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ption id="a0mgc"><wbr id="a0mgc"></wbr></option><center id="a0mgc"></center>
<center id="a0mgc"></center>
<noscript id="a0mgc"></noscript>
<noscript id="a0mgc"><acronym id="a0mgc"></acronym></noscript>
<center id="a0mgc"></center>
<code id="a0mgc"></code>
<center id="a0mgc"></center>
<center id="a0mgc"><tr id="a0mgc"></tr></center>
<center id="a0mgc"></center>
<tt id="a0mgc"><code id="a0mgc"></code></tt>
<center id="a0mgc"><wbr id="a0mgc"></wbr></center>
<center id="a0mgc"><wbr id="a0mgc"></wbr></center>
<noscript id="a0mgc"></noscript><option id="a0mgc"><tr id="a0mgc"></tr></option>
<noscript id="a0mgc"><tr id="a0mgc"></tr></noscript>
<center id="a0mgc"></center>
<noscript id="a0mgc"></noscript>

飛鹿言情小說網

任君,遠去 五、大婚

小說:任君,遠去  作者:黛葉  回目錄  舉報
  民國五年,六月初三日。

  是個好日子。

  是曾家與凌家的大喜日子。

  曾家與凌家即將結成親家,這一事,已經早在一個月前,曾家人給凌家送來聘禮的時候,在茶亭鎮內傳了個遍,每家每戶,茶余飯后,都會談論起曾家大少與凌家女兒的婚事。這是場門不當,戶不對的結姻,自然有的人羨慕凌家女兒的幸運,竟然不聲不響地就攀上了茶亭鎮上數一數二的富貴人家。

  能與鎮上的富貴之家結成親家,自然是無數人心中的愿望。有艷羨,更是會有妒忌,也是有人等著看凌家笑話的。

  曾家乃是茶亭鎮上的大茶商,鎮上的三大名茶樓,與一些小的茶樓茶館,都依仗曾家茶莊的供應。曾家不僅對這方圓百里內的茶樓茶館有供應,對外更是銷向浙江、江蘇、廣東等地,銷售的連鎖,是十分之廣。

  而凌家,三代都是繼承著祖上留下的私塾,祖上三代的職業都只是小小的私塾先生,唯有凈瑜的太祖父考中過舉人這件事,在這小鎮上算是有名,別的,也是沒什么好稱道的。

  破落私塾與富貴茶商的聯姻,一時在鎮上成為話題,直到凌凈瑜嫁進曾家之后的五年里,也是沒有消停過。

  凌凈瑜對于流言蜚語,倒是采取一應不理的態度。她與幕承真心相愛,三言兩語,又怎么會影響到他們之間的情誼?只要幕承對自己真心,其余的,又算的了什么。

  幕承的家人,也是見過凌凈瑜的。他們不滿幕承的選擇,要求過幕承與凌凈瑜分開,從此互不往來。那日,曾幕承以離開曾家為要挾,說是今生非凌凈瑜不娶,若以其他女子為妻,他倒寧愿離開曾家,與心愛之人遠走茶亭。

  老爺夫人沒轍,只能應下這場婚事。

  此事過后,凌凈瑜自責了許久,畢竟是因為自己才發生這樣的事,幕承以往從未頂撞過自己的父母,因著自己而令曾家生起矛盾,她心中替幕承難過,心中的自責更是沒有斷過。

  一個月后,幕承帶著聘禮,來到凌家,請娶私塾先生凌志的女兒,凌凈瑜。

  六月初三的今天,是凈瑜出嫁的日子。

  母親與梳頭姥姥,在凈瑜的閨房之中,為凈瑜打理一切。

  這是她為了自己所愛之人梳起的發髻。

  將頭發收好,盤起,發髻之上,扣好鳳冠。胭脂染了如玉肌膚,有了半分的嬌妍美艷,霞帔襯著人氣質大氣出眾,映出今日的喜慶。

  凌母吩咐了一聲梳頭姥姥,梳頭姥姥便走了出去,剩下凌母與凌凈瑜在房內。凌母看著鏡中如玉似花的女兒,突然哭了出來。

  凌凈瑜見著,不忍,拉住母親的手,想著要勸慰些什么,可話未出,眼淚就不住著開始流。最終還是凌母定了定,將心中的話說了出來。“十九年了,我很是盼著這天的。”凌母微笑著,細細地看著女兒,“唉呀,我的女兒,終于是長大了呀……盼著盼著,你終于出嫁了,往后的日子,母親,再也不能陪你了。想著你有福氣,能嫁入曾家,這十九年里的操心,也是能放下了。”

