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ption id="a0mgc"><wbr id="a0mgc"></wbr></option><center id="a0mgc"></center>
<center id="a0mgc"></center>
<noscript id="a0mgc"></noscript>
<noscript id="a0mgc"><acronym id="a0mgc"></acronym></noscript>
<center id="a0mgc"></center>
<code id="a0mgc"></code>
<center id="a0mgc"></center>
<center id="a0mgc"><tr id="a0mgc"></tr></center>
<center id="a0mgc"></center>
<tt id="a0mgc"><code id="a0mgc"></code></tt>
<center id="a0mgc"><wbr id="a0mgc"></wbr></center>
<center id="a0mgc"><wbr id="a0mgc"></wbr></center>
<noscript id="a0mgc"></noscript><option id="a0mgc"><tr id="a0mgc"></tr></option>
<noscript id="a0mgc"><tr id="a0mgc"></tr></noscript>
<center id="a0mgc"></center>
<noscript id="a0mgc"></noscript>

飛鹿言情小說網

愛在飄雪季 第四十五章

小說:愛在飄雪季  作者:泡泡魚  回目錄  舉報
  “咚!”破滅臉上挨了重重的一拳,身體隨之飛了出去。身后的墻壁因承受了破滅身體的撞擊而出現了裂痕。

  破滅站起身擦拭著zui角上的血跡,他不明白喪滅為何會如此生氣。

  “老大……?”

  喪滅氣急敗壞的一把抓住破滅的衣領。“破滅,你是想死是嗎?”低吼一聲,嚇得破滅打了個激靈。

  “老大……到底發生什么事了,你怎么……”

  “你還敢問?你差點就壞了黑蠶大人的好事了!”

  “……”破滅被喪滅弄的是一頭霧水,不明白自己到底是哪里做錯了才會惹下禍端。

  “上次在破廟是你說你自有辦法讓隕滅和黑夜他們反目成仇的吧!”

  “……”破滅還沒弄清楚事情的嚴重性,只是本能的點點頭。

  “你用毒藥讓隕滅失去理性去強行占yǒu柳飄雪,這就是你想出來的好辦法?”喪滅恨不得現在就宰了破滅。

  “老大,這有什么不對嗎?”破滅無辜的眼神看著怒火攻心的喪滅。

  “哼!”喪滅抓著破滅衣領的手狠狠的推了破滅一把。“你是想龍骨墨玉落在隕滅手里嗎?”

  “……”破滅被喪滅的話弄的更加糊涂了,他就是想讓隕滅和黑夜互相殘殺,他們好做漁翁之利罷了,這和龍骨墨玉沒扯不上關系呀。

  “你做這件事之前也不和我說一聲,害的我被黑蠶大人罵。黑蠶大人還以為我是這件事的主謀者呢!”

  想起來喪滅就恨不得把破滅碎尸萬段,以泄心頭之恨!

  “老大,到底是怎么回事?”破滅還是不明白喪滅發火的真正原因。

  “……總之,以后你不管有什么決定都得先告訴我明白嗎?”喪滅最終還是沒有把如何得到龍骨墨玉的這個秘密告訴破滅,這種事少一個人知道總是好的。更何況,喪滅從來沒有真正的信任過破滅。

  “我知道了老大。不過,黑蠶大人已經回來啦?”破滅走到喪滅面前畢恭畢敬。

  “這里的事就先別管了,我們明天就回去!”喪滅避開黑蠶大人的事,下達了命令。

  “為什么?我們還沒拿到龍骨墨玉……”

  “閉zui!讓你回去就回去,哪那么多廢話!”

