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ption id="a0mgc"><wbr id="a0mgc"></wbr></option><center id="a0mgc"></center>
<center id="a0mgc"></center>
<noscript id="a0mgc"></noscript>
<noscript id="a0mgc"><acronym id="a0mgc"></acronym></noscript>
<center id="a0mgc"></center>
<code id="a0mgc"></code>
<center id="a0mgc"></center>
<center id="a0mgc"><tr id="a0mgc"></tr></center>
<center id="a0mgc"></center>
<tt id="a0mgc"><code id="a0mgc"></code></tt>
<center id="a0mgc"><wbr id="a0mgc"></wbr></center>
<center id="a0mgc"><wbr id="a0mgc"></wbr></center>
<noscript id="a0mgc"></noscript><option id="a0mgc"><tr id="a0mgc"></tr></option>
<noscript id="a0mgc"><tr id="a0mgc"></tr></noscript>
<center id="a0mgc"></center>
<noscript id="a0mgc"></noscript>

飛鹿言情小說網

繪雪桃花 我替他受罰

小說:繪雪桃花  作者:MSNyunxie  回目錄  舉報
  行長把頭垂的更低了,也不說話,像是默認了流云的話。

  “我說打就打!今天誰不執行我的命令,就當違抗軍令處理,所有人都杖責三十,沒人打,我親自來打!”流云的聲音傳遍四方,落地有聲。

  “將軍!”行長猛地抬起了頭,卻看到流云臉上的表情不容置疑,知曉今日,怕是攔不下云寒王了!

  秋伍認命地繼續趴到長凳上,閉上了眼睛,他知道今日這頓責罰免不了,他也不想逃,她打他,哪怕打死他,他都認了。行長無法,從地上站起來,握著軍棍,流云就在旁邊看著他,他一咬牙,抬起軍棍,打了下去。秋伍悶吭一聲,受了一軍棍。

  接著軍棍就像雨點一樣噼里啪啦地向秋伍身上砸去。秋伍緊緊咬著牙關,硬是沒出聲,直到把紅唇都咬出了血,看著嫣紅一片。

  眾將士憂心忡忡地跟著數:“二十八,二十九,三十!”

  “夠了!”

  流云突然出聲,行長趕緊停了手,眾將士心里一喜,以為流云終于不忍心,決定不懲罰秋副將了。流云像是看出了眾將士的想法。

  “七十軍棍還是要打。”

  秋伍連同眾將士心里一沉。

  “打便打,我都受著。”秋伍從牙縫間擠出這句話,而后便不再出聲了。

  “只是秋伍是我的手下,他犯錯,是我管教不嚴,治軍無方,我理應也該受罰,所以剩下的七十軍棍由我來替他承受。”

  “不行,不要!”秋伍死死地抱著長凳,怎么也不肯放開。讓流云來替他受這個軍棍,還不如讓他去死。

  但流云手輕輕一拂,秋伍還是從長凳上掉了下去,屁.股著地,痛得他冷汗直冒。流云趴在長凳上,面無表情,只說了一句“打!”

  行長本不想動手,奈何流云意志堅定,讓人無法違抗。行長只得繼續咬著牙行刑。流云生生受著這七十軍棍,直打到嫣紅的鮮血透過雪白的衣衫滲出來。秋伍跪坐在一旁,已經呆愣住了,看著眼前的情形,張著zui發不出聲音來。

  時間仿佛異常漫長,那七十軍棍似乎一直沒有盡頭。

  “六十,六十一,六十二……”

  “快結束啊!為什么還沒結束!”秋伍突然哭著嘶吼道。

  行長像是被嚇到了一樣,加快了手下的速度。

  “六十九,七十!”

  終于行刑完畢!秋伍想過去將流云扶起來,腳下又像生了根,挪不動分毫。流云緩了一緩,然后緩緩從長凳上爬起來,身形有些踉蹌,臉上血色全無。但眼神卻異常堅定,好像沒有因為這場行刑動搖她任何的意志。她的目光一一掃過在場的人,沒有人敢和她對視,紛紛低下頭去。

  “本王只想告訴各位,行軍打仗不同兒戲,或許你們已經在京都養尊處優太久了。校場的訓練再苦,也比不上行軍打仗殘酷。希望你們明白軍人的職責,軍令如山!希望我以后只會看到你們因為上陣殺敵而受傷!我不想再看到你們作為一個軍人,卻因為這些事而受傷!我希望這是最后一次!”

  說完,流云頭也不回地往主帳走去。眾將士看著流云還有些踉蹌的背影,心里卻對她肅然起敬。秋伍將頭埋在胳膊中,小聲啜泣。他這一生最愛的人,他為她去死都可以,卻讓她在最焦頭爛額的時候,還為自己承受了這些傷害,自己實在是太沒用了!

  流云強撐著回到了主帳中,終于再支撐不住,倒在了chuang上,饒是她,這七十軍棍也實在難熬,她沒有用內功護體,這七十軍棍是實實在在地打在了她身上。只是不知道秋伍能不能明白她的苦心。流云正想著,門外突然傳進一聲略帶試探的聲音,有些發顫。

  “主子,我可以進來嗎?”

  是秋伍,流云回頭看了一眼自己受傷了屁.股,想了想,還是說不方便。秋伍長嘆了一口氣,似乎有些失望。沉默了半晌,秋伍緩緩開口。

  “主子,秋伍知錯了。”

  流云會心一笑,她其實從未怪過秋伍。她知道秋伍很痛苦,如果今日,換了是她看見七秀或者秋伍有了別的喜歡的女子,恐怕心里也是不好受的吧,更可況秋伍對她呢?

