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ption id="a0mgc"><wbr id="a0mgc"></wbr></option><center id="a0mgc"></center>
<center id="a0mgc"></center>
<noscript id="a0mgc"></noscript>
<noscript id="a0mgc"><acronym id="a0mgc"></acronym></noscript>
<center id="a0mgc"></center>
<code id="a0mgc"></code>
<center id="a0mgc"></center>
<center id="a0mgc"><tr id="a0mgc"></tr></center>
<center id="a0mgc"></center>
<tt id="a0mgc"><code id="a0mgc"></code></tt>
<center id="a0mgc"><wbr id="a0mgc"></wbr></center>
<center id="a0mgc"><wbr id="a0mgc"></wbr></center>
<noscript id="a0mgc"></noscript><option id="a0mgc"><tr id="a0mgc"></tr></option>
<noscript id="a0mgc"><tr id="a0mgc"></tr></noscript>
<center id="a0mgc"></center>
<noscript id="a0mgc"></noscript>

飛鹿言情小說網

我人生中最后的緋聞 第三十八章 真相

  漢城,宋家別墅。

  “爺爺,哪兩位的交通事故真的是您指使的嗎?”宋承勛痛心疾首,他匆匆從江濱趕回漢城,就是要當面問清這件事。

  “你。。”一位花白頭發的老人聞言勃然大怒,立身斥責眼前的年青人。老人家頭發梳得沒有一絲凌亂,古稀之處依然精精神矍鑠,特別是那一對深陷的眼睛特別明亮,一副老謀演算的精明。“你這是對長輩說話的態度?”

  “爺爺,您為什么要這樣做?你怎么能這么歹毒,對哪兩位下這樣的手。”

  “你個渾小子。。”老爺子盛怒,舉起手里的拐杖就落在宋承勛的背上,他眉頭沒皺一下,硬是在老爺子面前跪了下來,老爺子更火了,舉起拐杖,在一邊的韓千正慌忙上前阻止:“會長,請息怒。”

  老爺子放下拐杖喘氣斥道:“她本來就不是我理想中的孫媳婦人選,現在我默認她在你身邊,完全是看在她為你生了個孩子,宋家的血脈的份上,但我是絕不會允許她嫁入宋家。”

  “爺爺,你明知道我有多在乎她,要是她知道了真相,我的祖父是害死她父母的原兇,你讓我如何面對她,她還會留在我身邊嗎?”

  “當年我只是讓人去嚇唬一下她的父母,可誰知道會出這種意外,這不是我本意,我也內疚自責了這么多年。”老人家面露愧色,扶著沙發坐下。“既然她現在已在你身邊了,哪就帶回漢城,我會補償她的。

  “您準備拿什么補償,你補償得了她失去雙親的痛嗎,人的生命在您高高在上的宋會長的眼里都是如此低賤嗎?”宋承勛嘲笑道。

  “我這輩子都無法原諒爺爺。”宋承勛抬頭眼神凌厲森冷盯著老爺子,“就像您當年反對爸爸和媽媽一樣,要不是您的逼迫,他們會死嗎?您的固執害死了您唯一的兒子,宋會長,今天這悲劇又要在您孫子身上重演嗎?”他永遠忘不了哪天父母帶著他原本要出國躲避他爺爺,父親一邊開車一邊在電話與他爺爺在激烈的爭吵,意外接踵而至,撞上了迎面而來的車,他父親當場死亡,他被母親護在身下,才躲過這一劫。母親鮮紅的血流過他的臉,當時的他還太小,嚇的連哭都不會了,母親微笑的對他說:“小勛,要好好活下去,媽媽愛你。。。”這是母親留給他的最后一句話。

  “你。。”宋老爺子頓時驚惶無措,跌坐回沙發里,“你的父親是被哪個女人害死的。”直到今天宋會長還是不愿意承認他的母親,他父母去逝后他被接回宋家,因為驚嚇過度,有好長一段時間他還是開口說不了話,面對這個陌生的家,這個陌生的爺爺。他記憶中祖父從來沒有對他笑過,是個人情很淡、嚴厲的老人家。

