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ption id="a0mgc"><wbr id="a0mgc"></wbr></option><center id="a0mgc"></center>
<center id="a0mgc"></center>
<noscript id="a0mgc"></noscript>
<noscript id="a0mgc"><acronym id="a0mgc"></acronym></noscript>
<center id="a0mgc"></center>
<code id="a0mgc"></code>
<center id="a0mgc"></center>
<center id="a0mgc"><tr id="a0mgc"></tr></center>
<center id="a0mgc"></center>
<tt id="a0mgc"><code id="a0mgc"></code></tt>
<center id="a0mgc"><wbr id="a0mgc"></wbr></center>
<center id="a0mgc"><wbr id="a0mgc"></wbr></center>
<noscript id="a0mgc"></noscript><option id="a0mgc"><tr id="a0mgc"></tr></option>
<noscript id="a0mgc"><tr id="a0mgc"></tr></noscript>
<center id="a0mgc"></center>
<noscript id="a0mgc"></noscript>

飛鹿言情小說網

快穿之請尊重女配的智商 第二十七章:薛寶釵的宮斗之路10

  “要把糧食運到淮南,不如就地取材。”薛寶釵說道。

  “就地取材?”皇上若有所思,“怎么講?”

  “皇上,江南多鹽商,富庶。人更是多如牛毛,奴婢相信只要他們帶頭捐糧捐物,至少安置流民是不成問題的。”

  “想讓河蚌開口,可是需要九牛二虎之力啊,一個不好,就容易引起動亂。”皇上說道,神態之中似乎有些失望。

  “皇上,可想過明年的鹽引子。如果此時朝廷放出流言‘誰帶頭捐銀子,誰有朝廷發放的皇商牌匾,可以優先獲得鹽引’呢?”薛寶釵繼續說。

  “鹽引!”皇上倒是沒有考慮到這一層,往年的鹽引發放,那些富商必然與朝廷大員關系親近,朝廷也是占不了多少光。如果,借此機會能打亂局面,未嘗不是一件好事!

  他直起身子,眼神專注,說道:“具體講講。”

  “據奴婢所知,每年這個時候都會有鹽商上京,自然是為了鹽引走動。朝廷門路就這么窄,自然有進不來的。老牌商家牢牢把住關系網,新派商家無門可入,要讓這盆死水活起來,就必須給他們機會。淮河水災即是考驗,也是朝廷打開的一扇門,能不能抓住就靠他們自己。”

  皇上考慮一下可能性,朝上那qun老狐貍估計要找我拼命了。他頭疼的捏捏眉頭,“糧食能解決,但是匪患呢?總不能也靠這些鹽商!”

  “匪患,皇上應該知道只是癬疥之疾,也只能在淮南一帶活動,就其原因,也不過是水災處理不當的后果。百姓沒有活頭了,自然管不了許多。只要我們大魏能做出救災的措施,自然有人動搖。再派一能人志士前去招安,何愁匪患不除。”

  皇上看著她的眼光意味不明,直教人心里發慌。“奴婢家里愿意敬獻十萬兩銀子,只求皇上能給兄長一個改過的機會,讓兄長去招安。”

  “你倒是舍得!”皇上意味不明的嗤笑了一聲,薛蟠,爛泥能扶的上墻嗎?

  薛寶釵跪在地上,說道:“兄長年少氣盛,犯下大錯,對不起家國,對不起祖宗。但浪子回頭金不換,請皇上給兄長一個機會。”

  皇上看著薛寶釵雪膩的脖頸,喉頭發緊,他看著美人窈窕的身姿,腦袋發昏應承道:“二十萬兩,你兄長能從那qun逆賊那里回來,朕既往不咎。”

  “多謝皇上。”薛寶釵心里這才松了一口氣,薛蟠的事翻過去一半了。只要以后沒人提起,才算是真的過關。

  皇上看著薛寶釵放松的表情,又問:“數以萬計的房屋損壞,死的人可不少啊。重整家園,可需要不少民工。”

  薛寶釵識趣的說:“聽說監獄有不少囚徒……”

  “大災之后必有大疫”光是水中的尸體都是問題。“所以,皇上最好派遣太醫署幫助災民消滅疫源,避免引起不必要的擴散。”

  她又說:“洪災剛過,可派監天署每日發布天氣預測,以便災民提前準備。”

  “另外,皇上可帶頭募捐,將款項專人處理,負責提供災民一些日常所需。”

  “兵部也可派人維持秩序,朝廷主持此事之人也可將皇上的仁政宣布四方,讓災民知道,皇上時刻想著他們。”

  薛寶釵林林總總的說了許多,應是各方各面都有涉及。她這是參照后世的一些處理方法,應該是比這個朝代先進一步的。

  皇上放下手上的毛筆,他記錄了許多,薛寶釵停下,他才擱筆。揉揉手腕,拿起這章程,心里又欣賞某人幾分。

  薛寶釵讓御膳房準備飯食,張德順看著皇上平靜的神色,掩飾住心中的驚異。他把薛寶釵的地位又往上提了一個等,看著薛寶釵平靜的樣子,忍不住再提一個等。

  這后宮的天要變了!

