里的銳利,稅利里的英ting。

  再不是青蔥稚嫩的少年郎,而是鐵骨錚錚運籌帷幄的男子漢.

  沈初初心情復雜地點點頭:實在是配。

  店員此時圍了過來,“先生這件衣服穿起來貴氣十足,太太眼光真好,要不要試試里頭不搭襯衣搭T恤?又一種風格,時尚,隨意,大方?”不待回答,小跑著找了衣服來,捧給沈初初,又遠遠地回避著。

  沈初初被店員的訓練有素嚇著了,忡征間,蘇涼附耳,“我晚上出差,北京。”

  沈初初驚得唇齒微張,是跟顧況然一起?

  那他昨天,是偷跑出來的?

  她輕抿唇,呼一口氣,“知道了。也是兩星期嗎?”,招手喊人,“來,美女,把你們襯衫T恤西服kù子皮鞋襪子還有大衣,統統拿來,行李箱有嗎?有?推過來。”

  最終選了一打襯衫,七八條西服長kù,兩件大衣,連帶襪子皮鞋,沈初初一件件剪掉吊牌,分裝進箱子收好,推到落地窗前端坐喝咖啡的人手上,“看看還少什么?”

  蘇涼的不悅簡直寫在臉上,“少什么你不知道?牙膏牙刷刮胡刀沐浴露剔須膏,還有毛巾內衣,現金,有嗎?剛買的襯衣T恤,能穿嗎?要不要洗一洗?你就是這樣給人收拾出門東西的?”丟過一張信用卡“買單。”

  他自顧自地喝咖啡賞雪景,只肯給她一個側影。

  信用卡幾乎要攥出水來,沈初初一口濁氣在xiong腔處來來回回,她銀牙幾近咬碎,到底她欠他多少?

  彼時店員過來簽單,“太太,請輸密碼。”

  她哪里知道他的密碼?

  他的生日?......

  車牌號?……

  偏他昂著頭視而不見.

  最后一次機會,沈初初沉吟一下,十分不確定地輸了一串數字。

  刷卡機嘩嘩嘩開始吐紙。

  是他離家的日子。

  沈初初憋在xiong口的那口氣順暢地呼出,她趁空掃他一眼,沒想到蘇涼也正拿眼看來,沈初初展顏一笑,看他十分不屑地轉過眼,歡喜象湖水一樣漫過她心房。

  她牽住他,第一次不管不顧地牽牢他,聲音是自己也想不到的柔婉,“走吧,底下超市有牙膏牙刷,還有沐浴露剃須膏,衣服呆會回去洗,拿烘干機烘干,來得及,外面有銀行,我現在去取現金-好不好?”

  沈初初牽起他,那雙有些薄繭一路艱辛殺伐征戰摸爬滾打戰至她跟前的手,仿若抓住了長久以來的希冀,巴望這一刻天長地久的心從來沒有這么熱切。

  “還早。”

  蘇涼拉著她進了相鄰的門。

  一樣的奢華店堂,一樣熠熠地生著光。

  細小的腕表附上來,褐色的牛皮腕帶低調里閃著光,小巧圓潤的表盤,碎鉆奪目地打著人心。

  蘇涼躬著身子,扣著她的腕。

  太淵,經渠,列缺,少商.

  列缺為電,肺音為商.

  他扣著她命門,如龍在淵,如魚得水.

  少商少商,他是不是窺見她深入肺腑的心音?

  她一顆心悸動不已,面上漸漸起了熱意.

  那一路殺伐卻依然高昂的頭顱,此刻溫馴地伏下。

  他鬢角溜青,耳際清爽干凈,隱隱的溜青印跡直到下頜,他手上扣著腕扣,卻偏了頭,笑瞧著她。

  沈初初瞧見了他眼中的自己,似水似霧。

  她不由地抬起腕,往他鬢角而去。

  “沈初初。”

  門外一聲喊。

  沈初初眼皮跳了兩跳。

  她回頭看向門外,沈如意著高筒長靴,綁緊牛仔kù,手里拎件大紅羽絨服,橫眉怒目地瞪著她。

  沈初初頓時頭皮發緊。

  她拉緊了蘇涼,笑迎上去,“如意,這個天來逛街?怎么不喊我?唐霜也不陪你?”

  沈如意審視著兩人交握猶不放開的雙手,審視著沈初初面上的暈色,仰頭嗤了一聲,一步將她扯了過去,胳膊捏得死緊,低低喝叱,“我倒是叫得到你…沈初初,你是蘑菇還是花,長人身上了?過來,我有話跟你講。”

  沈如意被扯得眉眼都變了形。

  該來的總是會來。

  沈初初站在電梯口,一路被如意下死力地拖著,委實有些踉蹌,她竭力穩住身形,向蘇涼苦笑,“你看見了?剩下的事我辦不了了,你回家拿吧。時間來得及,還得給干媽說一聲。”

  蘇涼塞過一張銀行卡,揉揉沈初初頭發,“我先走了。你去吃飯,吃完了你們姐倆再逛逛。”

  湛黑里散發著幽光的信用卡,沈初初手袋里也有一張,她稍猶豫了下,淺笑著接過。

  一只手在沈初初眼前晃動,“嘿!”。

  如意臉板得似踢不破的鐵塊。

  沈初初揚一揚手中亮湛湛的卡,瞇一瞇眼,“想吃什么?有人買單。”

  沈如意已扔下她調頭而去。

  沈初初小跑著一路跟上。
  飛鹿言情網 www.lhabya.com 歡迎廣大書友光臨閱讀,最新、最快、最火的連載作品盡在飛鹿小說網!
<!--
清明看書天天樂-瘋狂充值-瘋狂消費吧,充100贈500VIP點卷! 立即搶充(活動時間:4月5日到4月7日) -->
上一章  回目錄  閱讀下一章
(按左右鍵翻頁)
西風獨自涼書評:
暫無讀者還喜歡
北京秒速赛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