  “母親,往后你與父親,要好好的,女兒不能陪在身邊了。”說著,忍不住,捂著嘴哭著。

  “好了好了,你看看你,再哭妝都要花了,再重新裝扮,誤了吉時可不行!”說著,拿出手帕,替女兒擦去淚水。

  梳頭姥姥進來,說著曾家迎親的隊伍來了,請新娘入轎。

  凌母替凌凈瑜蓋上了紅蓋頭,扶起了她,在母親與梳頭姥姥的接引之下,凌凈瑜終于是慢慢步入了大紅花轎。

  鞭炮聲“噼里啪啦”,在凌家的門口響起,圍觀的人的聲音,也漸漸淹沒在這鞭炮聲之中。花轎搖晃著,漸漸是留了那鞭炮聲在背后,迎親的隊伍,離著凌家,越來越遠。

  來到了曾家大院的門口,花轎停下,媒婆將凌凈瑜扶出轎,給了她喜帕的一個邊角。她知道,這另一邊牽著的,是那個愛著自己的人。她接過,媒婆半扶著她,由著那喜帕,牽著自己入了曾家大院。

  經過了前院,來到中堂之內。

  一聲“一拜天地”響起,一對新人跪下,向著堂前磕頭。

  “二拜高堂——”

  “夫妻對拜——”

  禮畢后,媒人與他,引著自己入了新房。

  凌凈瑜,端坐在屋內。

  她聽著屋外的歡笑聲,祝賀聲。自己這十九年,是從來沒有遇到過如此喜慶。即使是過年,自己的家中也未曾如此熱鬧過。

  畢竟是曾家大婚,茶亭之內,或與曾家有往來的人,都會來捧場的罷。雖然曾家的老爺夫人是看不起自己的出身,但大婚的排場,定不會變得苛刻,反倒是要辦,就得辦的隆重,不會失了體面。

  在屋內這么等著,覺著時間過得特別的慢。蓋頭還不能揭,東西也不能吃,在一旁伺候的人,也是站在一旁,話也不說半句。

  就這么熬著,好不容易熬到了幕承回來的時候。

  蓋頭遮住,她看不見眼前的人,卻感覺到他走到了自己的面前。他挑起自己的蓋頭,掀了開來。

  身旁兩個伺候的人,終于是退下了。

  凌凈瑜長長地舒了一口氣。

  “累嗎?”他問道。

  他坐到了她的身旁,握住她的手。凌凈瑜看向了他,面色微紅,顯是喝了不少酒。“這可是仲夏呀,手怎的這樣涼。”他將凌凈瑜的手,貼到了自己的臉頰之上。凌凈瑜覺著手中,傳來他的微熱。

  “喝這么多的酒,頭暈不。”

  他搖了搖頭,卻是有了點醉意。

  “一天未吃過東西了,你一定是餓了吧。”他放下凌凈瑜的手,走了幾步,到桌前,拿起了一碟糕點。他緩步走回了床前,坐下。“還記得除夕那天嗎,你跟我說過,你很喜歡萬福樓的紅豆薏仁冰晶糕的。”說著,用筷子夾了一塊,是要喂凌凈瑜吃這糕點。

  凌凈瑜面上一紅,扶著鳳冠兩邊垂下的金色流蘇,輕輕咬了一口,曾幕承筷中的糕點。

  “好吃么。”

  “好吃!”

  曾幕承將糕點放于床前的矮桌之上,臉,漸漸靠近凌凈瑜。

  兩人前額相貼。

  幕承身上的氣息,越來越近,凌凈瑜覺著心中跳動,愈來愈快,愈來愈重,面上也不禁多了一抹緋紅。他微微笑著,看著眼前之人,心中的愛,快要溢出。

  他微微側頭,吻了過去。

  飛盧小說網 b.faloo.com 歡迎廣大書友光臨閱讀,最新、最快、最火的連載作品盡在飛盧小說網!,

端午看書天天樂-瘋狂充值-瘋狂消費吧,充100贈500VIP點卷! 立即搶充(活動時間:6月7日到6月9日)
上一章  回目錄  閱讀下一章
(按左右鍵翻頁)
任君,遠去書評:
北京秒速赛车 曾道人开奖现塲 快乐10分彩票 任选9场奖金多少钱 新疆十一选五投注表 超级大乐透手机选号 彩票随机选号器在线 体彩天津十一选五开奖结果 彩票中心的大门好进吗 安徽时时彩怎么看不到 天津十一选五形态走势图 最新任选9场赔率 北京11选5开奖信息 广西快三今天的推荐号码 福建11选5开奖 北京时时彩开奖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