  御膳擺上,已經比平常少了不少菜色,看樣子御膳房也都是人精啊!

  皇上吃了幾口,“朕也感覺大腦清明了不少,張德順,賞御膳房。”

  “是。”張德順記下來,讓手底下的小公公去傳旨。

  “皇上,您嘗嘗這烏骨血燕雞湯,不是奴才夸,這可是御膳房老張頭的拿手好菜。”他恭敬的敬上。

  魏清帝看了一眼站在角落低頭垂眼的薛寶釵,“薛氏勸膳有功,這碗雞湯就賞給你吧!”

  薛寶釵領賞謝恩,那雞湯拿在手里,沒有立即動作。她似乎看見皇上喝了一口,這勺子似乎也沒換。她用手攪了攪,不想喝怎么辦?!

  張公公還站在旁邊,笑瞇瞇的說:“薛姑姑可是不舍得喝?”

  薛寶釵眼睛不眨,然后說道:“這味道太香了,我害怕吃的時候殿前失儀,讓公公笑話了。”

  張德順哪敢接茬:“薛姑姑太客氣了,您吃,您吃……”牙花子快笑出來了。

  魏清帝手上的筷子猛然落到地上,周圍伺^候的宮人不約而同的跪在地上。“請皇上恕罪!”

  他的眼睛看著薛寶釵,薛寶釵愣了一下,也跪在地上。只聽見對方說:“手酸了。”

  等薛寶釵回過神,已經發現她手里拿著勺子,碗里放著菜,她坐在皇帝旁邊。

  張德順等人轉頭,像是瞎子一樣,要不是需要他們布菜,薛寶釵相信這些人溜得一定很快。

  她放下勺子,拿著公筷,夾了一個蝦仁放在他zui邊。魏清帝張口,咬下蝦仁,他的眼睛毫不顧忌的看著薛寶釵滑落的衣袖,露出一截白皙的手腕。

  看著皇上的喉嚨不再動,薛寶釵又夾了一塊兒脆瓜,皇上有些嫌棄,但還是皺著眉吃了下去。

  “你也吃。”魏清帝說道,他也是有良心的。

  薛寶釵拿起另一雙公筷,夾了一個蝦仁,小口的吃了起來。

  皇上看著那雙公筷,覺得意外的礙眼。

  兩個人就這樣你一口,我一口,吃完一頓晚膳。薛寶釵只覺得渾身俱疲,只想立刻倒地就睡。

  可是,為了對得起她貼身宮女的稱號,不好意思,皇上的chuang,也得暖!

  張德順笑瞇瞇的對她說,她只想罵人怎么辦?萬惡的皇上,萬惡的封建社會!

  薛寶釵在宮人的伺^候下洗了一個澡,然后自覺的躺在龍chuang上,暖被!

  chuang帳外面,皇上穿著中衣,拿著一本書,秉燭夜讀。

  薛寶釵也是佩服了,皇上這職業,起的比雞早,睡得比狗晚,吃的比豬少,干的比驢多,也是悲催了。

  哇,好舒服!薛寶釵忍不住贊嘆,這柔滑的觸感,真想躺著不起來。

  一個時辰,被子已經被自己暖的不要不要的,可是魏清帝還沒有過來。薛寶釵覺得自己僅存的戒心要放松了,終于她還是向睡意屈服,與周公相會去了。

  魏清帝悄無聲息的走過啦,坐在chuang邊,手放在她的肩頭上……
  飛鹿言情網 www.lhabya.com 歡迎廣大書友光臨閱讀,最新、最快、最火的連載作品盡在飛鹿小說網!
<!--
清明看書天天樂-瘋狂充值-瘋狂消費吧,充100贈500VIP點卷! 立即搶充(活動時間:4月5日到4月7日) -->
上一章  回目錄  閱讀下一章
(按左右鍵翻頁)
快穿之請尊重女配的智商書評:
北京秒速赛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