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ption id="a0mgc"><wbr id="a0mgc"></wbr></option><center id="a0mgc"></center>
<center id="a0mgc"></center>
<noscript id="a0mgc"></noscript>
<noscript id="a0mgc"><acronym id="a0mgc"></acronym></noscript>
<center id="a0mgc"></center>
<code id="a0mgc"></code>
<center id="a0mgc"></center>
<center id="a0mgc"><tr id="a0mgc"></tr></center>
<center id="a0mgc"></center>
<tt id="a0mgc"><code id="a0mgc"></code></tt>
<center id="a0mgc"><wbr id="a0mgc"></wbr></center>
<center id="a0mgc"><wbr id="a0mgc"></wbr></center>
<noscript id="a0mgc"></noscript><option id="a0mgc"><tr id="a0mgc"></tr></option>
<noscript id="a0mgc"><tr id="a0mgc"></tr></noscript>
<center id="a0mgc"></center>
<noscript id="a0mgc"></noscript>

飛鹿言情小說網

王,寵我到永遠吧 六十四、流洛是凡希的孩子

  “去找流洛告訴她,我有事尋她,將她帶到這里來。”我放平手心,看著冰蝶飛了出去,過了半個時辰,流洛便出現在我們的面前。

  “許久未見,流洛姑娘近來可好?”

  “自由自在好得很,不知姑娘喚流洛來所謂何事?”我將事情原委告知流洛。

  “這...流洛并非魔界之人,恐難以擔此大任。”我發現凡希一直盯著流洛,那種神情不經意間的流露,卻讓我似曾相識,讓我開始不由得猜測流洛的身份。

  “流洛姑娘,請相信我,你可以的,但是你似乎缺少了一個身份去管理魔界。”我看向非亞和凡希,凡希拉著非亞的手臂很是激動。

  “亞,我覺得我和流洛有種一見如故的感覺,不如我們收她做義女吧。”聽見義女二字,我便想起了前面凡希的眼神如同我看洛凜一般,這個想法讓我覺得很吃驚,看來自己必須要搞清楚了。

  流洛便就這樣名正言順的管理魔界,而我卻開始翻著生死簿尋找流洛的身份。

  “流洛,乙丑年,辛未月亥時生,這生辰怎么這么熟悉。”

  “乙丑年,辛未月亥時?那不是非允顏的生辰嗎?”剛進來洛凜聽了我的話,忍不住插了一句話。

  “什么?”我連忙將她二人的生死簿調了出來,一看兩人出生是同一天還都在妖界出生。

  “這會只是巧合嗎?被同一個人接生,還是同時。”我盯著他們的信息說道。

  “來人,去把當年給魔后接生的人給我帶來。”

  “是。”洛凜走到我的身邊。

  “娘親,你在查流洛和非允顏?”此時門外匆匆趕來一個魔兵。

  “冥后殿下不好了,允顏公主跑到魔界找流洛公主麻煩了。”

  “什么,這非允顏就不能安分點嗎?”我連忙走出冥王殿飛去魔宮,門口的守衛見我便小跑過來。

  “冥后殿下。”

  “里面怎么樣了?”

  “流洛公主打了允顏公主,現在王和王后都在里面。”我連忙走進去,便看見此時魔宮大殿一片狼藉。

  “流洛,你怎么可以打允顏呢?她再怎么說也是你名義上的妹妹。”非亞的話語中帶著疏離,而流洛的眼神也都是冰冷。

  “亞,這明明就是允顏的錯,為什么都要怪流洛。”流洛聽了凡希的話,眼神的冰冷慢慢融化,眼中的淚都快掉下來。

  “娘,我才是你女兒,你怎么可以幫外人。”

  “流洛不是外人,她也是我女兒。”凡希護著流洛的動作,讓我越來越覺得是出于母親的本能。

  “娘,你現在要為了一個外人指責我,我要和她拼了。”我用法力把流洛和凡希拉到我身后。

  “非允顏,流洛是本后的人,豈是年說動就動的。”

  “你的人...果然是一丘之貉,都不是什么好東西。”流洛一記法力讓非允顏直接撞上柱子掉下來。

  “我不許你罵干娘。”

  “流洛,靈悅,這是我們家的事,應該由我們自己來處理。”非亞看著我的語氣十分不好。

  “非亞,等我弄明白一些事情以后,你們家的事情我自然不會插手。”我轉頭看著凡希。

  “希,當年我贈你的冰蝶呢?”

