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ption id="a0mgc"><wbr id="a0mgc"></wbr></option><center id="a0mgc"></center>
<center id="a0mgc"></center>
<noscript id="a0mgc"></noscript>
<noscript id="a0mgc"><acronym id="a0mgc"></acronym></noscript>
<center id="a0mgc"></center>
<code id="a0mgc"></code>
<center id="a0mgc"></center>
<center id="a0mgc"><tr id="a0mgc"></tr></center>
<center id="a0mgc"></center>
<tt id="a0mgc"><code id="a0mgc"></code></tt>
<center id="a0mgc"><wbr id="a0mgc"></wbr></center>
<center id="a0mgc"><wbr id="a0mgc"></wbr></center>
<noscript id="a0mgc"></noscript><option id="a0mgc"><tr id="a0mgc"></tr></option>
<noscript id="a0mgc"><tr id="a0mgc"></tr></noscript>
<center id="a0mgc"></center>
<noscript id="a0mgc"></noscript>

飛鹿言情小說網

原來我們靠得那么近 再遇

  午夜12點鐘,道路上一個人都沒有,但是在另一個地方卻是非常喧鬧——夜來嗨。

  “嗨,美女。一個人嗎?”一個賊眉鼠眼的老男人看著夏初陌,“呵,我認得你嗎?”老男人不屑“之所以不認得才要認得認得啊”“嘔,不好意思,我去一趟洗手間”哪個老男人看著夏初陌離去的背影,露出了詭異的笑容。夏初陌回來后便與哪個老男人喝上了,喝著著,夏初陌已醉得不醒人事。“美女,我帶你去一個好玩的地方吧”“好玩的地方?好啊”哪老男人便攬著夏初陌的腰走出了“夜來嗨”來到了一個豪華的酒店開了房。當那老男人攬著夏初陌來到房門前時卻遇到了前男友靳慕浩,“你是誰?快放開她!”那老男人停了下來看了看靳慕浩“你誰啊?老子不放你想怎么樣?”“呵,我是誰?”說著就舉起了拳頭朝那老男人臉上揮了過去“你,

  你給我記著”那老男人捂著臉落慌而逃。“初陌,你沒事吧”靳慕浩關心的問道。“呃,你是?喔,你不是慕浩嗎?”靳慕浩小心翼翼的背起夏初陌,將她背到了自己的房間。靳慕浩把夏初陌安頓好后就躺在沙發上睡了。

  靳慕浩很早就起了,他看夏初陌還沒醒就做好了早餐,去上班了。夏初陌醒來了“呃,我的頭好痛啊”她摸著自己的頭,來到了餐桌前,看到了靳慕浩留下的早餐“我昨天晚上是和誰來的?”夏初陌已經無心吃早餐了,便馬上到前臺問“你好,請問昨晚我是和誰一起的?”“小姐,您好像是和一個三十多歲的先生來的”“謝謝”夏初陌就急匆匆的走了。

  初陌走出酒店,便打了的回家。一進門,夏初陌就聽到了她后母的聲音“喲!這是誰啊!竟然敢徹夜未歸”夏初陌沒理會她就上樓。夏初陌洗完澡,打開了電腦,一來電腦就看見了一個轟炸性的消息——盛世集團的CEO靳慕浩回國了。“呵呵,他回來了,他回來了!嗚嗚嗚……”曾經靳慕浩不告而別,大家都在傳他與未婚妻喬珊珊出國結婚了,害得夏初陌當場就暈了,現如今他回來了,夏初陌卻不知該怎么辦?

