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ption id="a0mgc"><wbr id="a0mgc"></wbr></option><center id="a0mgc"></center>
<center id="a0mgc"></center>
<noscript id="a0mgc"></noscript>
<noscript id="a0mgc"><acronym id="a0mgc"></acronym></noscript>
<center id="a0mgc"></center>
<code id="a0mgc"></code>
<center id="a0mgc"></center>
<center id="a0mgc"><tr id="a0mgc"></tr></center>
<center id="a0mgc"></center>
<tt id="a0mgc"><code id="a0mgc"></code></tt>
<center id="a0mgc"><wbr id="a0mgc"></wbr></center>
<center id="a0mgc"><wbr id="a0mgc"></wbr></center>
<noscript id="a0mgc"></noscript><option id="a0mgc"><tr id="a0mgc"></tr></option>
<noscript id="a0mgc"><tr id="a0mgc"></tr></noscript>
<center id="a0mgc"></center>
<noscript id="a0mgc"></noscript>

飛鹿言情小說網

綜漫之虛無 三十九,即將結束的型月世界

小說:綜漫之虛無  作者:家姐繪梨衣  回目錄  舉報
  “額...你好啊。”

  月有些尷尬的看著眼前的和服少女。

  月怎么也沒有想到自己心血來潮的到地上逛逛居然會碰到她,而且她居然會在這個時候來到冬木市,按照時間來說她不應該在觀布子市嗎?

  月眼前的和服少女便是兩儀式,按照情況來說是末那的父親吧。

  畢竟末那是月生下來的,又不是兩儀式生下來的。

  月想到一種可能語氣有些忐忑的看著兩儀式問到:“你不會都知道了吧。”

  兩儀式沒有直接回答月的問題只是一直盯著月看了一會,然后微微點了點頭。

  “是她告訴你的嗎。”既然兩儀式會在現在知道這種事,也只有可能是根源出現在了她眼前告訴了她一切的真相。

  “是也不是。”兩儀式淡淡的回答道。

  “什么意思。”月也有點gao不明白了。

  “那天我...”說道這里兩儀式微微一頓臉上出現一絲紅暈又姐著說到;“我并沒有失去意思,都看到了。”

  “唉!”

  兩儀式看著眼前露出驚訝表情的月微微一笑,在那天兩儀都看到了,根源接管了她的身體對月所做的的一切。后來根源也向她表明了所有的事,包括末那。兩儀式起初對此無法理解也無法接受。為此她整整思考兩年的時間才想通靠著根源提供的信息來到冬木市找到了月。

  “那么你現在打算怎么辦。”月打算聽聽兩儀式的回答。

  “我會跟著你,怎么說那也是我的孩子。”螻蟻式的語氣很堅定。

  “好的。”月聽到兩儀式的回答也很高興,月突然想起了一件事對著兩儀式說道:“式那么織了。”

  織是式的另一面,男性的另一面,也可以看做陽。

  “她啊,在這里。”式說著至蘭州月的身后。

  月下意識的回過頭,就看到了另一個兩儀式,不過于式不同,身后的式臉上的表情和式完全不同。

  “這個是織?”月指著身后出現的人疑惑的看著前面的式。

  “嗯。”式得點了點頭。

  “這是我和她商量后,她將我和織分離形成了兩個完全不同的個體。”

  她只可能是根源式了,月也算gao明白了。

  “就是這樣的啦。”身后的兩儀式,不,是織也開口道了。

  “那么我們回去吧?”月看著式和織征求她們的回答。

  “嗯×2。”

  見式和織都同意了,月直接拉起兩人的手。

  拉起兩人的手月感覺到兩人都微微一僵,月笑了笑也沒有說什么。

  下一刻三人都從原地消失不見了。

  還會三人剛才所在的位置沒什么人,否則肯定會引起騷動的。

  ............劇情加快的分割線.........

