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ption id="a0mgc"><wbr id="a0mgc"></wbr></option><center id="a0mgc"></center>
<center id="a0mgc"></center>
<noscript id="a0mgc"></noscript>
<noscript id="a0mgc"><acronym id="a0mgc"></acronym></noscript>
<center id="a0mgc"></center>
<code id="a0mgc"></code>
<center id="a0mgc"></center>
<center id="a0mgc"><tr id="a0mgc"></tr></center>
<center id="a0mgc"></center>
<tt id="a0mgc"><code id="a0mgc"></code></tt>
<center id="a0mgc"><wbr id="a0mgc"></wbr></center>
<center id="a0mgc"><wbr id="a0mgc"></wbr></center>
<noscript id="a0mgc"></noscript><option id="a0mgc"><tr id="a0mgc"></tr></option>
<noscript id="a0mgc"><tr id="a0mgc"></tr></noscript>
<center id="a0mgc"></center>
<noscript id="a0mgc"></noscript>

飛鹿言情小說網

康熙嬪妃傳 會稽

小說:康熙嬪妃傳  作者:任瑾  回目錄  舉報
  隆科多帶著胤禛,趕了有一些路程,終于看到前方有家客棧,隆科多問道:“四阿哥,餓了吧!”

  胤禛仰起頭來,望著隆科多,應了一聲:“嗯!”

  隆科多回答說道:“舅舅這就帶你去進客棧。”

  不到一會兒功夫,隆科多和胤禛到了客棧門前,二人下了馬背,隆科多將馬交給店小二,就領著胤禛進入客棧,隨著又上了樓。不到半個時辰,店小二陸陸續續的上了許多小菜,隆科多說道:“四阿哥,這些都是你平時很喜歡吃的,多吃點,吃飽了咱們好上路。

  胤禛看似已經餓急了的樣子,不顧一切的大吃著。

  此時已是正午,德妃和隆科多的副將,以及部下,已經到達會稽。

  剛進會稽城,德妃和隆科多的部下遠遠就聽見有女子的哭喊聲,德妃等人一聽,便順著哭喊聲走去。

  轉了幾道巷子,便發現官兵將一名青年女子,關進囚車,沿街游行。

  囚車里的女子不停的喊著:“大人,我是冤枉的,冤枉呀!大人。”

  在青年女子的身后,另外還跟著兩名同齡的女子,她們一邊追趕,一邊不停的叫著:“楚紅……”

  德妃看到眼前的情況,立刻對韻合說道:“韻合,你趕快過去打聽一下,到底是怎么回事。”

  韻合應了一聲,拔腿就去。

  沒過一會兒功夫,韻合便回來了,德妃問道:“究竟是怎么回事。”

  韻合回答說道:“娘娘,奴婢打聽了一下,其他人說,官兵查到這名女子私藏煙草,為了查明真相,將她帶到會稽,做進一步調查。”

  德妃說道:“私藏煙草?看她的樣子,不像是會做這種事的人,而且她還一直不停的喊冤枉,這其中會不會有其他誤會,走,跟上去。”

  德妃說著,便和韻合一同跟了上去,主仆二人跟了一段路程,發現名叫楚紅的女子似乎不愿意被帶走,一個勁的掙扎。

  一名官兵一氣之下,便跳上囚車,將楚紅推了一下。

  德妃有些看不下去,就走了過去,對官兵說道:“她一個弱女子,怎能經得起你這樣推她。”

  官兵二話不說,回答德妃說道:“你誰呀!”

  韻合一聽到官兵的語氣,幾步走了過來,將手指著官兵,厲聲說道:“放肆。”

  德妃見到韻合的舉動,便向她搖了搖頭,韻合這才將手緩緩的放下。

  德妃慢慢的走近說話的官兵,說道:“官兵大哥,能否告訴我,這名女子到底犯的是什么罪,又是從哪兒帶來的。”

  官兵回答說道:“告訴你也無妨,是從諸暨帶來的,官府經過調查,懷疑她曾經私藏過煙草。”

  德妃問道:“諸暨?是那個諸暨。”

  官兵說道:“看來你是剛從外地來的吧!說‘西施’你應該知道吧!”

