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ption id="a0mgc"><wbr id="a0mgc"></wbr></option><center id="a0mgc"></center>
<center id="a0mgc"></center>
<noscript id="a0mgc"></noscript>
<noscript id="a0mgc"><acronym id="a0mgc"></acronym></noscript>
<center id="a0mgc"></center>
<code id="a0mgc"></code>
<center id="a0mgc"></center>
<center id="a0mgc"><tr id="a0mgc"></tr></center>
<center id="a0mgc"></center>
<tt id="a0mgc"><code id="a0mgc"></code></tt>
<center id="a0mgc"><wbr id="a0mgc"></wbr></center>
<center id="a0mgc"><wbr id="a0mgc"></wbr></center>
<noscript id="a0mgc"></noscript><option id="a0mgc"><tr id="a0mgc"></tr></option>
<noscript id="a0mgc"><tr id="a0mgc"></tr></noscript>
<center id="a0mgc"></center>
<noscript id="a0mgc"></noscript>

飛鹿言情小說網

愛深情之一生有你 第五十一章 假手于人(一)

  近日,甄會好有些心神不定,覺得自己是寄人籬下,府里一位無足輕重之人,處境蠻尷尬的。某日,她看見一只白貓,毛長,可愛又漂亮,樣子萌萌的,打心底喜歡,便逗著它玩。一名眼睛長在頭頂的丫鬟立馬搶過去,擺出勝利者的高姿態,道出寶貝貓,珠珠的歸屬。它是金貞兒的寵物,鐘離珣花高價所得,由兩名下人專門伺^候,不相干的人沒有資格接觸。那人小心翼翼抱著貓兒走了,zui里還嘀咕:毅王妃沒啥了不起的,府里最不缺的就是毅王妃,若是今兒少一位,明天就有新人到,也不看看誰才是真正重要的人。這是實話,掛名王妃不生氣,自己只是一位得高薪的勞動者,工作性質與婢女差不多,不過,兩者最大區別是人身自由,他日掛名王妃可以按自己的意愿遠走高飛。

  第二天,金貞兒竟然抱著珠珠來到蘭苑,想與甄會好聊天。毅王無比珍惜的義妹到此不是炫耀,她表明自己的身份與立場,自己和毅王此生只是兄妹關系,永遠不會改變,希望毅王妃和毅王兄長生活幸福,早日開枝散葉。她話語誠懇,目光不閃爍,甄會好能感覺到這是她的真心話。掛名王妃祝愿對方早日找到屬于自己的幸福,金貞兒臉微微泛紅,有些不好意思了。她將珠珠帶來,是想要送給王妃,若是對方喜歡,愿意割愛。甄會好注意到貓兒目不轉睛盯著歇在自己腿上的小鴿,還有一只對小鴿覬覦許久的湯姆在附近,此時蠢蠢欲動起來。毅王妃不動聲色站起身,讓小鴿自由飛翔,再停歇在大樹上。至于貓兒珠珠,自己的確喜歡,并不奪人所好,也是為其著想。蘭苑的各方面欠缺,大家都不忍心看到珠珠受委屈,它應該在熟悉的環境,快樂、自在地生活。由儉入奢易,由奢入儉難。眾所周知,蘭苑是被遺忘之地,金貞兒有些不習慣,沒有逗留太長時間,帶著珠珠款款離開。斯是陋室,誰解其中味。某人情有獨鐘,有小鴿陪伴,雖是陋室,亦是心之所在。

  嘉懿夫瞧見毅王妃手上新添的小傷,將“刁難”暫緩,因此,甄會好過了幾天悠閑日子。這些日子發生的事不少,她很長時間沒出王府的大門,幾乎快成為宅女了。在金貞兒真誠邀請下,盛情難卻,坐上去往大街的馬車。前者的馬車較為華麗,明眼人一看就知道車主身份不可小覷,里面坐的是金貞兒,還有兩名貼身丫鬟,四名侍衛保駕護航;后面那輛是甄會好乘坐,別的方面比不了前面那輛,有一點能保證,就是足夠結實,幺貳零斷后,車夫自然還是侍衛,只是某人不熟。她安靜地看著或悠哉悠哉,或行色匆勿,來來往往的人們,看著在風中翩翩起舞的彩蝶,還有如此美好、潔凈,蔚藍的天空。