  “真是有趣,沒想到我都干涉了那么多的劇情,這貨居然還是參加了這次的圣杯戰爭,真是有趣啊。”

  月看著手中咲夜準備的資料,不由得感到有趣。

  在月大幅度改變劇情的情況下,那個正義的伙伴衛宮切嗣不知道從哪里聽來的消息得知了圣杯戰爭的存在。

  現在的衛宮切嗣居然還是如同原著一般拿到了那個召喚亞瑟王的圣遺物。對于衛宮切嗣召喚出來的那個亞瑟王月沒有一點興趣,家里已經有了莉莉和莉雅兩個亞瑟王了,而且莉莉比那個哪個亞瑟王有料,而莉雅比她有個性。

  月對其提不起一絲興趣,到時讓X毛去解決吧,輕輕松松的事情。

  “怎么了月。”式來到月的身后,輕輕打抱住了月。

  “沒什么,只是看到一件有趣的事。”

  月看著身穿花色和服的式微微一笑,將其從身后拉倒了月的懷里。

  式來到月的家已經有些日子了,大家也都明白了式和織的身份都對其表示歡迎。

  只要末那有些不高興,并不是不喜歡式和織。

  在一起月早就跟起說過了式的存在。

  末那不高興的是又有人來和她搶月了,讓有些不高興。

  式和織也對月有這么多的后宮感到驚訝,雖然根源也跟式和織講過這個問題,但是親眼見到還是不由得的感到驚訝。

  但兩人并沒有什么不滿,畢竟都已經決定了和月一起生活不是了嘛。

  ......

  遠坂住宅

  “綺禮我們今晚就準備迎接王的到來吧。”遠坂時臣一臉嚴肅的看著戰在身后的言峰綺禮。

  “是的,老師。”

  冬木市的某個旅館

  “切嗣一切都準備好了。”一位干練的女子檢查了下準備好的物品看向坐在chuang上擦拭槍支的衛宮切嗣。

  “嗯。”

  衛宮切嗣收起擦拭好的槍支。

  “走吧,今晚就出我們的英靈吧,我有種不好的感覺。”衛宮切嗣看著窗外,在來到冬木市的那一刻衛宮切嗣就有著中感覺,這是他做了那么就魔術師殺手的直覺,可是為了自己的那個愿望衛宮切嗣已經沒有退路了。

  某個地下室

  “真是太有趣,這樣就可召喚出惡魔嗎,看來要去找些好朋友一起玩玩了。”雨生龍之介收起一本有些破舊的書本,走出了yin暗的地下室。

  ......

  月抱著式,但是冬木市所有的情況動作月的監視之下,要不了多久就可以結束這個世界了。

  “式我先離開下。”

  “去吧。”

  得到式的回答月松開了式的嬌軀消失在原地。

  月來到了另一個房間。

  “小玉怎么樣了。”

  “發心吧,月大人冬木市都已經籠罩在結界之中了,絕對不會被人發現的,就算是哪個吉爾伽美什也是如此。”

  被稱作小玉的女子滿臉笑容的回答道,身后的三條尾巴也是動了起來。

  小玉是咲夜召喚出來的英靈,又叫做玉藻前。有著很強的制作結界的能力,這也是月請求小玉幫忙的理由,雖然月也有學習結界的魔法,但是自從兌換了境界妖的能力后月覺得自己越來越懶了。

  月也明白了會什么幻想鄉的紫媽老是喜歡把事情丟給自己的式神八云藍了。

  “小玉有什么想要的獎勵啊。”月微笑的看著眼前的貌美的小玉。

  “小玉我想要哪個了。”小玉臉色微紅的看著月,眼里充滿著渴望。

  “好的哦.....”月緩緩的接近小玉。

  看著接近的月小玉一臉期待著......
  飛鹿言情網 www.lhabya.com 歡迎廣大書友光臨閱讀,最新、最快、最火的連載作品盡在飛鹿小說網!
<!--
清明看書天天樂-瘋狂充值-瘋狂消費吧,充100贈500VIP點卷! 立即搶充(活動時間:4月5日到4月7日) -->
上一章  回目錄  閱讀下一章
(按左右鍵翻頁)
綜漫之虛無書評:
北京秒速赛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