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ption id="a0mgc"><wbr id="a0mgc"></wbr></option><center id="a0mgc"></center>
<center id="a0mgc"></center>
<noscript id="a0mgc"></noscript>
<noscript id="a0mgc"><acronym id="a0mgc"></acronym></noscript>
<center id="a0mgc"></center>
<code id="a0mgc"></code>
<center id="a0mgc"></center>
<center id="a0mgc"><tr id="a0mgc"></tr></center>
<center id="a0mgc"></center>
<tt id="a0mgc"><code id="a0mgc"></code></tt>
<center id="a0mgc"><wbr id="a0mgc"></wbr></center>
<center id="a0mgc"><wbr id="a0mgc"></wbr></center>
<noscript id="a0mgc"></noscript><option id="a0mgc"><tr id="a0mgc"></tr></option>
<noscript id="a0mgc"><tr id="a0mgc"></tr></noscript>
<center id="a0mgc"></center>
<noscript id="a0mgc"></noscript>

飛鹿言情小說網

新白娘子傳奇續集 第二百三十九章 青兒懷孕

新白娘子傳奇續集:第二百三十九章 青兒懷孕
  看著前面聚集了許多人,公甫向前望了望,原來是當地的皮影戲。

  “仕軒,想不想要看這個?”公甫拉著仕軒,指著前面,問道。

  仕軒探了探腦袋,問道:“姑爹,這是什么呀?”

  “這個呀,是皮影戲。”公甫笑道,“我都還只見過一兩次,怎么樣,要不要進去看看吶?”

  逸辰和仕軒同時開口,說道:“好啊,我想去看看。”

  逸辰問道:“姑爺爺,這個是好看嗎?”

  公甫點著頭,回道:“好玩著呢,你看,前面人還不少吶。”

  仕林趕上前,看著公甫,問道:“姑爹,您這是干什么呢?”

  公甫指了指前面的皮影戲,道:“帶他們去看看皮影戲啊,不僅好看,還好玩呢。”

  凝煙拉著仕林,說道:“哥哥,我們一起去看看吧。”

  看著仨期待的眼神,仕林點了點頭,回道:“好吧。”

  “玉堂,這兒的景色怎么樣?”許仙回頭,看著玉堂,問道。

  玉堂拉著青兒,心里自然是樂滋滋的,回道:“自然是好啊,許久沒有出來散散心了。”

  許仙笑道:“自然是佳人陪伴,心里想的自然是另一番景象。”

  青兒低著頭,笑道:“姐夫,你還是好好和姐姐走路吧,別再摔了跟頭。”

  許仙只是笑了笑,沒有言語。

  媚娘坐在茶坊里喝茶,等著公甫一伙人出來。

  “二位客官,需要再來一些下午茶嗎?”上好茶,小二繼續招呼著。

  媚娘看了一眼嬌容,問道:“姑母,走了這么長一段路,肚子可能早就餓了,要不要來一些茶點?”

  嬌容撫了撫肚子,道:“你不說,還真感覺餓了,在這里也是等,那就來一些吧。”

  媚娘莞爾一笑,道:“好啊,那就來一些吧。”

  小二看著二位,問道:“我們小店里有糖糕、花糕、蜜糕、糍糕、蜂糖糕、栗糕、麥糕、豆糕,還有小甑糕蒸和重陽糕。”

  嬌容笑了笑,道:“哦?還有這么多啊。”

  小二笑道:“是啊,來這里的許多外地客官,都愛吃小店制作的糕點,有些還打包帶走了。”

  媚娘抿zui一笑,道:“那就來一些你們這里的特色糕點吧。”

  小二揚了揚手帕,道:“好勒,二位客官,您們稍等。”

  “娘子,你看,前面是一個小湖。”許仙拉著素貞的手,指著前面的小湖,回道。

  素貞看著許仙,知道許仙的心思,誰何嘗又不想西湖呢?

  “姐姐,你看,鴛鴦哩。”青兒蹲下身子,看著湖里的鴛鴦,莞爾道。

  素貞看著湖里的鴛鴦,舒心一笑,道:“只羨鴛鴦不羨仙!”

  許仙走上前,握緊素貞的手,道:“誰都可以不必羨慕,我們就是最好的,是不是,娘子?”

  素貞抬眼,對上許仙的眼睛,嫣然道:“是。”

  玉堂看著湖里的魚,打趣道:“姐夫,旅途勞頓,今兒個晚上,我們抓幾條魚,解解饞,如何?”

  青兒看著玉堂,詫異道:“你抓得到魚?”

  許仙笑道:“玉堂怕是不會,想著青兒你下河去抓呢。”

  青兒望著許仙,問道:“姐夫,你仙基已開,這種重任,怕是交給你最為妥當。”

  許仙shen.出食指,指了指青兒,道:“都這個時候了,還想吩咐我來著?倘若你開心,大可讓玉堂下去即可。”

  青兒咯咯一笑,剛想數落許仙,不料胃里翻騰厲害,一個勁犯嘔。

  玉堂見狀,連擱下手里的東西。問道:“娘子,怎么了,是不是身子不適?”

