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ption id="a0mgc"><wbr id="a0mgc"></wbr></option><center id="a0mgc"></center>
<center id="a0mgc"></center>
<noscript id="a0mgc"></noscript>
<noscript id="a0mgc"><acronym id="a0mgc"></acronym></noscript>
<center id="a0mgc"></center>
<code id="a0mgc"></code>
<center id="a0mgc"></center>
<center id="a0mgc"><tr id="a0mgc"></tr></center>
<center id="a0mgc"></center>
<tt id="a0mgc"><code id="a0mgc"></code></tt>
<center id="a0mgc"><wbr id="a0mgc"></wbr></center>
<center id="a0mgc"><wbr id="a0mgc"></wbr></center>
<noscript id="a0mgc"></noscript><option id="a0mgc"><tr id="a0mgc"></tr></option>
<noscript id="a0mgc"><tr id="a0mgc"></tr></noscript>
<center id="a0mgc"></center>
<noscript id="a0mgc"></noscript>

飛鹿言情小說網

網游三國之無雙帝姬 第二百五十四章 大儒蔡邕

  

  杜渡抱著蔡琰,整個人帶著一種朝圣般的虔誠,這是要娶回家的女人!這是要共度一生的女人!怎么樣的珍視都是應該的!

  如此想著,他便覺得自己又有了控制自己的能力!只是一心一意地幫助蔡琰對抗藥物的侵蝕!

  不知過了多久,蔡琰覺得,自己終于掙脫了藥物的控制,

  抬眼望向杜渡,看到的便是他赤紅的雙目,青筋暴跳滿是汗水的額頭,暗啞到撕心裂肺的聲音。

  “姐姐!那藥出自我們天賜者之手,沒有所謂的解藥,您泡冰水也沒用,用我們的知識體系解釋你大約也是聽不明白的,

  你只需知道,只要你抗過這最初的階段,以你的毅力接下來便無事了!

  姐姐,我心悅你!雖然我們的開局不甚美好,但是,請您一定要給我一個機會,可好?”

  此時的蔡琰還能說什么還要說什么呢?雖然她被藥物控制,但是她的理智一直都在,正是因為如此,她才明白,杜渡能做到這一步,那是多么的不容易!

  如果,沒有自己那些可以窺見未來的夢境,她一個云英未嫁的女子,根本就不會知道一個男人在那樣的情況下,還能控制住自己那是多么的不容易,

  也正因為她完全知道,所以在她的身體抗住藥物的侵襲的瞬間,她的心卻仿若崩潰了的堤壩,一片汪洋!

  對于感性的女人來說,動心,那真的就是一瞬間的事情,原本就對杜渡有好感的蔡琰,此時心的淪陷是那么的順理成章!

  她已經得到了這個世界上,能夠對她最好的男子了,再矯情,老天都要看不過眼了!

  “不!我們的開局非常的美好,這是我最珍貴的回憶!

  你收拾一下,早日去跟我父親提親吧!”

  說完,蔡琰再不敢看他一眼,扯過堆疊的紗帳裹住了自己!

  杜渡只覺的腦門一熱,兩管鼻血蜿蜒而下!這可要了親命了!您這遮著比光著還要命!

  再不敢耽誤,就那么赤果果地沖到院子里,把早就準備好的冰水就這么兜頭而下!

  然后蹲在冰水里,狠狠地捶自己的腦袋!叫你裝逼!叫你裝逼!裝成傻逼了吧!

  雖然事情至此達成了既定目標,但是!據說,原住民的婚禮都講究什么三媒六聘什么的,所有的禮過完,到能入洞房,說是得好幾年!

  要不要這么驚悚啊,自己這啥時候才能真正滴吃ròu啊!

  杜渡無限地惆悵了,那明媚滴小憂傷也離家出走又回來了!

  帝都,蔡府,正堂

  大儒蔡邕看著跟自家女兒一處跽坐的臭小子,怎么看怎么不順眼兒!

  自己就這么一個寶貝嘎達,自小又是個聰敏的,自己那是當眼珠子護著,當男兒一樣養著,可如今,我這乖乖巧巧的小女兒就這么帶著個臭小子回家,說要嫁了!