  居然還敢提龍骨墨玉,看來破滅真的是活膩味了。

  “是是是,老大罵的對,是我不好,回去,明天就回去!”破滅一臉獻媚的討好喪滅。

  朽滅坐在地上,看著一旁還在熟睡的隕滅。幸好自己及時趕到了,不然黑夜一定不會輕易放過隕滅的。

  看了看眼前隕滅ChouDong的身體,朽滅輕輕擦拭著隕滅額頭上的汗珠。看來藥起作用了,毒素被解除,隕滅很快便沒事了。

  睜開朦朧的雙眼,只見有只手在自己額頭上忙碌的擦拭著。

  “隕滅,你醒啦!怎么樣,好點了嗎?”看到睜開眼睛的隕滅,朽滅停下手里的動作。

  “……朽滅,我是怎么了?”

  “你中了破滅的毒,我已經幫你把毒逼出來了,你也吃過藥了現在已經沒事了。”

  “我怎么會在這里?”隕滅記得在破廟里他去給柳飄雪找吃的東西,然后就……記憶模糊了。

  “我趕到的時候你和黑夜正在打斗。”朽滅趕到破舊學校的時候,正好看到隕滅和黑夜在戰斗,看到失去理智的隕滅他不敢上前半步,直到教室坍塌的瞬間,他才有機會救走了隕滅。

  “我和黑夜在打斗?為什么?”隕滅怎么也記不起來自己為什么會和黑夜打斗。

  “這個我也不清楚,不過看當時的情形,黑夜還不知道你的身份是隕滅。”

  “……柳飄雪呢?她人呢?”想到柳飄雪隕滅猛地坐起身來。

  “我只看到柳飄雪好像是受了傷,在雙重結界里。”

  “雙重結界?”隕滅好像明白了什么,站起身來拔腿就走。

  “隕滅,你的傷還沒好,你去哪?”朽滅急忙阻止。

  “去見柳飄雪!”丟下這句話隕滅強撐著身體頭也不回的離開了。

  黑夜端著一碗熱氣騰騰的小米粥推開柳飄雪的房門就看到柳飄雪雙臂抱膝的縮在chuang上的角落里。雙臂緊緊的抱著膝蓋,身體在微微的顫抖。

  “雪,你醒了!”黑夜走到chuang前,把小米粥拿到柳飄雪面前。“剛剛熬好的小米粥趁熱吃一點吧!”

  見柳飄雪默不作聲,黑夜把小米粥放在chuang頭柜子上。

  黑夜坐在chuang上,雙手緊緊的握住柳飄雪的手。“雪,都已經過去了,沒事了!”輕聲安慰著,想讓她放輕松。

  柳飄雪慢慢的抬起頭,雙眼迷離的看著黑夜。“黑夜,我……還是我嗎?”

  現在的柳飄雪就像是一只受傷的小貓一樣,害怕,脆弱和無助。

  “當然!”黑夜的微笑像午后的陽光一樣溫暖,他自然知道柳飄雪問這句話的意思。

  “可是,黑夜,我……”經歷了這樣的事,柳飄雪害怕的心久久不能平靜。她現在所能信任的人也只有黑夜了。

  “雪,你聽我說,不管怎樣你還是你,即便是你有什么,但是在我心里也不會改變,你還是你,一如當初從未變過!”黑夜知道這次的事對柳飄雪的打擊實在是太大了。他怕她會承受不住做出什么傻事來。“雪,你要知道,刃他也不想的,他當時只不過是……”以黑夜對刃的了解,刃絕對不可能會做出這種傷害柳飄雪的事來的,唯一的解釋就是刃被人操控了或者是中毒了,所以才會失去理智做出這等事來。

  “……他……不是刃……”柳飄雪水汪汪的眼睛看著黑夜。

  “雪,我知道你不愿意相信刃會做出這種事,可是……”黑夜此刻完全誤解柳飄雪話里的意思了,他以為柳飄雪要說的是:他不是刃,是禽.獸!

  柳飄雪的手突然緊緊抓住黑夜的雙臂。“他是隕滅,是隕滅呀!!”

  黑夜瞪大眼睛,一時間竟不知該如何反應。

  “黑夜,你知道嗎,刃和隕滅他們……是同一個人……所以隕滅才能進入龍骨墨玉布下的結界里……”

  “你說什么?怎么會是同一個人?”黑夜雖然也見過隕滅,但是他一直都是戴著面具,黑夜怎么也不能把他和刃聯想到一起,他們居然長著同樣的一張臉,居然會是同一個人!“就算是同一個人,但是為何隕滅就能進入結界里?刃卻不行?”

