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ption id="a0mgc"><wbr id="a0mgc"></wbr></option><center id="a0mgc"></center>
<center id="a0mgc"></center>
<noscript id="a0mgc"></noscript>
<noscript id="a0mgc"><acronym id="a0mgc"></acronym></noscript>
<center id="a0mgc"></center>
<code id="a0mgc"></code>
<center id="a0mgc"></center>
<center id="a0mgc"><tr id="a0mgc"></tr></center>
<center id="a0mgc"></center>
<tt id="a0mgc"><code id="a0mgc"></code></tt>
<center id="a0mgc"><wbr id="a0mgc"></wbr></center>
<center id="a0mgc"><wbr id="a0mgc"></wbr></center>
<noscript id="a0mgc"></noscript><option id="a0mgc"><tr id="a0mgc"></tr></option>
<noscript id="a0mgc"><tr id="a0mgc"></tr></noscript>
<center id="a0mgc"></center>
<noscript id="a0mgc"></noscript>

飛鹿言情小說網

綜漫之虛無 二十,蒼崎橙子

小說:綜漫之虛無  作者:家姐繪梨衣  回目錄  舉報
  魔術協會時鐘塔

  魔術協會的時鐘塔曾經是無數魔術師求學的夢想之地,輝煌而龐大。可是現在時鐘塔這片曾經輝煌的土地也已經不再是有往日的榮光,破碎的大地,斷壁的房屋石塊,以及地上無數的鮮血和尸體好似一片人間地獄,這些尸體之中有著強大的魔術師以及那些所謂的君主之類的,有的被碎石深埋在底下,生前那些好似高人一等的魔術師們都死在了這里。

  “你到底想要干嘛。”巴瑟梅羅·蘿蕾萊語氣虛弱的看著天空哪倒往若魔神的身影,此時的她已經不復之前的神采,身體虛弱的趴在地上。剛才才要不是她動用了自己所有的底牌,她就直接死在了哪倒可怕無比的攻擊之下。巴瑟梅羅·蘿蕾萊她不明白,為什么,現在這個時代還有著這么恐怖的存在,這沒有道理啊,為什么抑制力沒有出現,這等存在主以威脅到這個世界了。

  可惜巴瑟梅羅·蘿蕾萊她永遠不會知道,她口中的抑制力已經完全不在乎這個所謂的世界了。不論在哪里實力永遠都是最重要的,弱ròu強食,勝者生存,弱者則永遠消失這是世界永遠不變的真理。

  “我只是想要玩玩而已。”冷漠至極的話語從吉普莉爾口中說出,接著吉普莉爾抬起右手,綠色的引魂燈出現在吉普莉爾手中,隨著引魂燈的出現地上以及被深埋在地底的那些尸體身上緩緩的浮現出灰色的靈魂,引魂燈的光芒加強,那些灰色的靈魂朝著引魂燈涌去,一個個的靈魂被引魂燈吸收,引魂燈的綠色光芒越來越發的閃亮。

  于此同時月這邊也接受到了引魂燈的變化,引魂燈面板上的數字在瘋狂的變化,由最開始的67%,跳到235%,在度飛奔到782%,1123%,1320%最終停留在了2476%。“真是美.妙的感覺。”月可以清楚的感受到她所擁有的全部能力都發生了質的變化,月最初得到元素掌控最為明顯,月掌控的元素威力提升了不知道多少倍,月感覺只是控制單一的火元素都可以輕易的毀滅一個世界,更別提那些更強大光元素,暗元素之類的了。

  “看來那些魔術師應該是惹到小吉了。”月輕輕一笑,那些魔術師對她來說都是螻蟻一般的存在,他們的死能對月產生幫助嗎,是那些螻蟻的榮幸。

  時鐘塔

  巴瑟梅羅·蘿蕾萊著那些灰色的靈魂飛進吉普莉爾右手上的引魂燈,眼睛里充滿了恐懼,她剛才只是看一眼引魂燈就感覺整個人的靈魂都快要被引魂燈給拉去。

  吉普莉爾沒有去管地上的巴瑟梅羅·蘿蕾萊,對于吉普莉爾來說巴瑟梅羅·蘿蕾萊就是個稍微強大的螻蟻罷了,要不是月吩咐過她不要將魔術協會的人全部都趕盡殺絕,就一個小小的螻蟻豈能活的下來。

  只不過整個魔術協會都就剩下她一個人了,不應該說一會就只剩下她一個人了吧。

  空間轉移,吉普莉爾來到一個唯一沒有被她的“天擊”破壞的地方,這里是吉普莉爾特意避開的,吉普莉爾還好心的給其加上了森精種編織出的最上位封印魔法——“久遠第四加護”。

  房子里的就是吉普莉爾此次的目標蒼崎橙子。屋里蒼崎橙子平靜的坐在椅子上,剛才吉普莉爾的“天擊”蒼崎橙子也看到了,以蒼崎橙子的智慧也明白了屋外那個前所未有的奇特“結界”就是吉普莉爾施加的,雖然不知道這等比魔法使還有強大的存在為什么要找上自己,但是現在蒼崎橙子唯一能做的就是冷靜。

  “比我想象的要冷靜嗎,不虧是月要找的人。”吉普莉爾直接出現在蒼崎橙子的面前,眼神帶著絲贊賞,月之前就有給過蒼崎橙子的資料。

  “您找我有什么事。”蒼崎橙子放低姿態的對吉普莉爾說道,此時腦海里也在搜索關于剛才吉普莉爾說道的月這個人。

  未來的最高位的人形(人偶)師,雖然身份是魔術師卻有接近魔法使的實力。她擁有著盡管數量平平但精密度卻壓倒一切的魔術回路,與生俱來的魔眼,洞察世像細微之處的敏銳五感,以及不必刻意削弱自身特殊性也能恰當處理事物的知性。她是無可厚非的才能集合體。雖然這對于吉普莉爾來說沒有什么。

  出生于擁有ri本第一靈地的望族蒼崎家。原本預定做為蒼崎家魔法的繼承人而從小受到爺爺嚴格的訓練,并且因為過度試圖回應爺爺的期待使視力惡化。對能過著平凡生活的妹妹懷著復雜的感情。但18歲那年,爺爺突然決定將繼承人改為妹妹青子,因此殺了身為自己師父的爺爺,與妹妹和整個蒼崎家斷絕關系。之后透過修業時認識的魔術師,進入倫敦的魔術協會。對于蒼崎橙子這個人吉普莉爾還是很欣賞的。

  “你跟我去見個人就明白,哪個是就是你以后的老師了。”沒有理會蒼崎橙子的反應,吉普莉爾直接拉起蒼崎橙子的手消失在了原地。

  在吉普莉爾消失的時候,一道身影出現在時鐘塔廢墟的上空。

  “唉,真是恐怖的存在,時鐘塔是徹底的毀滅了啊...”這道身影就是基修亞澤爾里奇修拜因奧古是世界上僅有五位的“魔法使”之一,大圣杯創造時擔任作證人,另外,他還是死徒27祖之一。

  基修亞澤爾里奇修拜因奧古看了一樣時鐘塔輕輕的嘆了一口氣又消失不見了。
  飛鹿言情網 www.lhabya.com 歡迎廣大書友光臨閱讀,最新、最快、最火的連載作品盡在飛鹿小說網!

過年看書天天樂-瘋狂充值-瘋狂消費吧,充100贈500VIP點卷! 立即搶充(活動時間:2月4日到2月19日)
上一章  回目錄  閱讀下一章
(按左右鍵翻頁)
綜漫之虛無書評:
北京秒速赛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