  許仙和素貞早已明白,但是素貞還是上前,替青兒把脈。

  青兒看著素貞,驚詫道:“姐姐,我……”

  把完脈的素貞,對上青兒的眼睛,嫣然笑道:“沒錯!”

  玉堂連握著青兒的手,興奮道:“娘子,你有孕了?”

  青兒低下頭,只是撫著肚子,笑而不語。

  玉堂早已高興地手無舉措,輕輕扶著青兒的頭,在額頭上輕輕一吻。

  許仙囑咐道:“玉堂,這下可要注意了,別讓青兒太勞累。”

  玉堂頻頻點頭,道:“姐姐、姐夫放心,我絕對不會的。”

  “出來了。”媚娘看著公甫和仕林,揮了揮手,道,“在這兒了。”

  仕林一眼就看到了媚娘,快速走了過來:“姑母、娘子,你們在這里歇息啊。”

  媚娘莞爾道:“是啊,見你們遲遲未出來,我們便在這里等著,姑母也不宜太操累。”

  仕林點了點頭,道:“還是娘子想得周到,辛苦你了。”

  逸辰撲在媚娘懷里,喚道:“娘。”

  媚娘撫著逸辰的腦袋,笑道:“玩的開心嗎?”

  逸辰一個勁地點頭,道:“開心。”

  凝煙走到嬌容身邊,拉著嬌容的手,分享著喜悅,道:“姑母,這皮影戲真好玩。”

  嬌容笑道:“凝煙喜歡就好,餓了吧?來吃點糕點,可好吃了。”

  “姑爹,您陪我玩玩這個,可以嗎?”仕軒拉著公甫的中指,一個勁地往前走。

  “這是什么呀?姑爹的手指都快被你拉斷了。”公甫看著仕軒,問道。

  仕軒指著眼前的東西,興奮道:“姑爹,您看,您看嘛。”

  凝煙和逸辰也跟著跑了過來,媚娘、仕林扶著嬌容往前走。

  “棉花糖?”凝煙拉著公甫,又看了一眼嬌容,問道:“姑母,這個能吃嗎?”

  嬌容看著白白的一團,笑道:“能不能吃,讓姑爹嘗嘗就知道了。”

  公甫指著自己,反問道:“我啊?”

  仕林忍住笑,看著公甫,道:“姑爹,沒事,仕林來幫您嘗嘗有毒沒毒?”

  媚娘莞爾道:“你呀,姑母就逗一逗姑爹,你跟著起什么哄?”

  凝煙拉著嬌容,稚嫩的回答道:“有毒也不能給姑爹吃,凝煙先吃。”

  凝煙的一番話,大家都驚詫不已。

  媚娘問道:“凝煙,你怎么會說這些話?”

  嬌容也看著凝煙,好奇不已。

  凝煙看著媚娘,回道:“娘曾經說過孔融讓梨的故事,但是現在,凝煙也要學會先嘗毒,不能讓姑爹去嘗毒,不然這是不孝。”

  仕軒和逸辰也同時說道:“仕軒(逸辰)也會。”

  公甫心里早已樂開了花,抱起凝煙,嘿嘿笑道:“還是你們仨疼姑爹。”

  仕林看著天色,拍了拍額頭,道:“天色不早了,我們也該早點回去了,不然爹娘會以為我們走丟了。”

  嬌容默默點頭,回道:“是啊,我們也該回去了。”

  戚府——

  “碧蓮,你還在做衣裳啊,快歇歇,別傷了眼睛。”

  碧蓮放下手里的針線,抬眼一看,原來是戚母,碧蓮起身,莞爾道:“娘,沒事的,我也只是閑來無事。”

  戚母擺了擺手,故意說道:“那也不用這么費勁,不急,這個可以慢慢來的,要是寶山知道了,又會說我們沒有好好照顧你。”

  碧蓮看著戚母,笑道:“娘,相公哪會怪罪爹娘了,他也只是zui上說說罷了。”

  戚母抿zui一笑,看著屋里不見聞徹,問道:“聞徹這孩子呢?”