  閨女!你這是要拋棄你可憐的老父親了嗎?我這心呀!它咋這么堵呢?

  “昭姬!你先進去!”

  蔡琰有點擔心地看看杜渡,然后又看看面色更加不好了的自家親爹,到底沒說什么,回了后堂,這一日過得實在是有點累了,

  相信以小渡的機靈勁兒,必然能夠哄得自家爹爹開心吧?于是昭姬便聽話地回后堂去了。

  留下的兩個人,卻沒有像昭姬想的那樣是在談論他們的婚事,而是在談論一些時局。

  其實,這是杜渡故意的,他不能讓蔡邕掌握話題權,因為那樣他想娶到昭姬定然要花費非常多的時間,他現在最怕的就是夜長夢多!

  所以,他上來就很憨直地給蔡邕講述了這一日的驚心動魄!當然,昭姬解毒的過程被他給淡化了!

  開玩笑,任何一個岳父要是知道,你未經允許就吃了人家女兒,那都是要被追殺的好吧!

  再說了,來之前他可是做了一番功課呢!最起碼他知道,蔡邕修書修的有點傻了,人還是個君子,有句話說得很好——君子,可以欺之以方!

  “所以說,這是有人要利用你們天賜者gao事兒?然后,帶累了衛家和昭姬!”

  蔡邕的語氣非常不好!他覺得就是眼前這個家伙牽連了他的昭姬!

  杜渡非常鄙夷地翻了個白眼!這才慍聲道:

  “我帶累衛家?

  您不會是還惦記著昭姬和衛仲道的婚約呢吧?

  你別說話,我看你的表情就猜得到你想說什么!

  你不就是覺得衛仲道是世家子么?我就是個沒根兒沒底兒的天賜者么!

  可你咋不想想,你落難的時候,衛家是個什么態度?昭姬沒給你說過吧?她那是怕你擔心!

  昭姬一個女孩子,多不容易,你落難了,昭姬求到衛家門上,衛仲道那個沒卵子的屁都不敢出來放一個!眼見著衛家把婚書扔在昭姬臉上!

  等你好了,又起來了,衛家便又派衛仲道腆著臉找上昭姬,說什么再續前緣,可他干的這是啥事兒?

  自己蠢得被人當槍使,還給昭姬下藥!還帶著一qun所謂的族兄弟,要輪流施暴!

  我告訴你!我就是看上昭姬了!要不是驚鴻一瞥看到了昭姬,你以為我會主動的去鉆他們的套子?

  你有沒有想過,要是我沒有看上昭姬,昭姬會是個什么后果?

  你回了京城這么一段日子了,你覺得現如今這京城是個什么模樣兒?你一心地修書,你有沒有想過,你拿什么保護你唯一的女兒?”

  蔡邕簡直要被這個囂張的小子給氣暈了,但是他的話卻偏偏黃鐘大呂般敲醒了他。讓他不自覺地思索起來。

  衛家,真是愈加的不堪了,只不知這次是哪方勢力動的手,他一個清流文人,也就是修修書,他是真不愿意被纏裹在權力斗爭中。

  可這也不是他想或不想的問題啊,那么,自己該如何才能保全自己最珍視的女兒呢?

  他再次打量眼前的這個年輕人,他,真的能夠保護好昭姬么?

  自己能夠相信一個天賜者么?

  杜渡默默地喝著茶,他知道蔡邕需要時間思考,任是誰也不可能在這種時候隨隨便便的就做出決定,更何況原住民和天賜者之間本就存在著不可磨滅的鴻溝,但他有信心,自己一定會得償所愿!

  因為一個父親無論如何都會為女兒做最好的打算!
  飛鹿言情網 www.lhabya.com 歡迎廣大書友光臨閱讀,最新、最快、最火的連載作品盡在飛鹿小說網!

過年看書天天樂-瘋狂充值-瘋狂消費吧,充100贈500VIP點卷! 立即搶充(活動時間:2月4日到2月19日)
上一章  回目錄  閱讀下一章
(按左右鍵翻頁)
網游三國之無雙帝姬書評:
北京秒速赛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