  “……”柳飄雪不知道該怎樣說黑夜才會明白,其實,對于隕滅為何會進去結界里她自己也是一知半解。

  “雪,你是怎么知道的?”

  柳飄雪看著黑夜,從他的眼睛里看到了自己的影子。看著那溫柔的眼睛,柳飄雪把自己知道的和經歷的事一字不漏的全部告訴了黑夜。其實她早就想告訴黑夜她認識隕滅,還曾經瞞著他見過幾次隕滅,只是她當時怕黑夜會誤會所以才沒有告訴黑夜,因為她覺得隕滅雖然是暗殺組的人但是畢竟沒有傷害過她,而且還救過她幾次。所以沒有必要讓黑夜和隕滅碰面,免得又是一場戰斗。

  聽完柳飄雪的話,黑夜輕輕的在柳飄雪的額頭上留下一吻。“雪,對不起,讓你自己承受了這么多!”

  柳飄雪一驚,黑夜竟然沒有半分責怪自己。“黑夜,你不怪我嗎?”

  黑夜搖搖頭。“不會!現在不都清楚了嗎!不管是隕滅還是刃他們都沒有想過要傷害你不是嗎?隕滅也只是中了破滅的毒,而破滅的目的也顯而易見,就是想通過這件事讓我和刃反目成仇互相殘殺。”

  “但是,有關于得到龍骨墨玉的方法……”柳飄雪還是羞于啟齒。

  “欲得玉者,必先得其身!關于這個秘密破滅他是不知道的,不然他就不會設計用這種下作的手段來讓我們反目成仇了。”

  這點黑夜是肯定的。如果破滅知道這個秘密,那么他完全可以把這個秘密告訴黑蠶去邀功領賞,或者干脆自己對柳飄雪下手得到龍骨墨玉。不管是哪種,破滅絕對不會把這么好的事便宜給了隕滅。

  “可是……龍骨墨玉……”

  “雪,龍骨墨玉是你的,只要你不愿意誰也得不到,也包括我!”黑夜的意思再清楚不過了,經過這件事,黑夜知道這將會是柳飄雪一生中的yin霾,即便是自己和柳飄雪有將來,他也不會去勉強柳飄雪,只要柳飄雪還有半分的不愿意,他絕不會動她!

  “黑夜……”柳飄雪不是不明白黑夜話里的意思,黑夜為了她愿意等,直到她心里的yin霾全部消散,不然的話黑夜是絕不會勉強她一絲一毫。

  忽然一絲熟悉又陌生的氣息被黑夜捕捉到了。為了不讓柳飄雪擔心,黑夜拿起chuang頭柜子上的小米粥遞到柳飄雪面前。“雪,小米粥快涼了,你快點吃了吧!”

  接過黑夜手里的小米粥,柳飄雪輕喝一口。“真好喝。”

  “雪,你喝完了就躺下再休息一會兒,我去買點東西回來。”

  “嗯,你去吧!”

  看著柳飄雪一口又一口的喝著小米粥,黑夜微笑的轉身離開了房間。

  隕滅極速的趕去見柳飄雪,心里一直在重復同樣的一句話:女人,你千萬可別有事!

  前進的腳步被某人阻擋住了去路。

  隕滅看著前面的人釋放出妖氣。“黑夜,滾開!別擋路!”

  黑夜看著眼前這張熟悉的面孔聽他說話的語氣就知道他是柳飄雪所說的隕滅。

  “終于見到你的真面目了,隕滅!”
  飛鹿言情網 www.lhabya.com 歡迎廣大書友光臨閱讀,最新、最快、最火的連載作品盡在飛鹿小說網!
上一章  回目錄  閱讀下一章
(按左右鍵翻頁)
北京秒速赛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