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ption id="a0mgc"><wbr id="a0mgc"></wbr></option><center id="a0mgc"></center>
<center id="a0mgc"></center>
<noscript id="a0mgc"></noscript>
<noscript id="a0mgc"><acronym id="a0mgc"></acronym></noscript>
<center id="a0mgc"></center>
<code id="a0mgc"></code>
<center id="a0mgc"></center>
<center id="a0mgc"><tr id="a0mgc"></tr></center>
<center id="a0mgc"></center>
<tt id="a0mgc"><code id="a0mgc"></code></tt>
<center id="a0mgc"><wbr id="a0mgc"></wbr></center>
<center id="a0mgc"><wbr id="a0mgc"></wbr></center>
<noscript id="a0mgc"></noscript><option id="a0mgc"><tr id="a0mgc"></tr></option>
<noscript id="a0mgc"><tr id="a0mgc"></tr></noscript>
<center id="a0mgc"></center>
<noscript id="a0mgc"></noscript>

飛鹿言情小說網

這個夏天我依然愛你 第十四章

  第二天一早,我頂著個黑眼圈來到教室,昨天晚上一直到很晚才睡著,想在上課之前趴在桌上睡一會,一旁的何雨宮看著我一氣呵成的動作一臉疑惑,看了看我臉上的黑眼圈不忍心打擾我,轉過身來問允夢。

  “同同這是怎么了,昨天晚上沒睡好?”

  “不知道,可能是快考試了有點壓力吧。”

  等到我睜開眼睛時,已經中午了,教室里還剩下寥寥幾個人,何雨宮一直趴在旁邊看著我。

  “終于醒了?”

  “我睡了一上午?”

  “看來是睡夠了,黑眼圈都沒了。”

  “你怎么都不叫我!”

  “以后晚上少熬點夜,對身體不好。”

  “何雨宮!”這小子根本都不帶理我的,得知落下一上午的課的我心情有點浮躁,別指望我能好好跟你說話。

  “到!同同有什么吩咐。”

  “為什么不叫我,害得我落下了一上午的課。”

  “我看你挺累的,就沒忍心叫你。”

  “然后我就這么安然無恙的睡了一上午?”

  “不然嘞?”

  “今天上午有班主任的課,她什么都沒說?”

  “我跟周老師說你最近因為考試壓力太大,已經好久沒有好好休息了,周老師還特地讓我轉告你要多注意休息,身體最重要呢。”

  “我考試壓力大?這老師也信?”

  “如果是我的話肯定不信,但是你的話還可以相信一點點。”

  “依然,我們去吃飯好不?”允夢的聲音從身后傳來,一臉可憐兮兮的表情。

  “允夢?原來你沒走啊。”

  “我在后面盯著你倆看半天了。”

  “不好意思沒注意,對了允夢,你……”

  “噥,這是今天上午的筆記。”

  “嘿嘿,還是你懂我。”

  “現在能去吃飯了嗎兩位大小姐。”

  “嗯。”我收拾東西,走之前望了一眼凌云徹以空無一人的座位,心中莫名的一陣失落,算了,本來就不該期待什么的。

  我和允夢還有何雨宮一起去學校食堂吃飯,一路上何雨宮都在炫耀他最近新get到的一家美食,說一定要帶我們去嘗嘗,允夢知道有好吃的也是一臉期待。

  我們三個就這樣一如既往的走在路上,忽然想到,這應該是最后一年了吧,不知不覺間,我們竟一起走過了兩年,回望著這最熟悉的校園,會不會有哪一天,對這里的記憶也是一片模糊呢?

  突然眼前一片刺痛,凌云徹站在不遠處,和一個女孩說這話,而那個女孩,卻是宋舒奈,他背靠著我,看不到他眼眸里泛著漣漪,卻能看到宋舒奈眼底的笑意,心底的五味瓶像是被打翻,有一種說不出來的滋味。

  看到我一臉呆愣,何雨宮順著我的目光望去。

  “咦?那不是凌云徹和宋舒奈嗎?”

  “好像真的是耶,他們兩個什么時候這么熟了?”

  對別人來說,凌云徹和宋舒奈,男俊女靚,站在一起猶如一幅美好的畫卷,陽光灑在他們的身上,閃著金光,卻是那么刺眼。

  “走吧,不是吃飯去嗎。”我按捺著起伏的心,大步離去,不愿再回頭看一眼。

  “依然怎么了?睡了一上午還沒睡好嗎?”

  “誰知道呢。”何雨宮別有深意的看了一眼凌云徹,隨后拉著允夢跟了上去。

  而此時的另一邊。

  “你說的是真的嗎!真的不是你?”凌云徹聽到宋舒奈的答案后無比的激動。

  “嗯,雖然我小時候確實生過病住過你說的那家醫院,但就是因為生病,我是不被允許出病房在外面玩的。”

  “那,那你住院的時候,有沒有遇見一個和你差不多大的小女孩?”