  碧蓮望向前面的庭院,回道:“喏,在那里,絮兒帶著他在那里玩。”

  戚母望了一眼,聞徹果然在,安了心,又望著碧蓮,說道:“走,該吃晚飯了,寶山也快回來了。”

  碧蓮扶著戚母,道:“好。”

  丫鬟早已放好碗筷,戚三習慣性地倒上一杯酒,見碧蓮出來了,招呼著:“碧蓮,快,洗手準備吃飯了。”

  碧蓮溫和道:“好的。”

  “爹、娘、娘子,我回來了。”寶山邁進屋,看著爹娘和娘子都在,舒心道。

  戚母吆喝著,道:“寶山回來了,快去洗手,就等你了。”

  寶山點頭道:“好。”

  戚三望著丫鬟,說道:“去把小少爺帶過來,一塊兒吃飯。”

  “寶山,這幾日累壞了吧?”見寶山和碧蓮一塊洗手出來,戚母就上去問候。

  寶山搖了搖頭,道:“也沒什么可累的,就是操練士兵,練練拳腳。”

  “最累的,可不是shen展拳腳的活。”戚三看著寶山,說道。

  “爹、娘——”聞徹一回到正堂,就看見碧蓮和寶山,輕輕喚道。

  寶山立刻抱起聞徹,在臉上親了一口,道:“聞徹啊,今天又長了不少了,爹都快抱不動你了。”

  碧蓮拍了拍寶山的肩膀,笑道:“你又拿聞徹說笑,你一個練武的身板,還會抱不動一個小孩子?”

  寶山咯咯一笑,回道:“大家都吃飯吧,可餓壞我了。”

  碧蓮抱著聞徹,輕輕問道:“聞徹,想吃什么?”

  聞徹指了指魚,道:“娘,我想吃魚。”

  戚三看著聞徹,笑了笑,道:“聞徹還知道吃什么了,看來知道自己喜歡什么了。”

  碧蓮笑道:“是喜歡吃,就是魚刺太多,不能讓他多吃。”

  戚母點點頭,說道:“是啊,讓他嘗嘗就可以了。”

  成都府——

  “快來吃飯了。”青兒吆喝著。

  公甫湊到桌邊,驚喜道:“今兒個怎么這么多菜,好豐盛吶。”

  青兒莞爾道:“自然是有人下河抓魚,心情高興,就多做了幾道菜。”

  仕林看了一眼青兒,問道:“青姨,你下水抓魚了?”

  青兒拍了拍仕林的手背,道:“去,我怎么可能下水呢?這些啊,都是你爹下水抓的。”

  仕林看著許仙,問道:“爹,你下水了?”

  許仙看著仕林,笑了笑,道:“是的,這不是跟你青姨打賭了嘛,賭誰抓魚厲害。”

  公甫好奇道:“既然打賭,怎么不見魚?莫非,都沒有抓到魚?”

  許仙擺了擺手,道:“我和玉堂一塊兒抓的,比賽完了,魚就放了。”

  “放了?”媚娘詫異,問道,“怎么就放了呢?”

  嬌容看著素貞,知道了三分,便說道:“這自然是弟妹的意思吧,弟妹慈悲心腸,不忍殺生,對吧,弟妹?”

  素貞溫婉一笑,看著嬌容,微微笑道:“素貞的心思,自然逃不過姐姐。”

  媚娘看著眼前的婆婆,對慈悲之心,又加深了一層。

  “好了,大家都坐下吃飯吧,走了一天,大家也都累了。”公甫喚道。

  仨孩子也趕緊湊了上來,嘰嘰喳喳擠上桌。

  “這幾道菜,可都是姐夫做的。”青兒指著玉堂面前的幾道菜,說道。

  嬌容看著青兒指著的這幾道菜,笑道:“漢文,這么多年了,還是頭一回看你下廚。”

  許仙笑了笑,道:“高興地不是我比賽贏了玉堂,而是青兒,如今有了身孕,難得見到娘子這么高興,便想著做幾道菜,慶賀一下。”

  “哦?青丫頭有身孕了?”嬌容和公甫幾乎同時說出口。

  青兒點了點頭,道:“是的。”

  仕林欣喜道:“青姨,仕林在此恭喜了。”

  媚娘也附和道:“青姨,恭喜,如今又要多一位小娃娃了。”

  凝煙看著青兒的肚子,十分不解,問道:“青姨,這里面真的會有小寶寶?”

  凝煙的這番話,讓青兒無言以對。

  素貞撫著凝煙的小腦瓜,笑道:“凝煙,等過一陣子,你就知道了。”

  凝煙看著素貞,呆呆地說了一句:“哦。”

  許仙望著凝煙,問道:“凝煙,可還記得清菡?她可是從你詩傾姐姐肚子里出來的。”

  凝煙恍然大悟一般,捧著碗,眨著眼睛,看著許仙,回道:“是的,我想起來了,是這樣的嗎?娘親。”

  素貞溫和點頭,道:“是的。”

  嬌容笑了笑,道:“好了,快吃飯吧,飯菜都涼了,可別辜負了做菜人的一片心意啊。”
  飛鹿言情網 www.lhabya.com 歡迎廣大書友光臨閱讀,最新、最快、最火的連載作品盡在飛鹿小說網!
上一章  回目錄  閱讀下一章
(按左右鍵翻頁)
北京秒速赛车