  “在允顏出生的時候我就放入她體內了。”我看著非亞。

  “是嗎?可這冰蝶為什么會在流洛體內。”他們所有人一聽驚訝了,流洛攤開手掌看著冰蝶。

  “全世界都知道冰蝶是我獨有的,我曾經贈予希和星,星的那只在她體內,那么流洛那只除了是希給了,不可能有別的可能。兩人都是乙丑年辛未月亥時生,而且都是在妖界由同一個人接生。”此時一個冥兵出現在我身后。

  “王后,人帶來了。”

  “老奴參見冥后殿下。”我轉身看著跪在地上的接生婆。

  “當你妖王所生到底是怎么回事?”我看出她的猶豫,將火焰球舉起。

  “你若不說,本后現在就讓你魂飛魄散。”

  “老奴說,老奴說,當年王生下以為小公主,老奴記得公主手臂上有藍色蝴蝶印記,但因為老奴一時糊涂將小公主放入搖籃時并未找人看護,小公主便不見了,但隨后宮女說在草叢中看見身穿公主衣服的女嬰,我們都以為是公主,可公主手臂上的印記卻消失了,老奴以為那是王對公主的保護,一會便會消失,所以就沒怎么在意。”

  “那印記就是冰蝶放入體內的顯現。”我看著在場的人都是一臉懵。

  “凜兒,我們回去吧。”

  事后好幾天我才知道結果,流洛到冥王殿來找我。

  “干娘。”

  “流洛你來啦。”流洛坐在我的邊上與我一同吃著點心。

  “那日結果如何?”

  “允顏留在了妖界,畢竟那么多年父王母后對她肯定也有感情了,也舍不得她在外面吃苦,而且那年也不是她的錯,她也是其中的受害者,只要她不起什么風浪,此生也算無憂了。”

  “魔界那如何?”我想起魔界仍舊有很多表里不一的人,又豈會任流洛命令。

  “有些麻煩,有些老臣倚老賣老,背地里做了不少事情,他們幾乎有一個龐大的網連在一起,牽扯太多人,我無法下手。”

  “讓凪兒陪你去吧。”觴和洛凪一同出現在門口。

  “干爹,凪哥。”

  “這主意不錯,凪兒你去幫流洛處理好再回來。”看著他們離去的背影,我不禁感嘆。

  “如果他們能在一起也是極好的。”我一回頭就看見觴用手撐著下顎看著我。

  “干嘛這樣看我。”

  “在想你什么時候給凜兒凪兒再生一個妹妹或者弟弟。”一聽他這句話我的臉就紅起來。

  “對了,小雅和夜的孩子要成婚了。”觴將一個請帖放在我面前來。

  “真噠,娶的是誰啊?”我開心的抬頭,看著觴。

  “我不記得韓梓悅認識夜和小雅...”完了,我都忘記掉這件事。

  “我想既然是你認識的,就應該問問嘛。”

  “說吧,什么時候想起來的。”看著觴的連,我連忙拿起請帖檔在我們中間。

  “什么想起來,觴你在說什么,這個請帖真好看。”

  “還不打算說?”他拿開請帖一直手挑起我下顎,有種被調戲的感覺。

  “冥王殿下想要調成良家少女?”

  “悅兒,你可不是少女,還不老實交代?什么時候想起的,恩?”看著那張魅惑天下的臉。

  “在魔界出事那天,靈界也出事了,我強行打破的封印,觴十七年了,我想你。”我伸手抱住他。

  “傻瓜,不怪我把凜兒凪兒搶走嗎?”

  “在輪回道里,我看見了你對我的擔心,便不覺得那些人日子苦了。”

  飛盧小說網 b.faloo.com 歡迎廣大書友光臨閱讀,最新、最快、最火的連載作品盡在飛盧小說網!,

端午看書天天樂-瘋狂充值-瘋狂消費吧,充100贈500VIP點卷! 立即搶充(活動時間:6月7日到6月9日)
上一章  回目錄  閱讀下一章
(按左右鍵翻頁)
王,寵我到永遠吧書評:
北京秒速赛车 安徽快3今天走势 图表走势 唯美意境五子棋 安徽十一选五走势图 湖南彩票快乐十分技巧 江西时时彩组三杀号 重庆幸运农场开奖现场 体彩网首页 山东11选5开奖结果表 19333.钱多多心水论坛 中胩逵彩票官方网站 五张诈金花教学视频 今天所有彩票开奖结果 彩票走势图网页版源码 江西时时彩一星技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