  “那便好,這七十軍棍,我也不算白挨。外面風涼,你就別在外面站著了,回房去上藥吧。明日還要趕路。”

  門外默了半晌,秋伍淡淡應了一聲:“好!”便離開了。

  秋伍走后,門外突然吹進一絲清風,簾子飄動了幾下,又重重落下。流云感受到屋子里出現了第二個人的氣息,她卻沒有多擔心。

  “你來了?”流云語氣熟稔,仿佛知道來者是誰。

  “如果我不來,那你這一屁.股的傷怎么辦呢?誰來給你上藥?剛才那個唇紅齒白的小將軍嗎?”

  一個人影從yin暗處走出,蠟燭昏黃的燈光照亮了她的臉,卻是個眉目舒朗的清秀女子。

  “你別說,如果讓他來給你上藥,那個小將軍看起來倒是巴不得的樣子。”

  “長顰,你怎知我的身份?”

  “我是干情報出身的,知道璇璣閣的老板娘實際上就是大名鼎鼎的云寒王很難嗎?況且你也沒有掩飾的很好。”

  名喚長顰的女子無所謂地說著,從懷中掏出了一個白色的小瓷瓶,打開,一股異香傳了出來。流云眉頭一皺。

  “雪姬?你怎么會有這個藥的,去他那兒偷得?”

  “是啊,天底下除了喬木公子的親傳弟子流回雪,又有誰會有這個止血生肌的神藥呢?不過說是偷,倒不如說是他故意讓給我的,他好像知道我和你的關系一樣。”

  長顰掀開流云的kù子,看著她慘不忍睹的屁.股嘖嘖有聲,手下卻是毫不憐惜地挖了一坨膏藥敷在了上面。一股清涼透過肌膚滲透到身體里,流云頓感那股火辣辣的感覺消失了,舒服了很多。

  “不過我說,剛才那個小將軍確實長得不錯,唇紅齒白的,閣主你也太好命了吧?明明半點沒有女人味,喜歡你的男人卻這么一大堆,各個還都長得好看,實在是羨慕死我了。”

  說著手下的力道不自覺的大了一點,似在發泄。流云皺起了眉頭。

  “信不信我馬上就能讓你好看?”

  聽聞此言,長顰趕緊換上一臉討好的笑容,手底下力道也輕了,誰叫自己技不如人呢。

  “萬花那邊怎么樣?”流云復又開口。

  “剛安排好各地的部署,估計再過幾天,等閣里和瑯宇樓的事情安排好,就要來找你了。我無事可做就先過來了。估計她知道了之后得羨慕死。她那個人,活脫脫就是你的‘走狗’,如果她知道了我不光來了,還摸了她的閣主大人的屁.股,不知道她會怎么樣呢?會不會想劈了我?哈哈哈哈,她吃癟的樣子想起來就想笑。”

  說著,長顰好像真的看到了萬花吃癟的樣子一樣,笑得花枝亂顫。

  “你知道當初我為什么選萬花跟在我身邊,而不是你嗎?”

  “哦?為什么?”長顰頗有些好奇的將頭湊過來。

  “你出去吧,別打擾到我休息了。”說著流云已經閉上了眼睛,看起來真的像是要睡覺了一樣。

  被流云堵了一口,長顰憋悶的不行,但又不敢違抗流云的命令,最后跺跺腳,猛地掀了簾子出去了。躺在chuang上的流云幾不可察地露出了一個微笑。

  秋伍回到帳中,見七秀已經準備好了傷藥,正等著他。雖然早就知道難免要被七秀看到,但自小他什么都要跟七秀爭,這幅樣子,自然也不想讓七秀看到。秋伍悶不吭聲地躺到chuang上。

  “你去給我打點水來,我自己上藥。”

  七秀豈會猜不到秋伍的心思,將手中的托盤放到桌上,便也聽話地出去打水了。

  “傷在屁.股上,你自己怎么給自己上藥啊?”

  帶著戲謔的女聲響起,秋伍一個翻身從chuang上坐起來,拿過掛在墻上的劍,防備地看著這個不速之客。

  “唉,別緊張,我叫長顰,是你們云寒王的朋友,從明日起就要跟你們一起去邊關了,大家都是……戰友,對!戰友!”

  見對方似乎真的沒有敵意,秋伍也就相信了她的話,放下了防備。

  “我就是來看看,秋伍小將軍需不需要美女fu務,幫你擦擦屁.股呢?我這可有絕世好藥雪姬呢!包你第二天屁.股雪白如初!”長顰拿著白色的小瓷瓶,顯擺一般在秋伍面前晃啊晃。活脫脫一個女se狼。

  “滾!”秋伍從喉間吐出這個字,中氣十足,顯然是被氣急了。

  長顰也見好就收,擺擺手示意投降,將白色的小瓷瓶放在桌上便退出去了。七秀進來時,見秋伍還躺在chuang上,屁.股上的傷也沒有處理,嘆了一口氣,要來幫他上藥,卻在桌上看見了一個不屬于他的小瓷瓶,打開,一股異香傳遍了屋子。七秀一怔。

  “這是?”

  “雪姬。”

  “哪兒來的?”

  “一個女se狼送來的!”

  秋伍將頭埋在被子里,悶悶道,七秀滿臉不解地看著他,秋伍卻不想再說話。今天的事,他再也不想提起!
  飛鹿言情網 www.lhabya.com 歡迎廣大書友光臨閱讀,最新、最快、最火的連載作品盡在飛鹿小說網!
<!--
清明看書天天樂-瘋狂充值-瘋狂消費吧,充100贈500VIP點卷! 立即搶充(活動時間:4月5日到4月7日) -->
上一章  回目錄  閱讀下一章
(按左右鍵翻頁)
繪雪桃花書評:
北京秒速赛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