  “嗯……我住的那個病房除了我以外,還有一個阿姨也在,她的女兒倒是經常去看望她,我們也成了朋友,不過她的媽媽出院的比我早,后來也并不怎么聯系了。”

  “那你還記得……記得那個女孩的名字嗎?”面對漸漸浮出水面的答案,凌云徹的心臟從來沒有這么劇烈的跳動過。

  “記得……”宋舒奈指著不遠處的石子路,“她就是剛剛從那里經過的……”

  ——夏依然。

  一下午我都沒有認真的聽課,思緒早已飄遠,整整一天都被凌云徹搞得心煩意亂,一點都不喜歡這樣的自己。

  晚上我在微微那里一個人喝悶酒。

  “我說親愛的,知道你酒量好,但也不能這么喝啊。”

  我沒理她,繼續一杯一杯的喝著。

  “哎呀不就是個男人嗎,咱不差那一個。”微微奪過我的酒杯。

  “誰說我是因為凌云徹了,老娘今天就是想喝酒!”此時我的臉上已經泛著紅暈,也許是酒精刺激了大腦,我現在異常的清醒。

  微微看著我有些無奈,這丫頭撅起來可真沒辦法。

  晚上的客人總是比較多,微微叮囑我不要隨便亂跑,就先去招呼其他客人了,畢竟我對這里很熟,也沒有那么容易醉酒,保護自己的能力是有的,微微也并不怎么太擔心。

  但是俗話說得好,林子大了之啥鳥都有,總有那么幾個好事之徒非要前來惹弄一番。

  “這不是駐場小艾嘛,今兒咋一個人坐在這喝悶酒啊。”說完還不忘痞痞的伸手朝我這邊靠,我及其厭惡的拍掉他的手。

  “滾。”

  那人也不惱,依舊痞痞的盯著我。

  “脾氣挺大嘛,看來真的是有人惹到你了,怎么樣,要不要跟哥兒幾個出去溜溜?”

  邊說著邊往我身上湊,我抬手將沒喝完的酒倒在了他頭上。

  “我說,滾!”雖然戴著面具,但依然能從眼神中看出寒冷。

  “臭娘們!老子跟你說話是看得上你,別給臉不要臉!”終于漏出真面目了,虛偽的男人。

  那人見我一臉不屑的看著他,終于惱了,擦了擦自己臉上的酒,伸手就想抓住我。微微聽到這邊的動靜,急忙朝我這邊趕來。就在那人快要碰到我的時候,另一只強有力的手緊緊地護住了我,抬手抓住了那人的手腕。

  “我們家小艾可不是隨便什么人都能碰的起的。”凌云徹緊緊鉗制住那人的手腕,眼里閃過一絲冷冽,那人想甩開凌云徹的手,凌云徹更加用力的拽住那人的手。

  “得得得,我不碰了還不行嗎。”看著眼前這個不好惹的主兒,心里還是有一絲膽怯,本就是個欺軟怕硬的人,還想吃里扒外。

  凌云徹狠狠的甩開了那人的手,冷冷的說了一聲:“滾!”

  微微看著發生的一切,懸著的心終于放下,剩下的事就讓他們自己解決好了。

  凌云徹看著懷里有些微醉的女孩,不禁有一絲擔憂,雖然他知道以女孩的本事那人也占不到什么便宜,但還是擔心發生什么意外,所以剛進酒吧就看到眼前這一幕,凌云徹像是本能的緊緊護住女孩。

  突然被人抱住的我有一絲頭暈,抬眼看了眼前的人。

  “凌云徹……”我掙扎著想要脫離,誰知凌云徹抱得更緊。

  “你喝多了。”

  “你來干什么,走開!”

  聽到這凌云徹突然笑了起來:“我來英雄救美啊。”

  飛盧小說網 b.faloo.com 歡迎廣大書友光臨閱讀,最新、最快、最火的連載作品盡在飛盧小說網!,
上一章  回目錄  閱讀下一章
(按左右鍵翻頁)
這個夏天我依然愛你書評:
暫無讀者還喜歡
北京秒速赛车 福彩25选7走势图 七星彩玩法的具体介绍 澳洲幸运8开奖网 云南快乐10分走势图竖屏 江苏7位数走势图 11选五历史记录一个数几期不出 江西快开奖结果 黑龙江11选五走势正好彩票 湖北11选五玩法技巧 爱彩人彩票网幸运赛车视频直播器 湖北快3基本走势图百度彩票 体彩排列三开奖直播 胜分差什么意思是 天津快乐十分前三组规律 澳客网北京单场让球胜平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