  德妃說道:“這我知道,‘西施’乃四大美人之首,出身‘竺蘿’,的確是浙江諸暨人氏。”

  就在這時,一路跟來的兩名女子分別跪到德妃面前,哀求著說道:“這位夫人,我的表妹楚紅她,真的是被冤枉的。”

  德妃說道:“你既然說她是被冤枉的,你能否告訴我實情。”

  跪在地上的女子回答說道:“當然可以。”

  德妃說道:“先說說你叫什么名字!”

  “小女子姓陳,名玉蘿,是楚紅的的表姐。”

  名叫陳玉蘿的女子正準備將實際情況告訴德妃,官兵沒心情等她繼續說下去,帶著楚紅直接離開。

  韻合走近德妃身邊,低聲說道:“娘娘,這下該怎么辦!”

  德妃也低聲回答說道:“這種事本宮也不知道改如何是好,不如等隆大人到了之后,再請他幫忙這兩位女子解決。”

  德妃正說著,陳玉蘿一直苦苦哀求德妃幫忙解救她的表妹,德妃一邊shen手扶起陳玉蘿,一邊說道:“官場的事,我也不懂,不如等另外一位大人到了,我在請他幫助你們。”

  陳玉蘿問道:“那需要等多久。”

  德妃想了想,回答說道:“差不多再過兩日吧!”

  過了一會兒,陳玉蘿仔細打量著德妃,然后說道:“夫人應該是從外地來的吧!既然要等兩日,若不嫌棄,請夫人隨小女子二人先去鄉下外祖家,住上這兩日。”

  德妃和韻合聽了這話,左思右想,是去好,還是不去好。

  德妃想了又想,后來就對韻合說道:“既然陳姑娘有這般心意,那我們就打擾她們幾日。你去向隆大人的副將說明,讓他們不必擔心我們。”

  德妃說著,韻合應了一聲:“是。”然后就去了。

  幾個鐘頭之后,韻合就回來了,便對德妃說道:“他們說了,即使是這樣,他們也不放心,依然要留下兩名部下,跟在我們身邊。其余的人,他們馬上就要和副將一起,去施大人那里。”

  德妃說道:“隨他們吧!”

  德妃說完,和韻合一起,跟著陳玉蘿二人去鄉下的外祖家。

  來到陳玉蘿的外祖家,最先看到的是一座舊宅子,宅子里什么都有,卻空無一人。

  半天沒見到一個人影,德妃就向陳玉蘿問道:“你外祖家的人呢!”

  陳玉蘿說道:“現在楚紅遇到這件事,他們都去臨安的姨夫家了,姨夫平日也是在衙門里當差,或許是去找姨夫幫忙去了。”

  陳玉蘿說著,韻合便問道:“外祖家在會稽,姨夫家在臨安,那你家又在哪兒呢!”

  陳玉蘿說道:“我家在京城,父親是京城人氏,在京城里當侍衛。母親是會稽人,自從我在京城出生后,就一直被寄養在外祖家。”

  韻合一聽陳玉蘿說她自己家是京城的,就急忙問道:“原來你家也是京城的?”

  陳玉蘿問道:“原來你們也是從京城來的?一定是哪位達官貴人家的夫人吧!”

  陳玉蘿突然這樣問起,韻合看了看德妃,便對德妃說道:“奴婢失言了。”

  德妃一看陳玉蘿和另外一名女子似乎沒有什么二心,自從一進門,她們二人就拿出好吃好喝的來款待,看似一點也不像壞人,于是就打算將真實的身份告訴她們。

  德妃猶豫了一會,就對韻合說道:“不用隱藏了,直接告訴她們吧!”

  “是。”

  韻合應了一聲,就對陳玉蘿二人說道:“其實我們主子不是什么達官貴人家的夫人,而且康熙皇帝的嬪妃,德妃娘娘。”

  陳玉蘿二人一聽,急忙跪到地上,說道:“原來是德妃娘娘親臨寒舍,德妃娘娘萬福金安,民女罪該萬死。”

  德妃連忙說道:“怎么叫罪該萬死呢!你們如此款待我們,我們感謝還來不及呢!兩位妹妹,快快請起。”

  德妃說著,便shen手去扶起陳玉蘿二人,陳玉蘿一邊起身,一邊說道:“娘娘金身如此尊貴,最不該住到寒舍來,應該住在城里面好一點的客棧里才是。”

  德妃連忙說道:“我就是嫌城里太喧鬧,才跟韻合與你們來的。其實,我在入宮之前,也是和你們一樣,都是窮人出身,在皇宮里住了些年,如今倒有些懷戀起那時候的日子。這不,現在就能夠回到那個時候,重新體驗田園生活。哎對了!原來你也是京城人氏?那這個妹妹呢!是會稽人嗎?”