  馬車快到熱鬧的大街,她見到一熟人,那人主動打招呼“姑娘好!”,她開心地回了一句“大叔好帥!”原來,熟人是凌燮和的車夫。聽見毅王妃的問候,他笑了,心里很高興,這么輕易就被毅王妃稱贊,太陽打西邊出來了。也難怪,毅王妃頭銜換了不少人,那些人命比紙薄。這一位最特別、稀罕,她可能對該頭銜不是很在意,讓大家稱呼“姑娘”感覺親切吧。

  毅王府的馬車停下來,甄會好下車一看,是“鄰家鋪子”到了。金貞兒帶她走進去,沒等她倆開口,掌柜老伯見到二人連忙問候,那兩位婢女得意地笑著,因為“金小姐”排在“毅王妃”之前,說明主子在府里重要的地位,大家都清楚,什么毅王妃靠邊站!金貞兒嚴厲斥責,她倆叫屈、辯駁。形形色色的人見多了,見怪不怪,甄會好若無其事,樂呵呵地同老伯閑聊。原來,老伯曾在王府生活,由“大泠”變成“老泠”,因為受過傷身體不是很好,不想拖累他人便執意離開,只是天下雖大,無以為家,鐘離珣便讓他開了這家鋪子。金貞兒出門主要是到此取義兄和干爹的新衣裳,順便逛一逛街,感受朝陽的變化。看到這一幕,幺貳零心里高興,曾有數位女子知道金貞兒的傷心事,仗著自己毅王妃身份,出言不遜,府里不得安寧。這位甄姑娘豁達大度、恬靜淡然,或許是王府之福。

  她們出了店子,金貞兒一下子就吸引了不少人目光,作為美人都喜歡被關注,那兩名婢女臉上也有光,忙道出自家小姐的背景,有些人的目光變了、笑容變了,顧忌威風且帥氣的侍衛,竊竊私語。金貞兒面子掛不住,淚眼漣漣,看樣子是戳中她的痛楚。王府之人不可欺,甄會好ting身而出,橫眉冷對長舌婦:嘰嘰復嘰嘰,諸位智商低,只有零點壹,實在是可惜。問姐為何泣,問嬸為何嘻,姐亦有所泣,嬸亦有所嘻。且看姐的鼻,再瞧嬸的衣,難道遭遇夫君冷暴力?可氣!女人如畫,愛似筆。愛吧,生活美滿!甜蜜!毅王妃如竹筒倒豆子般,言語干脆利落。眾人不能完全聽懂,思索片刻后,大笑不止。那二人著紅臉急忙申辯,衣服上小口子是孫子淘氣,玩剪刀弄的。至于大姐流涕,其相公出遠門,自然不舍,別離愁。經毅王妃攪和,金貞兒的關注度轉移,觀眾紛紛調侃那二人。

  謠言可畏,人怕“出名”,婦人們急了,要求對方報上名來。甄會好指了指天,接著食指改變方向,弧度約是一百八。她們想了一下,幾人明白是災星!大伙嘻笑,如此模樣,看來是腦袋先著地,得瑟什么?必須的,要是腳先著地,會將幾人踹入地獄;若是手先著地,有人要承受撕心裂肺、肝腸寸斷。災星現,倒霉鬼怕是要完蛋!

  災星不可理喻、冷眉冷眼,多人散去,數位公子哥意猶未盡,自知技不如人,懼怕這二位女子身旁的護衛,只得退縮。

  事情的轉變如戲劇般啼笑皆非,金貞兒等人五味雜陳,那四名侍衛重新認識王妃。甄會好看到遠處湯姆和旺財戲彩蝶,連忙跑過去,仔細一瞧,旺財正是自己拜托香主照顧的那只,額頭有一撮黑毛。某人吹了口哨,它屁顛屁顛跑了,不認自己的救命恩人。她追了上去,是香主和姜豪,看他們的表情,香主擺著一張臭臉,說明旺財不是人見人愛。姜豪道出自己有時住香苑,工作是照顧它,他若離開,工作歸“微笑”。