  傍晚,夕陽西下。夏初陌第一次與她爸、她后母,還有她那同父異母的妹妹在一張餐桌上心平氣和的吃飯。“陌陌啊,吃完飯你就到書房來一下,我有事跟你商量”夏磊放下飯碗就上了樓,夏初陌也跟著上去了。“陌陌,爸爸的公司最近遇到了一些危機”還沒等他說完夏初陌就開口了“爸,您有話就直吧”“好,陌陌我想讓你和“興耀集團”總裁的兒子連姻,這樣他們才會注資給公司”“爸,如果我不同意呢?”“陌陌,只要你同意,爸什么都答應你。”“好,你說的,我要你把老婆,還有她女趕走,我還要你公司的60%的股份”“好,那就這么定了”“我還要你寫一份協議書”“那我讓我的律師給你吧”夏初陌滿不在乎的走出書房,走進了自己的房間。她拿出手機“小王,快幫我查一查“興耀集團”總裁的兒子,然后你郵給我就行”“是,小姐”夏初陌很快就收到了小王的郵件“呵海歸,長得還不算丑哈”

  夏初陌與關崇明的訂婚宴在海邊的一家豪華就店舉行。婚宴上,各類名流都來了,包括靳慕浩。“姐姐,恭喜啊”夏初陌的妹妹不懷好意的說。“呵呵,滾”夏初陌找了個人少的地方坐了下來。“陌陌,我敬你一杯吧”“小夢,你怎來了”夏初陌接過小夢遞來的香檳喝了一口,“陌陌,我先不和你聊了那還有人等著我呢”夏初陌點了點頭。不知為何,她的臉越來越紅,也越來越熱,漸漸的她意識開始模糊。靳慕浩看見了,就抱著夏初陌來到了一間房間,看著夏初陌的樣子,感覺她是被人下了藥,忽然,靳慕浩的好兄弟推門進來看見了他倆“兄弟,你居然給她下了春藥”“不是我”“喔,好吧。但我看她那樣子感覺快不行了吧”靳慕浩滿臉疑惑“兄弟,這藥只有那樣才有救,否則她就會死,拜,祝你好運”靳慕浩看著眼前的夏初陌,他也終于忍不住了。

  一陣激情過后,夏初陌和靳慕浩很快就迷迷糊糊的睡著了。

  夏初陌慢慢的睜開了眼,就看到了睡在自己身邊的靳慕浩,這時的靳慕浩也醒了“你醒了?”“你對我做了什么?”“我并沒有對你做了什么,你被人下了大量的春藥,我只是救你”“呵呵,救我?你當初離開怎么沒想到我的死活呢?”“初陌,你要相信我也是被逼無奈啊”這時的夏初陌已經穿好衣服“我不想聽你解釋”夏初陌直接摔門而出。夏初陌一回到家就看見那對惡心的母女坐在那,夏初陌無視她們走了過去,夏初陌的后母看見夏初陌就沒有好話“喲,這不是哪個小賤人嗎?也不知昨天晚上過得怎么樣?哈哈哈哈”夏初陌聽完就知道是怎么回事了“呵,我賤人。那你倆破壞了人家家庭算什么?喔對了,我一直都過得很好,用不著你管”后母聽完,氣得青筋都跳了起來。夏初陌已經不想待在這了,幸好之前夏初陌的親生母親給她買了一棟別墅,還留有一家小公司,夏初陌在她母親死后就偷偷的管理著這公司,現在還算穩定。她打電話給自己的秘書“小王,幫我整理好辦公室,我回來了”“可是”“沒那么多可是,馬上辦”夏初陌說完就掛掉了電話。開著她那紅色的法拉利,顯得嫵媚又霸氣外露的來到了公司門前,下了車就看見小王在門口等著她,小王帶著夏初陌來到了她的辦公室,夏初陌叫住了小王“小王,你去把那個財務報表拿給我”小王點了點頭。小王拿來了財務報表,夏初陌剛想打開,小王便開了口“小姐,有件事我不知該說還是不說”“說吧”小王咽了咽口水“小姐,公司最近資金周轉不過來,我們需要一些資助”“你先出去吧,這個我來想辦法”小王擔憂的走了出去,夏初陌愁眉苦臉的看著眼前的報表,她想來想去,可能也只有他能幫她了吧。自從靳慕浩離開后,夏初陌就把自己封閉起來,漸漸的沒有了什么朋友。

  飛盧小說網 b.faloo.com 歡迎廣大書友光臨閱讀,最新、最快、最火的連載作品盡在飛盧小說網!,
上一章  回目錄  閱讀下一章
(按左右鍵翻頁)
原來我們靠得那么近書評:
北京秒速赛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