  陳玉蘿說道:“她,她不是。她叫露映,祖籍是貴州。”

  韻合問道:“那你們離這么遠,又是怎么認識的呢!”

  陳玉蘿說道:“我們三人,其實是在同一家繡坊的繡娘。就是在離開繡坊的時候,因為拿不到工錢,所以楚紅才會犯下這么大的事,導致被官府從諸暨抓到會稽來。”

  德妃說道:“我想問問,這諸暨的刺繡和蘇州的刺繡是同一樣的嗎?”

  陳玉蘿說道:“其實我們也不太懂,應該不太一樣,聽說蘇州的刺繡,稱為‘蘇繡’,諸暨的刺繡,大體上應該就叫‘越繡’吧!”

  德妃說道:“我不太明白你說的‘越繡’是什么。”

  陳玉蘿說道:“就是‘越籍刺繡’的意思。自從春秋戰國開始,聽說諸暨人就以一代美人西施為名,會稽一帶也因此成了越籍,而諸暨不僅出過西施,又是會稽的一部分。這一帶的許多物品,都為越籍物品。”

  德妃說道:“原來是這么回事。”

  陳玉蘿繼續說道:“不過這些也只是民女的推測。眼看天就快要黑了,娘娘先休息片刻,民女和露映先去廚房做飯。”

  德妃說道:“好吧!那你們先去忙!”

  韻合對二人說道:“我也去幫你們。”

  陳玉蘿說道:“你不用去幫我們,幾個人的飯菜,我們兩個去做就夠了。”

  陳玉蘿說著,就和露映進了廚房,準備晚飯。

  在廚房,露映一邊折著豆角,一邊對陳玉蘿說道:“這個德妃娘娘,能過上別人羨慕的生活,卻不懂得享受,還懷戀起這田園生活。我們呀!天天過著苦日子,倒想過一天的好日子,都難。”

  陳玉蘿聽著,并沒有回答,只是微微一笑。

  二人說了一陣的話,就在這個時候,突然從遠處飛來一只鴿子,停在了廚臺上。

  露映一看,連忙對陳玉蘿說道:“好像是信鴿,莫非是外祖他們從臨安的姨娘家放回來的。”

  陳玉蘿說道:“外祖他們臨走時,并沒有帶信鴿呀!快打開看看。”

  露映將信鴿抓住,將身上的信件取了下來,看了之后,說道:“陳姐姐,這信鴿是范連辰放來的。”

  陳玉蘿接過信件一看,說道:“范連辰,是范連辰,露映,等一會兒做好了晚飯,你給德妃娘娘和韻合姐姐端過去,我去看看范連辰。”

  陳玉蘿說著,就旁邊拿起竹籃,往竹籃里裝了一些飯菜。

  露映一看,連忙說道:“陳姐姐,廚房離客房這么近,直接端過去就好了,何必拿個竹籃礙手礙腳的。”

  陳玉蘿說道:“你別管,這是給范連辰帶去的,反正我們做的飯菜也夠多的,給他帶點過去。”

  露映說道:“你還給他帶飯菜呀!依我看呀!像他這種人根本就不是什么好人,你還是趁早離開他為好。他呀!也只有遇到困難的時候才會想到你,在平日里,你想見他一面都見不著。”

  “誰說見不著,前些日子不是剛見過了嘛!你就別管了。”

  “好,我不管!你的事情自己掂量。”

  “等一下我出去了,德妃娘娘問起,你可別說我是去見范連辰了。”

  “說你是去見男子,幽會。”

  “你能不能正經點。”

  過了一會兒功夫,所有飯菜全都做好了,陳玉蘿提著竹籃,已經出了門。

  只有露映一個將所有飯菜端到客房。
  飛鹿言情網 www.lhabya.com 歡迎廣大書友光臨閱讀,最新、最快、最火的連載作品盡在飛鹿小說網!

過年看書天天樂-瘋狂充值-瘋狂消費吧,充100贈500VIP點卷! 立即搶充(活動時間:2月4日到2月19日)
上一章  回目錄  閱讀下一章
(按左右鍵翻頁)
康熙嬪妃傳書評:
北京秒速赛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