  “我的母親是我父親這一生最愛的女人,是你害死了他們。”他悲憤地咆哮道。

  “。。。”宋會長臉色頓時鐵青,抬手捂著因激動而巨烈起伏的xiong口,難受的說不出話。

  “。。。”宋承勛冷眼看著宋會長的臉色變化。“我跟雨霏全都因為會長您,再也回不去了。不是我不愛她,我現在愿意放手,是不想她再因為會長您受到更大傷害。我不想她步我母親的后塵。”

  “你,你這說的是什么,哪個孩子呢,我的曾孫呢?難道你不準備讓他回宋家?”

  “我不會再去強迫雨霏,孩子留在在母親身邊更合適。我不會讓我的孩子也承受著失去母親的痛苦。”他說完站起身來,不看一眼跟前這個深受打擊,表情痛苦捂著xiong口的老爺子,轉身離去。

  “你,給我回來。”老爺子想去追,卻一頭截到在地上。“會長,會長,您沒事吧?來人,快叫救護車。”韓千正驚慌失措的扶起他,老爺子痛心疾首,愧不當初:“這是上天對我的懲罰啊!千正啊,你快去追承勛回來。”他失去了唯一的兒子,怎么能再忍受孫子的離開,他只是愛方式錯了,可是一切追悔莫急。

  宋承勛走出別墅時天下起了大雨,他就這樣立在雨中,仰起頭任由雨滴打shi了他的臉,司機見到忙下車,上前為他撐雨傘,他一把甩開,不理會司機的阻止,轉身向前。

  “常務,常務您這是去哪?”司機正要追上去,卻被趕來的韓千正拉住,示意他不要打擾他,自己追了上去。

  “小勛。”

  宋承勛聞聲,詫異的轉身盯著他,不記得多少年了他沒再聽他這樣叫喚過他。

  “。。。”

  “會長心臟病犯了,不過你別擔心已經送醫院了。會長這幾年身體一直不好,小勛,其實會長他很疼你,當他聽說康康的事,不知道有多高興。他只是不善于把這些情感表露在你面前罷了,但他是真的愛惜你。叔叔剛去逝哪段時間,父親告訴我,會長是整夜整夜的傷心的不睡,人一下子不知道到蒼老了多少。這些年他一直都是依賴安眠藥。小勛,這世上他是你不可棄的哪有人呀,你難道不能體諒下他老人家的苦心嗎?”兩個身材高大的男人在黑暗的雨夜里對視,顯得特別的突兀。

  雨打在臉上是冰涼冰涼的,宋承勛只覺得心里陣陣牽痛,他悲憤的無法壓抑,咆哮道:“因為他我失去了我的至親,現在又是因為他我要失去我的至愛,你告訴我該怎么做,要我怎么去原諒,他做了這樣的事我還怎么有可能挽回她,我和她今生再無可能了,因為一看到她,我就會愧疚,是我害得她和我一樣承受了這么多年失去父母的痛。我心里的恨誰能填。你告訴我呀!啊。。。”

  韓千正望著眼前這個因憤怒而扭曲的臉,他已分不清他有臉上是雨水還是淚水:“小勛,會長年級大了,身體狀況也不好,你真忍心嗎?”

  宋承勛微微愣怔了下,shen手抹了把臉,父親去逝后爺爺似乎把所有的希望都強加在他身上,祖父親自教導一直對他都很嚴苛,教育方式可以說接近殘酷。

  “小勛,會長不是個殘酷的人,你父親的去逝一直是他心里的痛,他其實早知道你找到肖雨霏的事,他是想成全你們的,你是他唯一的希望,他只是太在意你了。”
  飛鹿言情網 www.lhabya.com 歡迎廣大書友光臨閱讀,最新、最快、最火的連載作品盡在飛鹿小說網!

過年看書天天樂-瘋狂充值-瘋狂消費吧,充100贈500VIP點卷! 立即搶充(活動時間:2月4日到2月19日)
上一章  回目錄  閱讀下一章
(按左右鍵翻頁)
我人生中最后的緋聞書評:
北京秒速赛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