  甄會好開心地逗旺財,抱著它在某人面前嬉笑,看到有數人都朝某處跑去,閑著也是閑著,捧個場吧。作為處在外圍的看客,不知發生何事,“表演者”被圍得水泄不通。聽到厲害姐一詞,二姐拼命往里擠,“主演”是一姐和某人有糾紛,準確說是那人無理取鬧。他是刑大人之子刑武,一位守宮門的小吏,喜歡某人的笛聲,要求作陪。海棠是大忙人,她婉言謝絕,他失了面子,被朋友笑話,因此記恨著。今日,她和一位小姐妹在大街上有說有笑,小姐妹手里還拿著多串糖葫蘆。刑武看見,徑直朝二人走去,同伴闖禍了,他指著自己xiong口處的一些糖,執意要海棠舔干凈。雖然兩位保鏢陪同她們,但不能妄動,沖動容易壞事。觀眾是看熱鬧不閑事大,包括數位婦女,她們心疼自家男人在那種地方花的錢,大伙紛紛起哄。幾位官差趕到為難了,一位是刑大人的公子,另一人是大伙敬重姑娘,其中一人趕緊去報信。

  “哈哈哈……”眾人大笑,此時,旺財代替弱女子興致勃勃舔著刑武衣服上的糖,他像吃了蒼蠅,還必須忍著。狗犯錯,誰之過?有人撞槍口上,大家哄笑,建議割掉小狗的舌頭,二姐不知是玩笑話,認栽吧,為闖禍的旺財買單。禍水東引,一姐感慨萬千。對方刁難二姐,道出自己的要求:半個時辰之內,若是賺得血汗錢百兩銀,作為賠償衣裳的錢,一百兩,啥衣服?甄會好有所懷疑,證人出現,是她曾遇到的那位屬狗的掌柜。時間短,報酬豐,哪有這種好事?趁大家轉移注意力,一姐悄悄將金匕首上的一顆黑珍珠取下,由保鏢傳給二姐,還從某漢子的衣服上取下一根魚刺,笑著將它晃了晃,美人在側,男子飄飄然,二姐看著小小的魚刺心領神會。

  刑武知道此要求難辦到,故作寬宏大量,要求甄會好跳一段圍著桿子旋轉的艷舞,說到這里,許多人叫好,笑聲也變味了。從某人的神情能看出他并不是登徒子,或許真喜歡鋼管舞吧。只是她不答應,準備離開包圍圈,那人急了,得到的回答是要去賺錢。他卻改變主意,一把抓住,她手中的珍珠不小心掉到地上,順著小斜坡滾動,真是背,啪!被一堆牛糞埋住。

  “你攤上事啦!你攤上大事啦!”

  “區區一顆珍珠,我賠!”

  “御賜之物,怎么賠?”

  “皇上賞的,我怎么不知道?”

  “能過問天子之事,厲害!失敬!”

  “住口!我……”

  這個時候,刑尚書帶人匆匆趕來,官府竟然出面了,不相干的人離去,有的仍想看熱鬧,被官差趕走。某位差人用棍子和樹葉將珍珠取出,清洗干凈。刑大人對一姐和二姐鞠躬行禮,為有眼無珠的兒子道歉。看到一姐手中的金匕首,刑武恍然大悟,明白自己挑戰的是父親很感激的人,后悔!當場認了她倆做義妹,不管二人是否同意。他心里高興,接待海棠、甄會好等人大吃一頓。金貞兒受了委屈,原本坐上馬車,想要打道回府,隨后改變主意,加入其中。

  一大幫人進入酒樓,甄會好左右兩邊分別是香主和海棠,是要為她夾菜。海棠以為她有糖尿病,還曾笑話過。金貞兒怕狗,只能坐在她的對面,看她如天之寵兒,心里百般滋味,提早離席,去時匆匆。

  姜豪對剛才剛才發生的事有些不明白,幺貳零笑道魚刺諧音像御賜,二位女子齊點贊。對于那句脫口而出的問話,刑武解釋自己守宮門,多少知道宮中一些事,原來如此,大伙笑開懷。

  香主少言語,看著如花綻放的二位女子,感慨萬千,不停地喝悶酒,慢慢醉了。
  飛鹿言情網 www.lhabya.com 歡迎廣大書友光臨閱讀,最新、最快、最火的連載作品盡在飛鹿小說網!

過年看書天天樂-瘋狂充值-瘋狂消費吧,充100贈500VIP點卷! 立即搶充(活動時間:2月4日到2月19日)
上一章  回目錄  閱讀下一章
(按左右鍵翻頁)
愛深情之一生有你書評:
北京秒速赛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